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一第五回: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 张凌云:从军队到地方

2018年04月25日 09时29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港

  改革开放40年——讲述·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第五回:从军队到地方

  讲述者:张凌云

  人物简介:张凌云, 1923年生,籍贯山西省襄汾县。1938年参军入伍,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0年在八路军总部学习报务,1940年9月任决死队电台实习报务员。1945年在太岳区四中队四兵团电台工作。参加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1950年为昆明军管会军代表,参加接管云南全省电话局。1950年后任昆明市邮电局副局长、局长。1955年选派到北京邮电学院干部进修班学习。1960年任云南省管理局副局长。1983年离职休养。

  1923年我出生在山西省襄汾县大成村,1937年我读中学时,发生了七七事变,1938年民族危亡,国家危亡,那时我还不满15岁,在老师的带领下,毅然离开学校,奔赴抗日的战场,参军入伍。1939年入党时我并不是一个共产主义者,是一个民族主义者,当时脑子里想的就是一条:抗日!对于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是入党以后才逐步懂得。特别是学习了列宁的“帝国主义论”、艾思奇的“大众哲学”。这两本书对我的影响很大,以后包括学习毛主席的著作,才逐渐成为了共产主义者,才懂得了共产主义、社会主义。逐渐树立了共产主义信念。

  一、抗日战争时期

  1938年参军以后,我经历了两场战争。一个是抗日战争,一个是解放战争。1940年12月事变阎锡山反共。我们部队整编减员,一个团整编后为一个营,大批干部下来,我当时是排级干部,上级调我到八路军总部无线电通信教导队学习。1941年春天学完后就分配到秦华礼那里,秦华礼那时是太原军区无线电电台中队长。当时军区一级的通信领导称为中队长,旅一级的通信领导称为区队长,旅下边的称为分队长。那些通信科长都称秦华礼为秦老,他是老红军,大家都非常尊重他。

  抗日战争时期太原的工作特别残酷,比别的根据地都要残酷。这是因为太原是刚成立的试验区,情况比较特殊。也打了很多胜仗。陈赓就是在太原打了很多漂亮的仗。其中有一次打了日本鬼子的一个教导队。一个日本士官团去考察一个缴共的模范区,结果这个模范区的部队被陈赓给打掉消灭了,当时是很有名气的。1943年以后就放手发动群众,中央军就是西北军杨虎成的部队在中条山失利,被日本人打垮了。我们太原区的军队又把中条山建立起来,从中条山到黄河边,根据地从一个县发展到十几个县,做了很大的贡献。

  1945年日本人投降,我们去受降,但日本人拒绝缴枪,说国民党通知他们不给八路军缴枪,就在这时,阎锡山的部队35军把我们根据地的几个县城都给占领了,我们返回来打了上党战役。把阎锡山部队占领的县城又夺回来了。抗战时期阎锡山躲到山西,日本人投降了,他来受降,他受降不到日本鬼子的受降地,而把我们的根据地县城给占了,打上党战役的时候正是毛主席在重庆谈判的时候,当时我们对重庆谈判都比较担忧,毛主席说:你们的上党战役打的很好,你们打得越好,我们就越安全!上党战役把35军全部消灭。

  当时刘伯承师长提出一个挖心战术,陈赓按照刘伯承师长的挖心战术,用我们一个团的兵力把日本人在老阴山上驻扎的一个军部給端了,军队没有军部就是没有心脏,一下全乱了,后来就有了一个炊事员缴了一个炮兵连枪的故事。

  二、解放战争时期

  1946年,蒋介石打李先念中央军区,这意味着解放战争的爆发,这中间有段插曲;我们是晋、冀、鲁、豫解放军第四纵队,纵队的通信科长就是秦华礼,1946年中央决定太原军区第四纵队去东北,重新建立了第八纵队;第四纵队的通信科长是戴其萼,八纵队的通信科长是秦华礼。后来因为各种原因第四纵队不再去东北了,还留在太原,保卫延安,第四纵队与第八纵队合并,秦华礼就调到晋、冀、鲁、豫大军区。

