讲述一第一回: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 戴其萼:回首新旧邮电的交替时刻

2018年04月09日 13时13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港

  改革开放40年——讲述·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第一回:回首新旧邮电的交替时刻

  讲述者: 戴其萼

  人物简介:戴其萼,1918年2月2日出生于河北省沧县,1932年4月参加革命,1938年9月参加八路军。1950年3月7日为接管云南电信企业军事代表,1950年12月1日全省邮政、电信合并成立云南邮电管理局,担任局长。1951年3月赴朝鲜参加抗美援朝战争。1953年5月至1966年4月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担任导弹工程系主任(正军职待遇)。2005年9月13日在哈尔滨逝世,享年89岁。

  该文讲述于1986年。

戴其萼1949

  1949年,渡江战役前,我所在部队属于刘邓首长领导的第二野战军四兵团。过长江后,5月初就接到中央指示,命令四兵团进军云、贵、川、西康、西藏。7月初,四兵团在南京开会,决定我们到西康。李达参谋长找我谈话,他说:“你别开会了,赶快回去执行任务,你们部队代号叫‘永康部队’”。当时我就问了一句“那么是否就意味着我们部队永远在西康呢?”他说:“你不要调皮,你去问陈锡联去。”我回来后向陈锡联司令员报到。陈锡联司令员说:“我们的目的地不是西康了,而是去云南。毛主席1949年7月16日有个电报给叶帅和刘邓首长,叫我们四兵团在参加两广战役以后,进军云南。”当时大家对进军云南的目的一时难以理解清楚。兵团领导进行了研究,认为主要是执行工作队的任务。那时我们还在两广作战,只是对云南地下党和边纵的情况了解一些。

  8月1日,在江西吉安举行团以上干部会议,讲到了这次进军云南的任务,但因为当时还在作战,没有作具体的研究布置。只是要求我们不许以胜利者自居,不许当“云南王”,只能在党中央、西南局和云南省委的领导下,老老实实,踏踏实实地做好“工作队”的工作。

  12月9日,部队到了赤坎镇。第二天接到中央的第一封电报,要求保护好个旧锡矿。陈锡联同志看了这封电报后,把我找了去,陈说:“大家不知道个旧锡矿为什么这么重要,云南有那么多的事要办,为什么偏偏要提到个旧锡矿,”叫我说说原因。我说“大概是工业上的原因吧”。当时为了防止敌人破坏,这事是保密的。

  12月底,在南宁,中央又来了第二封电报。同时,部队请来张际春同志做报告,专门讲了昆明解放的方式和统一战线与地下党、西南服务团配合的问题。还提到了如何防止敌人破坏等,都预先准备了防范措施。陈锡联同志又强调了四个重点,我们做了认真讨论和学习。

解放大西南

  1950年2月1日,部队进入贵州后,我们在贵州安龙县与云南地下党、边纵领导同志一同商讨进军云南的大局,提出了具体方案。

  2月4日,兵团政治部副主任胡荣贵同志根据陈锡联同志的意图,传达了中央的有关指示精神。陈锡联同志叫我负责云南电信局军事代表工作。他指示:“到云南后领导力量是省委、市委、地下党和西南服务团,要团结电信系统广大职工,把通信队伍组建起来,架通线路,要尊重省市党政领导和邮电部门的领导。”接着他又交代了政策。对于地下党,1932年我在东北地下党领导下工作过,因此对地下党有明确的概念。西南服务团云南支队是领导力量,听了西南服务团这个名称,我就相信其成员肯定是不错的,是有献身精神的。但是,这个名称太朴实无华了,对于想出风头的人,是没有任何吸引力的。同志们是为了解放大西南才参加西南服务团的,这个名称太鲜明、太响亮了。

1950年2月2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昆明

  2月20日我随部队到达昆明,与地下党、西南服务团和电信职工会面了。我觉得西南服务团的同志们是有政策水平的,是执行党中央、西南局和省市党政领导、军管会的指示是跟邮电职工打成一片,是要工作不要个人地位,也没有个人打算。他们有不少人受过高等教育,有稳定的工作,可以在家乡挣薪金。他们在家乡也能为祖国服务,为什么跑到几千里路以外,宁可拿供给制呢。说到底是为了革命,是为人民服务,他们的行动可以证明,西南服务团的同志是有献身精神,也确实是献了身的。在云波庄,搞清仓核库,许多纸张要一张张认真清点登记,一个大学生,能这样不辞辛苦劳累。有的还是研究生,办学习班起了骨干作用。还有的同志很年轻,只有十几岁,就下到地区去接管邮政局和电信局。我当时31岁,也不大懂事,对大家观察不深,照顾不够。37年过去,当时情况也忘掉不少。我的工作是有缺点的,但省委对我们很关心。记得马继孔政委来给我们做报告,着重讲了关于党的民主生活和党员的工作作风问题。同志们对军代表提了一些意见,省委领导、市委书记都来邮政和电信部门指导过工作。

  1951年3月4日,这天下午,陈锡联同志来电话,叫我去北京。我到北京后,他说:中央决定,西南部队要成立志愿军三军团,命令他当司令员兼政委,叫我当通信处长,问是否同意。我说同意。他说你不要当邮电局长了,找人接替,办理移交。他说现在仍是战时,要派部队的同志来,方便工作,后来曹泽远同志来当省局局长。当时,陈司令员叫我起草电报,他加了“接电立即来报到”几个字,这是收到电报时才知道的。在移交工作后,我就离开了云南,参加了志愿军,在朝鲜参加了五次战役,负了伤。此后又转到地方工作,30多年过去了,虽然在云南工作的时间不算长,但却令我终生难忘。

  三人领导小组于1989年的合影。李尔杰(左)戴其萼(中)段凯(右)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