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一第四回: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 秦明汉:难忘的1950篇章

2018年04月23日 08时52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港

  改革开放40年——讲述·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第四回:难忘的1950篇章

  讲述者:秦明汉

  人物简介:秦明汉,1924年出生于山东苍山县,1940年参加八路军滨海军区革命工作,解放战争期间在山东省战时邮局工作。1949年参加西南服务团随解放大军挺进大西南,成为西南服务团云南支队邮电队成员。1950年参加邮政储金汇业局接管和云南邮电管理局的成立工作,邮电合并后先后在大理、保山、曲靖等地邮电局担任领导及云南省邮电管理局政治部负责人。1984年离职修养,2004年去世。

  这篇回忆录写于2000年。

秦明汉

  1950年3月8日二野四兵团和西南服务团云南支队邮电队共80余人,以军代表、联络员等身份,奉昆明军事管制委员会交通接管部之命,分别接管了云南邮政管理局,第五区电信管理局,云南省电话局和邮政储金汇业局昆明分局。从接管之日起,云南邮电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新中国成立后邮电职工当家作主,成为企业的主人,人民邮电为人民所有。云南邮电的接管,在云南邮电史上谱写出光辉篇章。

  沾益会师

  参加接管之前,我们在南京接受了二野刘、邓首长的指示:到西南的任务,就是去为西南人民服务,服务就是去解放他们,要参加各项接管工作,要废除国民党反动制度,要肃清国民党反动势力,要建立人民政权,要进行新民主主义建设。邓小平还对云南支队的同志讲:云南地下党有近万名党员,还有一支我党领导的革命武装部队---边纵,目前边纵已解放了十几座县城,建立了几片根据地,你们到云南去,第一件事,就是要和云南的地下党及边纵,搞好团结会师。

  云南邮电地下党是有着光荣革命斗争传统的,早在1948年就成立了党的组织,由于没有公开,党组织是通过工会出面,在经济上、政治上与国民党反动当局开展斗争,都取得了胜利。卢汉起义后,地下党组织了邮电职工成立武装自卫队参加了保卫昆明和保卫邮电通信设施的战斗,开展了大量工作。

电信起义

  刘、邓首长的指示,教育意义深刻,对大家鼓舞很大。部队于1949年10月3日夜从南京出发,风风雨雨,跨越八千多里路,于1950年2月9日到达沾益。在沾益和部分边纵部队,二野四、五兵团及四野的部分部队,一起召开了团结会师大会。这次会师大会,是和地下党边纵同志们的见面会,也是团结的大会。昆明市工、青、妇、群及各行各业的代表百余人赶到沾益进行慰问。会师大会上,我们彼此互致问候,双方的许多同志都激动地流下了热泪,通过交流增进了感情,加深了彼此了解。会师虽时间很短,但始终充满热情、诚恳、融洽的氛围,给大家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也鼓舞着大家做好工作的信心和决心。

  接管邮电

  沾益会师后,邮电接管队于2月20日在昆明小石坝集中学习了《入城手则》和《入城纪律》12条,学习了《接管邮电规定》7条。支队领导传达了中央关于开展云南工作“团结第一,工作第二”的指导思想。我印象最深的是省委书记宋任穷同志讲:“在处理团结问题上,部队干部与地方干部之间出了问题,部队干部要负主要责任,老干部与新干部之间出了问题,老干部要负主要责任;同志之间要团结好,要多看别人的长处,要用自己的短处去比别人的长处就会虚心,如果以别人的短处来比自己的长处就会骄傲自满”。他还用毛主席的名言:“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来教育大家。同志们经过学习讨论,深刻认识到团结的重要性,团结就是力量,团结是搞好工作的基础,因此,都抱定搞好团结的信心和决心,依靠地下党,团结被接管单位的邮电职工,完成好接管任务。

