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一第八回: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 蔡秉三:青春献给七彩云南――难忘的31年

2018年05月04日 09时46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港

  改革开放40年——讲述·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第八回:青春献给七彩云南――难忘的31年

  讲述者: 蔡秉三

  人物简介:蔡秉三, 1927年6月出生,江苏省启东市人。 1948年9月进入原中央大学水利工程系学习。1949年7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服务团南下云南。1950年3月抵达云南,参与了昆明电信企业军事接管工作,任军代室秘书、联络员,随后转入云南邮电部门工作。曾担任昆明市邮电局工会副主席、团总支书记、长途电信科科长。1957年起在云南省邮电管理局设计室、基建科、基建处、电信工程处从事领导工作。1972年任昆明市电信局党的核心小组组长。1976年至1981年担任云南省邮电管理局计划财务处负责人。

  蔡秉三同志在云南工作31年,主要从事通信建设和经济管理工作。亲自参与了云南解放初期通信恢复和云南通信建设发展,以及多项重点工程的规划、实施工作。1981年调南京邮电学院任企业管理专业筹备组副主任、管理系副主任,从事教学和邮电经济管理研究。1987年9月离休。

蔡秉三

  我的青少年时代是在抗日战争的烽火中度过的。八年战乱,颠沛流离,历尽苦难。抗战胜利后我正在南京原中央大学求学。1948年,解放战争进入决战阶段。经过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国民党的军事力量已经遭到毁灭性的打击。1949年4月23日,人民解放军飞渡长江,解放南京,接着迅速解放了上海、杭州、南昌、武汉等大城市,继续向西南进发。第二野战军奉命进军西南,解放大西南。为了做好解放西南的干部准备工作,二野领导刘伯承、邓小平同志根据中央的部署,决定从老解放区和部队抽调部分领导骨干及专业人员,并从南京、上海和苏南、皖南等地吸收一批青年知识分子和职工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服务团,任务是;协同二野执行战争勤务,宣传、教育和动员群众支援解放军;参加接管工作;帮助新解放区军政当局肃清残余反动势力;帮助废除旧的反动制度,建立新的民主制度,参加建设新中国。西南服务团总团在南京成立,宋任穷同志任总团长。在上海组建的为第一团,在南京组建的为第二团。1949年9月26日,以第二团为基础正式成立西南服务团云南支队。由宋任穷同志亲自率领开赴云南。革命胜利的形势,使我们受到莫大的鼓舞,毅然决然响应党的号召,投笔从戎,入伍加入西南服务团。

  西南服务团在南京对新入伍学员进行了78天的集中学习。在学习中我们接受了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启蒙教育。学习了毛主席的多篇著名著作、使我们对现阶段中国革命的性质和任务,中国革命的对象和动力,中国革命的前途,以及中国共产党对中国革命的领导等问题,开始有了初步的认识。最重要是二野的几位首长亲自给我们作了学习辅导报告:刘伯承司令员作了《我们在京沪杭胜利后要向西南进军》的报告;邓小平同志做了《论人民民主专政》、《老实》的报告、宋任穷同志作了《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的辅导报告。他们在日理万机的情况下,不辞辛苦,时至盛夏,在烈日下,在草坪上、他们挥汗如雨,往往一讲就是半天、几个半天,体现了老一代革命家对我们寄予的殷切希望。也使我们深为感动得益良多,终身受益。现在想来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聆听到多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们的谆谆教导,真是三生有幸。

  集中学习后,我们从南京出发向云南进军。经过155天的行军,途径徐州、郑州、武汉、长沙、贵阳等地,全程3512.5公里,其中乘火车1903公里、步行军1609.5公里,于1950年3月6日到达昆明。

命令

  到昆明后,在昆明市军管会和军事代表的领导下,参与军事接管云南电信部门的工作。接管工作主要是;摸清企业资产,对企业的资金、物资造册登记建账;对原有人员采取‘包下来’的政策,团结各方面的力量,组织政治学习,进行政策教育;加强安全保卫工作,防止反革命破坏,恢复发展生产,确保通信畅通;对原有企业机构进行调整改造,建成新的企业组织机构,使之纳入全国通信组织系统,为进一步发展通信生产做好准备。

