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一第十五回: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 张宗霖:通校135名通信兵的足迹

2018年05月21日 13时11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港

  改革开放40年——讲述·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第十五回:通校135名通信兵的足迹

  讲述者:张宗霖

  人物简介:张宗霖,重庆市人,1934年12月出生。1950年12月参军(西南公安部二处),后送解放军二通校学习。1952年4月转业到云南省邮电局。曾担任报务员、电信科长、省邮电管理局办公室主任。1995年4月退休。

张宗霖

  云南电信事业能够有今天翻天覆地的变化和兴旺发达的局面,与省电信公司历届领导认真抓好职工队伍建设是分不开的。现在,省公司领导重视研究百年来的电信发展史,成立了电信博物馆,还组织我们这些老同志回忆过去艰苦创业的历史,很有意义,我们感到很欣慰。

  在50、60年代,云南邮电系统职工队伍状况大体上是这样的:一是解放前的邮电职工,他们为云南邮电事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应予以充分肯定;二是部队转业的同志,如我们这一批共135人;三是1954年从山东邮电部门调过来的老干部共85人,多数都担任地州局和县局的领导工作;四是我们邮电系统自己办训练班、办邮电学校,陆续培养了很多人才。同时,南京、上海、成都、天津也给我们输送了电报、载波、市内电话等人才。自1956年开始,重庆邮电学院(原重庆电信学校)、北京邮电学院等院校也陆续给云南输送了不少人才。

  

刚参军的时候

  我们这一批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通信学校毕业的通信兵,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在军队加强正规化、现代化、革命化建设,开始以创办军事院校的形式培养正规军事人才后,首批从军校毕业的业务技术干部。是在抗美援朝中参军。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党中央、国务院立即派志愿军奔赴朝鲜参战,同时,号召广大优秀青年学生极织参军、参干(参加军事干部学校),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在全国掀起了一股参军和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热潮,到处敲锣打鼓欢送参军的热血青年。我是1950年底16岁时从重庆“新声中学”(现重庆18中学)保送参军,先在西南公安部二处,再到解放军第二通信学校学习。

  通过通校严格教育培训,大家努力提高政治思想觉悟,努力学习通信技术,时刻准备奔赴前线。遗憾的是当我们毕业的时候,朝鲜战争已经快结束了。经部队和邮电部门商量,就把这批人分配到邮电部门工作。属公安部门的,因不需要更多的报务员,就分配到邮电部门来了。属集体转业调动,当时不少人思想不通,主要是不愿意转业,不愿意脱军装。经重庆西南邮电管理局给我们举办训练班,学习了一个多月打通思想后,都表示坚决服从分配,纷纷写“决心书”,有的写血书,坚决要求到边疆,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分到云南的135人相当高兴,喜欢得跳起来,认为能够到云南边疆太光荣了!相反,留在重庆的同学不高兴,有的还哭鼻子,认为没有到云南、贵州的光荣。

通校合影

  从重庆到昆明坐的是几辆木炭货车,一边走,一边摇鼓风机。每个人都坐在自己的背包上。车厢外汽车哼哼,车厢内歌声嘹亮,欢声笑语不断,完全是长途行军的态势,大家对奔赴新的战斗岗位,建设新中国充满信心和力量。走了一个多星期于1952年的6月15日顺利到达昆明。省局把我们安排在金马寺办训练班学习。这个地方原是第五区电信管理局和机务站旧址。我们到的时候,有些房子被用来养鸡,满屋是鸡屎,我们放下背包,第一件事就是打扫卫生,把住的地方打扫得干干净净。没有床就打地铺。上课找了一间空屋当教室,没有凳子、桌子,就用几块砖头搭起来,上面支一块木板,就这样坐着上课。就在自己的腿上写字。吃饭是抽出学员自己搞伙食、自己煮饭、自己买菜。主要是学习邮电业务。省局主要领导对我们的教育培养十分重视,两位曹局长(曹泽远、曹茂先)每周都骑着单人摩托到金马寺,给我们做形势报告,要求大家好好学习,在工作中能发挥骨干作用。省局召开职工大会,我们每次都列队以整齐的步伐进入会场,雄壮嘹亮的歌声响彻昆明储汇大楼礼堂,感染着全局干部职工。在中苏友好联欢节上,我们在昆明街头演出的“苏联红军舞”,更是轰动整个春城。那时大家的思想很单纯、很正统,总认为名誉、地位和待遇这些东西,都是组织上考虑的事,自己去要去争是不对的。有一天班里突然通知大家去领工资,当时好多人觉得很奇怪,噫!怎么干革命还要发工资。因为在部队的时候全是供给制,每月除了发6元钱买肥皂、牙膏等生活用品外,其他全部是国家包干。