1950年邮政电信合并,成立云南邮电管理局,图为云南邮电管理局旧址

  1950年3月4日,昆明军事管制委员会成立,宣布“迅速建立革命秩序,彻底肃清特务匪徒,恢复生产,发展生产”。在军管会的统一领导下,交通接管部负责人于淳同志于3月8日在铁路局召开邮政、电信、铁路、公路局长和派到上述单位的军代表会议,宣布从3月8日起,派出军代表、联系员,到各局正式开展接管工作,同时还讲了接管工作的意义、目的和要求。会后各军代表、联络员分赴各局报到。各局当日召开了有局长、工会、职工代表参加的欢迎接管人员的座谈会。

  交通接管部于3月9日批准,邮政和电信分别成立由军总代表、地下党支部书记、工会主席组成的3人接管领导小组。其成员是:云南邮政管理局军总代表于淳、曹茂先,地下党支部书记肖云龙,工会主席丁跃。第五区电信管理局军总代表为戴其萼,支部书记为段铠,工会主席为李尔杰。云南省电话局军总代表为乔力、张凌云,支部书记为缪雄章,工会主席为朱学民。邮政储金汇业局昆明分局为秦明汉,(后为吴志敏)马本仁。当年12月1日上述机构合并为云南省邮电管理局。

  在接管小组的领导下,邮政和电信分别成立由军代表、工会、行政负责人参加的物资清点委员会,委员会下设若干小组,负责开展物资、档案、器材等清查工作。负责清查工作的职工,认真负责,把每件设备,每部机器,各种器材的型号、规格、数量,各种文书档案卷宗类别,房屋资金,会计财务等,都查点得清清楚楚,一项不漏地造册登记。

  接管领导小组成立后,紧接着又抽调20多位军代表、联络员,持交通接管部的通知,分赴全省各专区局开展接管工作。孔庆华、李肇秀去昭通;朱永和去文山;张彬去蒙自;周建民去曲靖;李大奎去普洱;王彦彬去楚雄、武定;辛志荣去丽江;陈欣生去玉溪;刘孟五去宜良;段振宇去临沧;李明智、秦明汉去大理、保山。

  3月10日,军管会交通接管部,在云南邮政管理局召开邮电职工、军代表、联络员团结会师大会,军总代表、云南邮政管理局局长沈松舟、第五区电信局局长肖扬勋、省电话局局长赵家遹都讲了话,他们共同表示,在交通接管部和接管领导小组的领导下,加强团结,互相学习,努力工作,带领全局职工以最快的速度恢复通信,发展通信。这次大会始终是在向解放军学习的氛围中进行, 在“团结就是力量”、“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歌声中结束的。

  接管初期,邮政和电信的情况是人浮于事,入不敷出,工资发不出,邮政主要靠借贷,电信是靠出售通信器材发职工生活费。邮电通信也十分落后,全省130多个县,设有邮电局、所的很少,而且只限于城区,这些都极不适应党、政、军、民通信需要。又由于云南是和平解放,邮电两局的组织机构都完整地保留下来。接管领导小组认为:要采取完全包下来的方针,要迅速恢复和发展通信,增设局、所和开展增收节支,改变通信落后面貌是接管工作的重中之重。

  在邮政工作上,接管后首先动员职工下乡建邮,增设局、所,发展业务。在党员的带头下,有160多名职工报名下乡。至6月份全省所有的县都设立了邮电局、所,接收了报社发行业务,实行“邮发合一”,办理党报、党刊发行,做到凡有人民政权、学校、地方,都要订阅报刊。结果《云南日报》全省由1950年6月的1732份,到年底猛增到20000多份;开辟了一些邮路,加快了投递运输班期,报刊邮件运输由全委办逐步发展全自办。开通了昆明至下关,昆明至贵阳自办汽车邮路(木炭车各行程4天),将昆明至昭通步班邮路,改为昼夜兼程7天变4天。邮政营业上一律以新邮票代替旧邮票,旧邮票派专人焚毁,以人民币替代“半开”(银圆);正式宣布废止中华邮政时期对员工实行的称谓,邮差、信差等改名为邮运员、乡邮员、投递员。

