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一第十一回: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 赵庆勋:我见证了滇西通信的发展

2018年05月11日 10时08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港

  改革开放40年——讲述·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第十一回:我见证了滇西通信的发展

  讲述者:赵庆勋

  人物简介:赵庆勋,1925年11月出生于河北省交河县(现白头市),1943年在交河县三区(解放区)交通站担任通信员,此后在交河、冀中、天津、唐山、山东邮政局工作。1953年调到云南工作,长期在滇西地区担任地区邮电局局长,1981年任云南省邮电管理局教育处处长。1983年离休。

  我于1943参加革命工作,当过民兵队长。当时部队有个机要交通站,叫我当交通员。那个时候都是秘密活动,每天到县上把信拿回来,交给交通站。后来交通站撤销,我就到青救会做青年工作。1946年日本投降以后,解放区成立邮政局(由交通站改为邮政局),我调到县邮政局交通科工作,那时叫干事,搞收发文件工作。

  我到冀中军区,参加土改工作队。土改工作搞了二年时间,1947年初,华北一带,冀南军区、冀中军区、冀东军区,还有一个冀西军区,属于聂荣臻部队,彭真任政委。我在的那个县紧挨着山东,那边就是山东,这边就是河北的冀中,我就到冀中八分区。八分区有个邮政管理局,在那里管信件工作。在八分区工作没多长时间,分我到十分区从事邮递部队信件工作。冀中军区的地方是工作最严酷和生活最艰苦的地方,国民党军队统治的地方。

  1950年2月我调到天津邮政管理局业务科工作,后又调山东津县邮政局工作任县局长。云南解放后,需要大批干部支援云南通信建设,因为我们是老区通信人员,要支援边疆建设,就调到云南来工作。

五十年代的施甸县邮电局

  1953年11月我从山东解放区来到云南,分配我到大理。当时大理的通信相当落后,社会比较复杂,我们与部队42师接管大理邮电局。接管后组织任命我为州局局长。我们马上投入到建设和恢复各县通信,恢复大理通往昆明的通信,同时增加长话和无线电设备,组织工程人员架设线路,增加长话线路。

大跃进时候

  1955年3月,组织安排我到保山地区邮电局当局长。去的时候已经成立了邮电局了,邮政的前身叫邮政代办所,这个邮政代办所是一个私人办的,是土司的房子,是一个木头房子,有五间房,来做机房和邮电办公。

  保山到各县基本都不通电话,政府有信息传到县一级,靠通讯员骑着马传递信息,通信很落后,都是靠无线通信联系,保山到昆明、大理到保山通信联系,当时有一台载波机是铁线,杂音大,通话时根本听不清楚。我到了以后,靠无线通信联系,靠无线电台联络各县,我亲自到县局单位调查了解情况,尽快把线路安装好,通往到县局通信,我与职工克服重重困难,动脑筋想办法,与省管局要人,要钱。当时昌宁、腾冲这些长途线路都是我们搞的,原来保山有一个线务站,这个长途线路,主要是从昆明到保山,保山到腾冲再到昌宁,架设明线,为了保障通信畅通,要经常维护。在我的记忆里,保山有一个段,这个段山高路险,维护起来很困难,可以说为了这段线路保障,我们有个老线务员常年住在山上,每天巡逻检查线路。

  1956年5、6月德宏与保山合并,合并后保山整个地级机关全部搬到潞西,成立自治区。我们到了潞西后,什么都得靠自己,把邮电局先建立起来,机房也是现搞的,机器设备重新装,人也是从保山带过去的,招了一些职工,当时我们装了一个三路载波机。潞西装的是三路、保山也是三路,后来装了十二路,潞西通往部分县的通信线路,都是50年代初期建设搞起来的。增加了电报、长话和无线电设备。

解放后德宏景颇族也有了电话

  解放初期保山德宏因为地处边疆。国民党残匪从边境偷偷进来打我们乡干部、乡邮员。盈江有个线务员,他爬在电杆上干活,就被国民党残匪用枪打死的。那时候,我们到乡下考察线路不能单独走,要与地区机关干部下乡凑在一起走,有时需要部队保护。那时交通员、(乡邮员)都有枪,我也有枪,线务员也有枪。那时候没有公路,都是步行,从畹町走到瑞丽需要一天、瑞丽到章凤一天、章凤到陇川一天,架设线路非常困难,走路很危险,山区更危险,坝区因为有民兵,国民党残匪不敢来,但在深山老林里,天一黑他们就出来搞破坏。

1960年竣工的沧源县邮电局营业办公综合楼

  那个时候,我们出去架线都要三、四、五个人一起,走路都不能在一起走,要前面一个、中间两个、后面一个、都是分开走。碰上国民党残匪我们还要打战,枪声响,部队一听到马上就来支援。残匪大都是晚上出来活动。我们只能白天干活,经过好长一段时间,部队消灭了残匪,修了一条公路,我们才架了一对通往潞西的线。

  再一个地方,芒市到盈江线路,也相当困难,主要是危险不敢走,这一段是高山险情,要绕道腾冲,绕道腾冲也有问题,梁河到腾冲,没有公路,也是山区,吃饭问题解决不了,买东西吃都非常困难。但是我们职工还是克服重重困难,自力更生,解决了这段线路,结束了芒市到盈江不通电话的历史。

  我重点搞线路的建设。那时从畹町县到瑞丽线路、德宏到畹町的电话还不通,当时畹町、瑞丽、陇川都在边界境上,很困难。为了全州都通上电话,我们得尽快加紧建设。就在铺设遮放、芒市的线路时,芒市到遮放正好是路过一个土司住的地方,我们还要对土司头人讲民族政策、做工作,经他同意后才放线。遮放是个大坝子,好架线,从遮放到陇川都是山区,花了好长时间才架了一对线。1955年、1956年,这两年时间,年年架线,还架了到梁河的一对线。

九十年代的保山邮电局大楼

  后来我们的通信线路发展到了每一个县,还装了一个省电信器材厂出厂的单路载波机,以后各县的电话都联通了。

  我在德宏待了8年,又再次调到保山邮电局工作。刚开始去的时候,保山是磁石人工交换机。到80年代初期开始装自动电话了,其他地方没有就是保山有。保山有十二路载波机通往到昆明,原来是三路载波机,是美国生产的,后来改用我们自己生产十二路载波机。

  我在保山、德宏干了大约27年。1981年来省邮电管理局教育处工作,直到1983年我离休。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