  全面内战爆发后,我们的部队西出铜蒲,屯兵吕梁,在吕梁等待,部队已到了黄河边。这时中央在陕西延安的小河召开了著名的小河会议,在这个会议上讨论四纵队是否过黄河的问题。彭老总积极争取陈赓到陕北去,当时大多数人的意见都同意陈赓到陕北,认为陕北兵力不够,四纵队应该去陕北;而反对的人则认为陈赓的人太多,到了陕北供给有问题;两边的意见不统一,讨论了一天陈赓一句话都没有说。晚上毛主席请陈赓到家里(据回忆录记载),陈赓的意见是不去陕北,他的意见是到河南豫西中原,他说;我在中原既可以支援大别山刘、邓、也可以支援陕北,机动灵活。毛主席同意了陈赓的意见。我们没有过黄河,陈赓带领部队打了汾孝战役,横扫豫南,把七个县城打下来,运城打了一下但没打下来。1947年的八月过了黄河,陈谢兵团,就是陈赓、谢富治九纵队和西北军38军首先把郑州拿下来,又打了开封,陈赓说如果胡宗南不从陕西撤军,我就打西安;把灵宝小中打下来之后,就进军潼关。当进军潼关时,胡宗南沉不住气了,从陕北撤出来了。胡宗南撤出来的部队就被我们牵到河南中原。

  陈赓又去支援大别山的刘、邓大军。大别山的刘、邓大军当时很困难,陈赓从郑州洛阳下来到漯河,打信阳,就是要让大别山的国民党下来,陈赓说如果不下来,我们就打武汉!结果还没有打武汉,国民党已经受不了,丢了大别山下来了。

  陈赓的战术支援了两个战场。毛主席用兵真如神!陈毅司令员战后开了一个团以上干部的会议,在这个会议上表扬陈赓同志对毛主席的战略思想、战术思想理解得最好运用得最好。

  解放战争打了淮海战役、攻克洛阳、血战淮海、强渡长江。中央决定陈赓的部队解放云南。这时干部都有些想法;认为云南是不毛之地,都不愿意来。陈赓在入滇前的动员会上说都是祖国的河山,服从命令!

  解放战争从1946年7月到1949年共三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我们的部队在赣州,西南、西北还没有解放,大片的国民党军队还在,要解决西北西南的问题,毛主席的战略思想是大迂回、大包围、先包围然后回来再消灭敌人;陈赓的意见是先进攻广州,然后把敌人的后路封死,把白崇禧的后路封死。毛主席同意陈庚的意见,到广州,不去衡阳。我们就进军广州,在阳江、阳春叫做两阳战役消灭了广东的国民党余汉谋部队。打广西战役消灭了白崇禧部队,这是与四野配合,陈赓从东南边迂回过来切断他的退路,四野从北边西边压下来;陈赓的回忆录中写道:如果胡宗南、白崇禧不消灭,跑到海南岛去,又一个台湾问题;后来15兵团又解放了海南岛。

  我们进军云南,走到南宁棉衣、弹药都没有了,士兵们都冷的不得了。后勤部长被军长批评,后勤部长说东西我都有,但是我就是赶不上你们,他们运物资是汽车,我们是靠双脚走路,但是汽车都赶不上我们。一次在行军途中,刚休息又马上通知出发,37师师长向陈赓请示,米已经下锅了,战士们还没有吃饭怎么走?陈赓说必须走!战士们把夹生饭吃了就走,那时就是强行军,走不动的就是收容队。就这样才跑到敌人前面,才把雷州半岛封起来。13军在强行军时消灭了敌人的一个师,陈赓批评了他,没有功还有过。那时就是要强行军赶时间不管沿途敌人;最后把敌人封在雷州半岛。

