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一第二回: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 段铠:忆军事接管云南电信50周年

2018年04月13日 08时30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港

  改革开放40年——讲述·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第二回:忆军事接管云南电信50周年

  讲述者: 段铠

  人物简介:段铠,1919年2月出生于云南省云龙县,1948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电机系。1949年9月任交通部第五区电信管理局地下党支部书记。195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昆明军管会军事接管电信企业时,为接管小组的地下党代表。

  段铠1951年后曾任昆明市邮电局副局长、总工程师、云南邮电科研所长、云南省省邮电管理局副总工程师、科技处长,兼任云南省政府经济技术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邮电系统高职评审委员会副主任。中国通信学会理事、荣誉会员,云南省工程咨询专家等职务。长期从事通信技术工作和通信技术管理工作,多次参加国家级、省级重点工程建设。

段铠

  1950年2月24日云南解放,3月8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昆明军管会对云南电信企业进行军事接管。从此,云南电信揭开了划时代的历史新篇章!接管工作历时9个多月,在大好形势下,在军代表正确领导下,由于全体职工的积极拥护,顺利地完成了各项接管工作,现就记忆所及,作如下的回顾。

1961年云南邮电科研所

  以人民解放军二野四兵团通信处长戴其萼为正代表、以沈毅力为副代表、以魏瑞芳为助理代表以及联络员(西南服务团成员)十余人进驻第五区电信管理局,成立军代室。在昆明市军事管制委员会领导下,设置接管三人小组,负责全局的接管工作。小组成员为:军代表戴其萼、中共地下党支部书记段铠、工会主席李尔杰,其中军代表按规定有最后决定权。起义后在“昆明市人民团体联合会”的领导下,接管权力移交三人小组。

  遵照党中央就云南工作制定的“团结第一,工作第二”的工作方针。在中共昆明地下党市委的安排下,在解放大军入城以前,其先遣人员在市内先进行密秘接触,电信党支部也参与了此项活动。接管之后,军代室的外来党员和本局的地下党员在通海会馆(四兵团通信处驻地)举行了胜利会师,双方都按照兵团首长和昆明地下党市委的具体指示,强调团结,强调相互虚心学习,共同搞好接管。这种团结友爱的气氛不仅表现在党内,也感染了广大职工,人们在齐声歌唱“团结就是力量!” 

  军管以后,电信体制在酝酿改革,党组织为了适应新的发展,在电信、电话两局合并之前,先将两局和军代室党组织合并,成立联合党支部。段铠任书记、繆雄章任副书记、魏芳任组织委员。

  接管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接管全局的资产。在接管三人小组的领导下,成立了“清点委员会”,以党员、盟员为骨干,发动全局职工一齐动手,根据原局长肖扬勋提出的以“清”为主的意见,委员会对一切资产,以帐册为依据,逐项核对,发现问题(多出的、或差少的)逐个登记,查明原因。清理工作是十分艰巨的,尤其是市郊准提庵的机料库、王大桥的线料库、云波庄和三公里仓库中的美军通信器材,品种多规格复杂,体积庞大而笨重,职工们都一丝不苟地进行清点、登记、核对、汇总上报,充分发挥当家作主的精神,胜利完成这一任务。清理结果,在财务上、在设备器材上未发现有重大问题。

  机构调整的第一步是电信局和电话局的合并,成立昆明电信管理局。肖扬勋任局长,赵家遹任副局长。在合并的过程中曾发生一些风波,戴代表立即明确表态:“在共产党领导下,电信电话是一家,在政治上、在工资待遇上,两局职工一视同仁,一律平等,不分中央企业与地方企业。对话局职工不会歧视”。经过党内外各级领导,各个组织的共同工作,终于使事态消除于萌芽状态,使合并工作顺利完成。两局职工情同手足,亲如一家,半个世纪以来,两局职工始终不分彼此。

  1950年5月,接上级党委指示在局内开展民主运动,市军管会秘书长马继孔向全体职工作“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动员报告。军代表戴其萼带头,从局长、处长、科长、主任到股长,层层领导都认真坦率而诚恳地作出自我批评。于是大多数群众纷纷以小字报善意地、实事求是地开展了批评。1500多张小字报粘满了报国街原电信局内的各个角落。言之有物,真人真事,批评者胸怀坦荡,说话负责,署了真名实姓。这个运动,对几干年沿袭下来的封建官僚作风作,开展了公开的冲击。运动虽然短暂,但给全局职工上了一堂很生动的民主教育课,一堂政治课,运动取得了较好的效果。中共昆明市委书记谷景生(原二野四兵团15军政委)在全市各单位支部书记汇报会上对电信局的民主运动作了表扬,并指出这主要是电信局军代表的民主作风好,才能把干部群众发动起来。