  解放初期,国民党留给云南的通信网络是一个烂摊子。昆明到大部分市县都没有通信线路,只靠无线方式维持脆弱的通信。当时昆明至贵阳、下关、保山分别只有一套美C式三路载波机,另有几套SOBI单路载波机,全省只有昆明、通海等个别几个城市有市内电话。昆明是400门的西门子自动电话,几百门的人工交换机。面对如此支离破碎的通信设施,为了完成当时征粮、清匪、反霸、土地改革和生产建设等中心任务的通信指挥,在省委和邮电部的领导下,云南省邮电部门紧张而有计划地开展了电信建设工作。

  解放后前三十年,主要做了两件事;第一是迅速抢通昆明至西南区各个邻省、省会至地市县的长途通信;第二是根据国际国内形势和各项中心任务的需要,编制和实施各项通信建设规划。根据分级辐射原则,逐步形成以昆明为中心的省至地(市、州)、地至县、(市)的全省长途有线通信网格局,同时加强和建设各地的市内电话和农村通信网,为建设全国统一的电信通信网创造条件和奠定基础。在六七十年代,我们共编制和实施了战备通信工程、山区通信(省内小三线通信)、少数民族地区通信、抗美援越通信、自卫反击战通信、边防通信等全省通信规划。不论搞什么规划,都围绕着建成一个全省平战结合的通信网。在这些通信规划中,重点建立了以昆明为中心的小环型迂回通信系统(以昆明和曲靖、禄劝、玉溪三点之间建立环形网和迂回通信网),以及以昆明为中心的扇形迂回通信网(昆明和临仓、思茅、保山、下关、丽江之间扇形直达通信和迂回通信网)。

七十年代长途台

  解放初期,虽然受到资金物资的限制,但云南省通信建设规模相对来说比较大。由于抗美援越和边防建设的需要,重要通信接踵而至。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有;

  昆明电信枢纽(邮电大楼)及其配套工程;

  滇藏干线工程:从丽江-中甸-德钦新建2对4.0铜包钢线,接通西藏拉萨的通信干线。云南省负责中甸到德钦的施工。这个工程穿越海拔4000米以上的雪山草原,这里每年有半年大雪封山,地势险恶,交通不便,条件非常艰苦。这个工程是在1958年开始的,当时正是西藏发生叛乱的前夕,治安非常差,社会混乱,土匪横行。我们的架线队伍的通信靠自备的无线电台;为了保证施工队伍的安全,配有解放军保护。当时没有公路,所有的器材都是靠人背马驮送到工地上。

  成昆干线工程:昆明到成都当时没有像样的干线网络。成昆铁路建成后,我们提出利用成昆铁路沿途原有杆路改造建成从昆明经武定、永仁、连通四川成都的方案。我们基建处自己组织设计施工。邮电部派人到成都会审这个工程方案。这个工程开通了昆明到成都的十二路载波,这在当时是非常大容量的工程。

线路施工

  滇西干线工程:昆明-下关线路是通向滇南、滇西临仓、保山、丽江的重要通道。这项工程是要将原有干线按标准式交叉改造,实现在明线上开通10套以上12路载波。当时正值基本建设项目下马,施工单位按当时的政策要解散。但这条干线对云南省的通信网络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它是滇南、滇西的要道。与局领导汇报后把施工单位改为电信工程处,保留了施工单位,工程得以顺利实施。这项工程把原昆明拆下的400门西门子自动交换机改造扩充为1000门安装到大理,建立了滇西的通信枢纽。

  抗美援越紧急通信工程:1964年,美国空军大举轰炸越南河内,对我国边界造成极大威胁。越南广播电台由于美军的轰炸搬到了云南,边境线上非常紧张。在这特殊的时期,邮电部拨专款建设云南、广西的战备通信,建设规模大、时间紧,省局基建处按照邮电部的统一规划,组建了10支工程队伍,分别到滇西、滇南各地同时施工。由于进度快、质量好受到邮电部的表扬。

  解放后的30年,云南全省通信建设任务十分繁重,通信网络逐步完善,通信技术不断提高(有线通信从明线通信,单路载波、三路载波、12路载波、高12路载波、高屏蔽电缆60路载波、小同轴电缆发展。省管理局所属的工厂已经开始执行制造单、三路载波机),由于通信建设的有序进行,从而较好的完成了各级党政机关、通信指挥、经济建设和人民群众的通信需要,一次次的完成了各种战备、防洪、抗震、抢险救灾的通信任务。

  我在昆明31年,能够和全省邮电职工一道,亲身经历和参加了云南初期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把自己的青春汗水洒落在云南的红土高原上,为云南解放初期的通信建设而努力工作,感到无比欣慰和幸福。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