  经过近两个月培训结束,正当各局急需要人的时候,我们开始走上工作岗位。分配工作时没有任何人提出个人要求,都坚决服从分配。大部人分到各个地、州、市,每地都有好几个人,只有少数人留在昆明报房。由于人数较多,可谓遍布全省,成为全省电报业务中的主要骨干力量,并在以后的工作中为各局培养了不少新生力量。我和蒋顺锦、潘祥燮三人分到文山。我因为生病住院后去。他们两位先到文山报到。我从昆明坐火车到开远。开远邮电局王局长对我说,从开远到文山虽通公路但不安全,沿途还有土匪。地方运送物资要派部队护送。要我到蒙自碧色寨,跟着运邮件的马帮进文山。走了三天的山路才到文山。那时文山邮电通信和社会各方面都比较落后。邮电局是在西正街一个破旧的院子里,全局只有10多名职工,局长是朱永和(他随身挎支手枪略显出几分威武),只有一个报务员叫吴大堃(带我们的师傅)。我们三人去了以后,共有四个报务员,两个摇机员。另外,还有两个话务员,值守100门的交换机,长话、市话和乡村电话都在一个坐席上。有一个分发员、一个会计、一个出纳,一个投递员。职工工作、生活条件都很差。当时文山连一个洗澡的地方都没有,只有邮电局有一个原来杀猪用的锅灶,后来把它改造用来洗澡。不但我们邮电职工洗,行署的孔专员也来这里洗。我们三人经过短时间的实习后,就开始单独上机工作。当时文山和外界的联系,主要靠无线通信。有线只有文山到蒙自一对铁线可以通电话。所有的长途电话,都要经过蒙自转接。报务员的任务相当繁重,不管是明码电报,还是机要电报、全部是通过无线传递,业务量很大。包括机要电报在内,就像小学生的作业本一样,厚本厚本的。主要是在夜间工作,晚上10点接班,要不停地发报、收报,一直工作到第二天的早上交班,很累很苦,但没有人叫唤,所以吴大堃见我们的第一句话就说:你们再不来我一个人真受不了啊!当时文山没有市电,所谓电厂只有一台汽车引擎发电,供一些主要单位照明,但亮度不够电灯下面还要点蜡烛,晚上七点发电十二点停机熄灯。除了搞好电报工作以外,还要兼职其他工作,例如跑乡邮、订报纸、跑邮运。记得有一次,我骑单车送邮件到马塘邮电支局去。回来时走到中途肚子饿了,直淌虚汗怎么也走不动了。躺在山坡上休息一下,然后到农民家找了一碗包谷饭吃,才有力气返回局里。1958年“大跃进”期间,还要上山连夜参加架线。当时的口号是书记到哪里电话线就架到哪里。由于大炼钢铁,农村的强劳力都上山练钢铁,地里粮食没有收上来,所以,1960年加上受自然灾害的影响,没有粮食吃,农村饿死不少人。我们邮电局食堂要求一斤米要煮六斤饭,煮出来比稀饭还差。粮食不够吃,就掺些萝卜、芭蕉芋、木薯等。因为缺乏营养,不少人得浮肿病。所以,我在省局主持办公室工作期间,有的群众来访,我就跟他们讲,我们这些人一是大跃进没有饿死,二是文化大革命中没有被整死,就很幸福。对落实政策,把主要问题解决了就行了,不能要求太高。

