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一第二十三回: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 张富:我心中难以忘怀的记忆

2018年06月08日 09时31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港

  改革开放40年——讲述·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第二十三回:我心中难以忘怀的记忆

  讲述者:张富

  人物简介:张富,1936年3月生于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1953年3月参加云南省邮电工程队,1954年起在澜沧县邮电局工作,1991年7月退休。

  山乡传喜讯 来了“喂喂巴”

  拉祜山乡来了“喂喂巴”!”(“喂喂巴”拉祜语,意为“电话员”)。

  这句欣喜而激动的话音,已在我耳畔萦绕了六十年,现在它又把我的思绪带回到六十年前。

  在澜沧这块神奇而厚重的土地上,世世代代居住着古老而勤劳勇敢的民族,他们是拉祜族、哈尼族、汉族等。他们共同繁衍生息,相互依存,和睦相处,共同守护着西南边陲这块富饶而美丽的拉祜山乡——边疆宝地。

  然而解放前,这里的少数民族受着土司头人的统治,过着困苦的生活。这里交通闭塞,通信闭塞,制约着生产力的发展。这里的少数民族没有本民族的文字,靠“口碑文化”、刻木记事、以物示意等原始的方法来记录事件和传递信息。各族人民热切盼望着改善交通,改善通信,从而改变拉祜山乡贫穷落后的状况。

  1953年4月7日,澜沧拉祜族自治县成立了。拉祜山乡各族人民欢天喜地,庆贺自己的盛大节日,庆贺自己从此当家作主。可是当时澜沧没有电话,不能直接通过电话向外传递这一重大盛事,而只能通过无线电波向党中央、毛主席发去“澜沧拉祜族自治县成立”电讯。

  到了1953年深秋,这里有了第一台电话机。

  “叮铃铃······叮铃铃······”县政府的电话铃声响了。话务员拿起话筒,里面传出这样的声音:“喂!我是普洱专署,你是澜沧县政府吗?请县长听电话。”澜沧县政府第一部电话机那嘹亮的声音,如同春雷般唤醒了这沉睡千年的土地,各族人民欢欣鼓舞,奔走相告:拉祜山乡来了“喂喂巴”!从此时起,这里便开始发生变化:开始了万物的复苏,开始了信息的畅通,开始了百业的兴旺,开始了民族历史文化积淀的升华。

  群山踏足底 古渡搏急流

  建国初期,党和政府十分关心边疆邮电通信事业的发展。为了建设边疆,巩固国防,省人民政府、省邮电管理局非常重视思普地区的邮电通信建设,于1951年9月起,开始架通昆明至普洱专署的长途电话线路,次年又架通普洱至思茅的长途电话线路。

  1953年初,省直属第二工程队架设思茅到澜沧第一条长途国防通信线路。为了架设全长170多杆程公里的线路,工程队亲自采伐、加工了三千多根优质电杆,并抬运至施工工地进行施工。施工现场大多是高山峡谷,气候恶劣,不但风吹雨淋日晒,而且充满烟瘴,工作条件及其艰苦,这对每个工程技术人员是严峻的考验。我们是澜沧邮电通信建设中的第一代“尖兵长途线务员”,也经受了这一严峻考验。

  百余名工程队员、民工和马帮,奔向高山、原野、丘陵,趟过急流,肩挑马驮,把材料送上工地。几十吨器材,人肩扛着,马背驮着,来回数十趟,浩浩荡荡地行进在高山、沟壑的弯弯曲曲的小路上。线路施工,百年大计,虽然困难重重,不但要保证完成任务,而且还必须保证质量。技术人员操作着数十根花杆,按照勾股定律、三点一线的科学原理,测绘出每根电杆的方位和它们之间的距离。

  “群山巍巍踏足底,林海滔滔当卧床!”这是我们的豪言壮语。我们以如虹气势,千钧之力,披荆斩棘,向大自然、高山河谷、原始森林进发。我们餐风露宿,雨淋霜冻,几经险山绝境,在密林深处开辟出一条“一线天”的长途通信线路。我们途经官房、糥扎,又跨过澜沧江,再经雅口、佛房、勐朗坝,最终到达县政府所在地募乃。

  架线施工,循环作业,相互配合,质量严格,安全第一。当时我们把有关注意事项编成口诀,牢记心中:

  抬运电杆上山坡,掌稳脚跟不后缩。

  立稳电杆靠合作,硬挺腰杆撑直脚。

  爬杆稳健手利索,安全带系好才操作。

  糥扎渡是澜沧江上有名的古渡头之一。当年,澜沧县的商贾马帮、来往行人进出,大多要经过糥扎古渡头。我们经过陡峭的山崖到了澜沧江边,眼下是湍急的江流,发出震耳欲聋的浪涛声,感受到心灵的巨大震撼。