  在电信工作上,首先接收各机关单位在民国时期设立的无线电台。增设文山、畹町、沸海、麻栗坡无线电台,增辟昆明至蒙自无线人工电报、电话;接收了全省地方电话机构,在局内设地方电话科,负责管理全省县内电话;恢复了昆明至贵阳、昆明至重庆载波电报、电话,昆明至大理,保山,丽江,临沧有线通信。6月底省内外有线通信全部恢复;集中人、财、物架设蒙自至河口国际线路,下关至丽江通信线路,其中蒙自至河口工程从设计到施工,93天就完成了200多公里架设任务,节省工程费用3亿多元(旧版人民币)。为加强电信通信领导和指挥调度,1950年5月,第五区电信管理局与省电话局合并,成立昆明电信管理局,局长为肖扬勋,副局长为赵家遹 ;为及时沟通上情下达,下情上达联系,加强指导工作,工会行政协商拨款成立云南邮电工人报社,出版《云南邮电工人报》和《昆明电信报》;邮电两局开展民主运动,请市委书记马继孔到局对职工作开展批评自我批评的报告。军代表,局长均在大会上做自我批评,仅电信局职工就对处以上干部提出批评意见1500多条。这一运动对提高干部和职工的思想及工作效率,改变旧邮电沿袭下来的官僚作风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邮电两局随后成立了联合办公室,筹备邮电合并工作,到12月1日,云南邮政管理局与昆明电信管理局合并,成立了云南省邮电管理局。局长戴其萼,副局长曹茂先、肖扬勋。同时成立昆明市邮电局,局长赵家遹,副局长张凌云。合并后的省局,下设办公室,检查室,邮政科,长途电信科,无线电科,市内电话科,人事科,计划科,财务科,供应科。有些科下又设若干股、组。与此同时,开展了评薪工作。省市邮电局还联合召开工会会员代表大会,经过群众选举和上级批准,分别成立中国邮电工会云南省邮电管理局委员会和中国邮电工会昆明市邮电局委员会。同时党的组织由秘密到公开,经过选举和上级党组织批准,成立了党总支委员会。

  在接管工作中,被分配到全省各专区接管邮电工作的同志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他们为了尽快恢复和发展邮电通信,改变落后面貌,尽职尽责。他们不顾国民党地方武装残匪的猖獗,不顾个人安危,把生死置之度外。他们一切听从党召唤,无条件服从党组织分配,不畏艰难爬高山、斗严寒,披荆斩棘,为开辟邮路,架设线路,增设局、所,日夜奋斗在邮电战线上。这些同志每月2元津贴,不发差旅费,不叫苦,无怨言,共同信念就是一切为人民,一切为邮电。他们坚决贯彻执行党的方针、政策,表现了高度的自觉性。在实践中,他们不为名,不为利,乐于无私奉献,自觉甘于清苦,严格遵守纪律,从不参加吃请,在他们身上体现了“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党的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他们为了工作,与职工同吃、同住、同学习、同劳动,有的为了保护邮件的安全,奋不顾身,英勇顽强与土匪搏斗,身负重伤。同志们说:“过去在战争年代,南征北战,流血牺牲都不怕,现在艰难怕什么”,这充分体现了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正如宋任穷同志所评价:“西南服务团的同志们,表现很出色,他们为了解放云南,建设云南,做出了很大贡献。”

  接管工作从1950年3月至12月底,在接管领导小组的领导下,在全省邮电职工的努力下,取得了明显的成绩,邮政在接管时亏损3亿7千多万元(旧版人民币),到5月份即扭亏为盈,盈余5600多万元,截止12月底,完成邮政全年生产任务149%,完成全年电信生产任务104%,获得了邮电部颁发的2300万元(旧版人民币)的奖金。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