  1956年接省局通知,我担任文山局电信股股长。还没有上任就调省局干部科任干部管理指导员,分管工程技术人员。刚工作一年左右,1957年省局决定在各地州设立邮电督察办事处,从省局抽调一批人去基层。头一天找我谈话,大概第三天就下去了,在文山邮电督察办事处任电信检查员。州邮电局成立后任电信科长。这时文山邮电和社会发展都发生了较大变化,令人很高兴。

  1964年邮电部门学习解放军设立政治机关,要从基层选调一批干部到省管理局,同时,又从部队转业干部中选调一些政治素质好的干部。省局成立政治部、地州局设政治处、县局设教导员。这年6月我又调回省管理局政治部做秘书工作。文革先后在省局政治处任宣传科长、政治部办公室副主任,1983年调省局办公室任主任,一干就是12年,先后在三任局长领导下工作,1994年任副厅级巡视员。曾多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和“先进工作者”。曾在部、省级报刊上发表各种论文,并获得奖励。组织主编了第一部《云南邮电志》。1995年3月退休,工龄44年,党龄57年。

七十年代的代长途台

  我们通校这批老同志,由于经过部队严格的政治、军事和业务技术教育,基本功比较扎实,革命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人的价值观比较明确,革命理想、信仰比较坚定。集体转业调入邮电部门工作后,加之各级领导教育培养,同志们关心帮助,不但在电报通信技术上,曾经发挥了重要作用。不少同志担任行政管理工作或提拔到各级领导岗位上,同样干得比较出色,充分发挥了聪明才智。原省电信器材厂厂长李家玉和爱人阮虔芳,由于长期在下关,临沧等地基层搞通信技术工作,具有较丰富的实践经验,在云南电信器材厂工作期间,团结带领全厂职工奋力拼搏,把这个厂建成了国家二级企业,荣获企业家、改革家光荣称号。阮虔芳同志曾任全国人大代表。昆明市电信局副局长陈文禄,在工作中始终勤勤恳恳,踏踏实实,深受职工好评。省邮电器材公司经理、党委书记刘德顺,在物资工作上也干得有声有色,为发展云南电信事业做出了较大的贡献。主管云南邮电报社工作的王霖渊,担任总编辑工作期间,把一张报纸办得十分活跃,深受职工群众欢迎。省局电信处主管电报业务的林齐兴,五十年代在下关报房工作就是全国先进青年集体代表,曾出席全国代表会议,后又被评为全省劳动模范。长期担任邮电工会工作的林天赋,在工作中任劳任怨,刻苦努力,深受职工群众爱戴。还有六十年代20多岁就任通海县邮电局长,后调任省局电杆厂的严家顺,因积劳成疾,过早地离别人世。西双版纳州局工会主席奚振球,在条件较坚苦的民族地区努力工作出色完成任务,被群众誉为好干部。通过努力锻炼提高有相当一部分同志晋升为“高级工程师”、“高级经济师”、“高级政工师”。有不少同志长期工作在边远的县局和农村支局所,默默无闻地在那里干了一辈子,毫无怨言,有的退休后仍在原地安度晚年。还有不少同志,尽管仕途比较坎坷,在“阶级斗争为纲”那些岁月,曾受到严重迫害,吃了不少苦头,受到极不公正的对待。同样,由于他们政治素质较高,从来没有动摇过对党、对社会主义的信念,始终充满革命乐观主义精神。这里还要沉痛地告诉大家,有38位同志已长眠在云南高原,他们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总之,我们二通校这135名通信战士,来到云南边疆这块红土高原上,努力拼搏了几十年,为保卫边疆、建设边疆,贡献了毕生精力,是问心无愧的。我们没有辜负党的培养,没有辜负在通校的教育,也没有辜负各级领导和同志们的期望,真正做到了贡献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完全可以自豪的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通信学校这135名通信兵个个都是好样的!

投币电话机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