  从南宁出发进军云南,陈康指挥13军长占领了蒙自机场,断了唐姚逃跑的路线,滇南战役把唐姚部队全部消灭。

  三、企业建设时期

50年代初期金马寺干部培训班

  滇南战役刚结束,昆明军管会成立,我由战斗队转为工作队参加了军管会。军管会成立了电信接管组,戴其萼是组长,沈毅力是副组长,我是成员,电信接管组在宜安大厦,现在已经拆了。电信接管组还有一批西南服务团的人员。军事接管确定电报电话合并,成立昆明电信管理局。邮政、电信合并成立云南省邮电管理局,戴其萼是省管局局长,我是昆明市邮电局的军代表,局长是赵家遹、是第一任局长,我是第一任军代表。后来赵家遹调到省管局后,我任局长。

  朝鲜战争爆发,陈赓任志愿军副司令员,3兵团司令员。这时陈赓点名要戴其萼到3兵团通信科任科长。戴其萼调走后,曹泽源任局长,曹泽源当时是15军通信科长,后又任过作战科长,当时曹泽元不是军代表,曹泽源来时大多数军代表都撤走仅留下我和陈浩两人和西南服务团的一些人,陈浩当时是接管公路局的电台,我接管电信局。

1950年接管后军代表和西南服务团等的合影

  军代表接管昆明市邮电局成立后,抓邮政、电报、电话等,当时学习苏联一边倒,苏联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苏联电信邮政是合并的,我们也合并。过去我们管理局和现业局是合并的,但苏联管理和业务是分离的,我们学苏联也分离,所以成立了省邮电管理局和现业局。曹泽源,曹茂先在省管理局,我在现业局,邮政、线路、电报、电话都是现业局管,就是通信组织与管理,省管理局也管,但昆明管得更具体。昆明是省中心,邮政电信通信枢扭中心都在昆明;专州为县级中心,接下来就是县中心,再往下走就是乡镇,这就是通信网络的辐射结构。这样通信结构管理比较集中,存在的问题就是网络组织不合理,县之间的通信,必须要通过省间中心才能实现。即便两个县很近,也不能直接通信。

  五十年代学习苏联,学苏联的人事管理、干部管理,要求邮电局长必须有大学文凭,就安排了我到北京邮电学院去学习,当时共有三人秦华礼、崔如海和我。学习了四年,1959年回来后就到省管理局。

国庆50周年时昆明检阅台和新建的邮电大楼

  云南处于西南边疆,与多个国家接壤。当时中国与越南就没有划国界,就出现了边防通信的问题。边防通信、战备通信、和重点通信这三点是我从市局到省管局主要抓的三件事。

研究战备通信。张凌云(右2)

  网络组织在战备通信的时候尤为重要,网络组织的辐射结构存在的问题在战备通信中非常突出。昆明军区有一个战备通信的班子,由昆明军区通信兵部主任曾辉一班人研究战备通信方面的问题。当时我在省局也在考虑这方面的事,要求电信处、线务站、管电路的人员也考虑这方面的问题。但省局没有战备组织的职责,只有战备通信的职责。曹茂先让我负责这方面的工作,当时没有人员,也没有班子。一天曾辉来找我,我的办公室挂了一张电路图,我们三人共同商量,这样就形成了最早的战备通信思路。但这在当时并不成熟,所以还没有给曹茂先汇报,我是作为一个不成熟的意见提给曾辉的。其实战备通信的意见要考虑两个因素;第一是我们的通信网络组织不合理;第二越南战争的经验要考虑。昆明是中心城市,如果越南来轰炸,电路不可能不出问题,如果线路机房遇到轰炸,通信就中断了,从这两个因素考虑战备通信。当时的通信设备主要是明线加载波,中途还有增音站,当时提出的战备方案是昆明除现有机房外,还要考虑大楼以外的机房以备战时使用,保证通信的不中断。这就是现在的二站,昆明以外的地方再搞一个通信中心,距离就是一个增音站的距离,最后选择了禄劝。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