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一第十三回: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 叶梓:无线电生涯记忆

2018年05月16日 10时50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港

  改革开放40年——讲述·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第十三回:无线电生涯记忆

  讲述者:叶梓

  人物简介:叶梓,1920年出生,安徽桐城人。1935年就读桐城中学,1938移至四川江津桐城二中就读。1942年由交训所分配至云南通信部门,同年考入西南联大兼读。1944年征调至美军14航空队,1946年回云南通信部门。1950年后在昆明市邮电局、云南省邮电管理局、云南省邮电科研所工作,曾担任科长、主任工程师、副所长等职务。熟悉无线电等通信技术。1977年当选为云南省第五届人民代表。

叶梓

  我在安徽中学毕业以后,进入交通部的一个技术人员训练所学习,毕业以后就分到昆明来了。 那时,全国很多地方都有交训所昆明也有。我那时候是20来岁的小伙子。 现在我已是九十一岁的年龄了。

  1950年全国有的地方解放了,有的地方没解放。昆明是和平解放,那时重庆、贵阳还没有解放。那时的通信量不大,只是省内的通信量稍多一些,省外通信量很少。北京到昆明的通信在昆明未起义之前是不通的,起义以后还没有联系上。这主要是那时是无线通信的,双方要通话的话,至少要互相告诉其波长、呼号这些信息,没有这些信息凭空是收不到的。另外业务也比较少,省内也主要是跟下关联系,其他地方联系的也少。

1938年设立的交通部昆明国际无线电支台红庙收信台大门口

  解放以后通信就慢慢的发展起来了,无线方式有限,有线方式受到设备的影响不太发展。有线设备载波机主要是靠美国遗留下来的几部载波机、交换机。长途通信主要是通过重庆转接到北京。那时候载波机少,到1960年以后才开始增加起来,那时候还有东欧一些国家的载波机。

1938年设立的交通部昆明国际无线电支台红庙收信台老房子

  解放的时候我就在桃园街发信台。解放以后正规了,我就到红庙发信台去了。当时还把公路局的两部电台并到我们电信局。公路局的机务员并到发信台,报务员就到我们报房去了。我在发信台干到1955年就被调到城里来了,调来以后成立了市邮电局长途电信科,蔡秉三当科长,我跟聂瑞华两个是副科长,聂瑞华管长话,我管无线电报。

  那时业务开始多了,邮电局在南屏街,业务多了以后就向上级申请盖邮电大楼了。1958年开始盖邮电大楼,邮电大楼使用后设备就多了。国产的也有,自动电话4000门就是国产的,装在邮电大楼。长途的载波机、有东欧国家的B型机,还有匈牙利的12路。

昆明邮电大楼

  邮电大楼这块地,原来是农田、荒地。邮电大楼明通河旁边是省建公司,这一边还是空地没有民房,那时候选择了几个地方,一个就是现在的邮电大楼的地方;第二就是在原百货大楼对面,以前的玉溪街。市里面认为邮电大楼将来是市中心,所在的地点要比百货大楼还要热闹,当时规划昆明市要一直发展到金马寺这边。邮电大楼这边是空地,百货大楼那边要拆房子,所以最后我们选择了邮电大楼这块地。原来邮电部审批只允许盖四层,潘朔端市长的意见要我们盖5层。结果我们折中了一下盖了四层半, 中间加了半边五层,两边还是四层,既满足了市长的意见,也得到了邮电部的批复。

  之后云南省邮电管理局成立了一个总工程师室,我被调到这个地方来,担任无线电主任工程师负责无线电。实际上我在管理局只呆了一年多,就去搞战备工程了。

  当时的战备工程主要有601、602。我先是搞嵩明一个电台,以后又搞603,省里的那个电台,大概搞了四、五年。603就是省里无线电台;604就是一个电报工程,增加了几部设备;605就在605厂的一个车间,搞电话设备。603工程本来是邮电部负责的,工程的设计、施工都是他们搞,结果文化大革命一来他们就没有搞了。邮电部设计院派了一个工程师过来,跟我们找地点,但是还没有定,他就回去参加文化大革命,就丢下来了,后来就只剩我一个人管了有。

你看他年轻时候多帅

  正好1965年,重庆邮电学院毕业了一批人,还有北邮有几个大学生参与我们一起做,我们几个做到1968年底,把天线、山洞、遥控线等都弄好,设备也订好了,只差没有装机,结果又让我去干校,我走后,机器设备等就由他们几个人装。后听说跟景洪试过一次就撤了。当时是两个山洞,战备方面我们有一些设施、业务基本没有。那时候中央号召深挖洞、广积粮。昆明及各个专州,真正搞起来的战备设施通信也没有用起来。只有禄劝那个站还用了一段时间。603也没有用过。其他一些专州机务站搬到洞里去了,以后有些又搬回来,605后来也撤销了。

  我们603(禄劝)搞的那个天线,叫做对数周期天线,在全国邮电部门还是第一副,对数周期天线当时在全国还是第一次搞,那时邮电部门还没有,听说外交部门有一副,这是邮电设计院工程师提供的情况,他说我们这是第一副,可惜最后也没用,效果到底好不好不知道,非常可惜,辛苦了四五年,付出了很多很多。我们搞的菱形天线在西南地区是第一副。那是我们在1954年在部队里搞的,因为那个部队要求高,资料不准带出来。所以我1954年参与搞完菱形天线之后,资料什么的都没有拿到,一直到1960年巫家坝飞机场要扩建,让我去搞无线电,他提供了菱形天线的资料,我才把这个资料带到我们邮电部门来。后来重庆邮电局长刘云到昆明来参观,他把我们的资料带到四川,后来贵阳也来要去了,所以菱形天线在西南还是第一次搞,那次我为这个工程和蔡炳三去到北京给副部长王子刚汇报情况,他有事情先回来了,我就留在北京参观北京发信台。

  文化大革命后期从五七干校回来以后我就被调到修理所。到了1974年天津召开了“全国科学技术大会”,要求全国各个地方都要重视科研工作,云南邮电也准备成立科研所开始筹备了,后来就在邮电科研所工作一直到离开岗位。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