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一第七回: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 王毅:电信与军队的关系分不开

2018年05月02日 09时41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港

  改革开放40年——讲述·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第七回:电信与军队的关系分不开

  讲述者:王毅

  人物简介:王毅,籍贯山东,1940年参军,1941年1月入党,长期在部队工作 。1968年9月至1969年11月任云南省邮电管理局革命委员会主任。

王毅

  我是1950年初到昆明,长期在军队搞通信工作,负责电台方面的工作。

  解放初期,中央政府接管各个行业,邮、电是中央政府第一批接管部门。接管云南电信部门的军总代表是兵团通信处处长戴其萼,十五军通信科科长曹泽远协助他。西南服务团的曹茂先、白来顺一起参与接管,二台台长张凌云也是接管人员之一。

  通信的管理在任何一个时期都是非常重要的。解放初期社会情况比较复杂,接管后的邮电局人员也比较复杂。为了安全起见,除了民用电报通信外,党政军的电报通信都由军队负责(当时的主要通信手段就是电报通信),军队专门成立有线报房为党政军通信服务。电报设备由地方邮电局提供,报务员部队负责。部队租用地方上的电报设备,主要是莫尔斯电报机和音响电报,我记得每月的租金有好几万,直到1955年才将党政军的通信工作移交到地方邮电局。

昆明市邮电局宣传队

  电信与军队的关系是分不开的,解放初期,地方通信部门与军队通信部门的联系是非常紧密的。云南当时比较落后,通信基础设施方面都很落后。昆明---滇西的通信杆路在抗日战争时期已建设使用,也有一定的规模。昆明--滇南的通信杆路是使用当时铁路的线路,邮电局没有自己的通信杆路。解放后为了边防建设,地方与部队联合建设通信设施。由部队承担组织修建修整通信杆路方面的工程;由邮电局出技术人员指导工程的技术问题,这样做的原因是军队原来都是用备复线,对杆路线路方面的技术问题都不懂,需要技术人员的指导部队出资金,出施工队伍,邮电局出技术出工程方案。当时的工作条件十分艰苦。1952年架设昆明—思茅的通信杆路在野外作勘测时,遇到一条一百多斤的大蟒蛇从树林中蹿出,一位排长用机关枪打了几十枪才把大蟒制伏,全排战士一百多人吃了两三天蛇肉。

  1952年部队专门成立了有线通信线路架设营,工程完成后移交给地方使用管理。如小同轴的通信线路施工由部队施工建设,完工后容量的70%交地方使用,30%由部队使用。军队与电信源远的历史,说明军队与地方不可分割的感情!

1968年国庆时的检阅台

  文化大革命中期,国家决定对邮电系统,广播系统,公安系统进行军事管制。1967年2月全国军事接管邮电部门,3月军事接管省邮电局,我也到了省邮电局。1969年又正式确定由军队来管理邮电局。当时在领导班子里既没有地方干部也没有群众代表,都是由军队干部担任。当时的领导班子里为什么没有地方干部和群众代表?这是与当时的政治形势有很大的关系,当时的活动一律都不许拍照,所以没有留下有关的资料。文化大革命期间电信局的历史纪录是一个空白也是有原因的。

  文化大革命期间不管社会怎么乱,我们规定生产不能停。工厂的三路载波机的生产,电杆厂的电杆生产都不能停。当时实施的曲靖—南宁的线路工程,为了保证水泥电杆的按期供货,我在电杆厂住了一个多月,工厂的工人加班加点保证工程的电杆供应,使得工程如期完成。

  我长期从事通信工作,在部队是搞通信,负责部队的通信保障工作,在省电信局工作过。对电信事业很关心,关注通信事业的发展。过去的电信业务就是电报、电话,现在业务种类太多了,是过去无法比拟的。看到改革开放以来云南电信事业蒸蒸日上,尤其是这几年云南电信的发展、日新月异进步的通信技术、通信服务方式不断扩大,老百姓不断受益我很高兴。作为一个从事通信工作的老同志,我祝愿云南电信取得新的、更大的成绩!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