  1950年7月,上级党委指示,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已经成立,云南地下党领导的外围组织“新民主主义者联盟”已完成其光荣的历史使命而宣告结束。盟总支书记刘颺声、副书记李家骅召开了盟员大会,传达了上述指示,宣布电信局盟组织(1个总支、12个支部、盟员223人)的结束,动员适龄盟员转入共青团,超龄盟员努力学习和积极工作争取入党。

  1950年11月20日在人民胜利堂隆重地召开了昆明电信管理局庆功大会,热烈庆祝中共电信局党组织的公开,张榜公布了地下党员名单(共32人),从此结束了地下工作状态。

1980年云南省通信学会第一次代表大会

  地下党在电信局的发展概况作以的下简介:1948年7月为了响应党中央“反对美帝国主义扶持日本军国主义的复活”的号召,昆明爆发了声势浩大的学生运动(7.15运动)。运动结束后,中共昆明地下市委为了加强学生运动和产业工人运动相互配合的力度,市委委员高志远来局布置刘运瑞(地下党员,组织关系在局外)筹组支部,经市委批准1949年2月成立了中共电信局地下党支部。书记刘运瑞、支委肖玉珍、陈达臣。同年9月,云南省主席卢汉在蒋介石压力下于9月9日发布“整肃令”,在特务头子毛人凤监视下,解散省议会,查封报社、大专院校,逮捕进步人士和共产党400余人,中共昆明市委为了保护干部,将第一线的同志(身份有所暴露)作紧急转移,我局刘运瑞、陈达臣、陈菊英、相继转移离局。同时,组织第二线(身份比较隐蔽)的同志继续坚持工作。电信局新支部经市委指派,由段铠任书记、肖玉珍任副书记,黄河清、胡克奋任委员,工作直至解放。

  接管的另一项重要任务是恢复和发展通信,当时的通信手段一是有线,二是无线,主要是电报、电话和传真。长途线路在省内先后修复的地区有玉溪、峨山、蒙自、河口、祥云、保山、大理、丽江、临沧。施工队伍的主力是工程队和部队,各县局都给予不少的的支援。队长工程师如李烈、刘瑜、邵琦等在物资条件,技术条件非常困难的条件下,带领施工队伍按期或提前完成了任务。机务方面,由于业务的发展急需增开电路,当时的机务站装设只有单路、三路两种载波机。美军的剩余物质中有些单路载波机,但东、西端机不配套。机务站在站长聂瑞华带领下,进行了技术改造,增开了电路,显示了工程技术人员的的水平和克服困难的积极性。当时国民党军队企图进袭昆明,于是展开了昆明保卫战,全省的长途通信枢纽在东郊金马寺,为了保护通信,按上级指示,在有关部门的支援下,将机务站的长途台及时拆迁到城内南屏街新局址,从而保护了云南全省的通信枢纽免遭破坏。站长聂瑞华和有关机线报话人员受到了奖励。

  云南解放期间,因有线通信系统不同程度地遭到了破坏,信息不灵,于是无线通信系统担负起主要任务。1950年3月恢复了昆明至北京、上海、广州、重庆、成都和贵阳等地的无线电话;恢复了昆明至北京、上海、广州、重庆、成都、贵阳、昭通、下关、保山、个旧、腾冲和河口的电报。接收了盐务管理局设在昆明、乔后井、元永井、盐丰、按板井、磨黑、刺鸡井等地的无线电台。昆明团山发射台是无线通信网的中心,发讯台的同志们抢修市内联络线,检修收、发讯机,使省内外的报话电路迅速恢复和发展起来。在收发性台都有党和盟的组织,有熟炼的技术人员,他们加班加点,不计报酬,老工人冯美华无私地捐献出检修柴油机的整套专用工具。他刚正不阿,拒绝对有关领导的陷害,保持了老工人的本色,这种奉献精神值得人们赞扬!

  在党中央的英明领导下,云南和平解放,缔造了一片大好形势!这时的云南电信已不是一块“未开垦的处女地”。职工参加了推翻三座大山的伟大斗争,解放前夕,党、团(盟)组织已分布在局内的各个部门,工会组织已控制在职工手里。通过党、团员和工会积极分子,团结了广大职工,人们满腔热情的盼望解放军的进驻,这就和大好形势结合在一起,为电信的接管准备了较好的条件。接管期间军代表作风正派正确领导,联络员艰苦朴素的作风、大公无私的革命精神,赢得了全局职工的好评和拥护。从而使军事接管在电信局顺利进行,圆满完成了历史使命。紧接着在邮电部领导下成立了“云南省邮电管理局”,接管三人领导小组移交了接管工作。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