  “雄峙两山峭壁悬,江流滚滚不知年。”这是我初到糥扎古渡头时从心中发出的感慨。

  过江靠一条木船来回摆渡,四个船工奋力摇动木浆。此时,除了江水哗哗声,就是船工们“嗨哟!嗨哟!”的号子声。到了中流,木船开始回旋打转,船上旅客有的胆颤心惊,头晕目眩,而船工们却镇定自如,毫不惊慌,驾驭急流,最终把木船摆渡到对岸。

  我们扎营糥扎古渡头,开始架设江岸线路。架设江岸线路需要来回过江,我们便请当地的船工绑扎了两条竹筏当作摆渡的舟船。经过三天苦战,奋力施工,安全架线,通信线路终于跨过了澜沧江。

  在澜沧江边那段时间,我们与船工建立了感情,在相处中学到了《船工谣》,其中之一是:

  糥扎船工开竹筏,掀天巨浪劈雷花。

  急流勇进显身手,敢下深潭捉鳖虾。

  过了澜沧江,我们继续在山中扎营施工,不料有的队员付出了生命代价。有位线务员患了疟疾,因离县城太远,无法及时抢救而去世。现在他还长眠于雅口乡的一座山头。

  扎营山寨 拉祜情深

  工程队每到一处都重视宣传工作,搞好群众关系,特别是搞好民族关系,以争取他们对我们的支持。

  初秋,施工队到达雅口区干龙潭,便就近借宿于拉祜村寨。王队长找到拉祜族女村长李娜体,向她介绍我们的来意。王队长说:我们是党和政府派来为澜沧县各族人民架设电话线和安装电话机的。今后有了电话机,各族人民打电话办事都很方便快捷,和远方亲人通电话时,好像亲人在眼面前一样。通过电话我们还可以听到党中央和毛主席的声音。村长李娜体说:过去我们拉祜人受压迫,没有文化,外面的事情一概不知道。感谢共产党和毛主席关心我们边疆人民,不但领导我们翻身解放,还为我们办好事,走幸福道路,“拉祜雅”(意为拉祜人)要听党和毛主席的话,关心国家大事。今后,我们幸福美满的生活还要靠你们“喂喂巴”来连接,我们要好好支持你们工作。

  李娜体和其他村民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并很好地安排了我们的住宿,帮助解决了许多困难。比如,村里平时用水就比较紧张,工程队的到来增加了用水量,饮水产生了一些困难。村长李娜体连夜动员村民们用竹筒把泉水从山里接来,盛满各家水槽,供给住宿的工程队员使用。

  岁月如歌 谱写辉煌

  当丈量的花杆插到佛房后山时,勐朗坝尽收眼底,那便是未来的新县城所在地。我们走下大山,走进尚未开发的勐朗坝时,看到的是满目沼泽、杂草、瘴烟。周边山脚下分布着热水塘、老抗寨等几个村落。坝子中是傣族寨,只有几间草房。给我们的印象是,勐朗坝似乎还处于洪荒时代,亟待开发。

  我们便是这块土地的先驱开发者之一。我们历尽千辛万苦,翻越上千里的大山,把传递文明之火的通信线路连通到这里。

  记得当第一部电话机的铃声在拉祜山乡这块古老的土地上震响时,澜沧县党政机关办公室及职工宿舍,仅仅是几间简易茅草房,而一台十门磁石交换机及电话单机,便构成澜沧县邮电局,成为澜沧县向全国开放的长途电话、电报、邮政营业窗口平台。但有了通信线路,澜沧县经济建设的宏伟计划和矫健步伐便从此开端了。

  日月轮回,物换星移,勐朗坝这块神奇而厚重的土地,它历史的昨天与现实的今天在眼前交替。在这块土地上生存着的各民族后裔,他们不但在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息,休戚与共,而且用汗水、心血与智慧创造了这里的文明和辉煌业绩。原来荒凉的勐朗坝逐步显现出生机与活力,产生巨大魅力。人们通过山间茶马古道,用马帮、牛帮或用人工,把各种物资源源不断地从外地运进澜沧来。同时,四面八方的拓荒者不断汇集这里,商贾云集,促进商业兴起,而且矿业、建筑、电力、文教卫生、交通运输等行业队伍也相继涌入,县城建设出现热火朝天景象。澜沧驻军首当其冲,大兴土木,一栋栋干打垒营房不断涌现,成为县城一大亮点。而在各行业中,人民邮电先行,励精图治,奋发图强,努力为国防建设、边疆经济建设提供有力的服务。

  勐朗坝的几代建设者,坚持理想信念,坚韧向上,用钢铁般的意志开拓进取。他们舍得青春年华,挥汗耕耘,使这块土地得以荫泽,长出壮苗,结出金色硕果。今日澜沧县城,广厦林立,交通四通八达,商业兴旺,工农业蒸蒸日上,城镇及农村电气化飞速发展。勐朗县城的发展突飞猛进,日新月异,它是用我们双肩托起了一个现代化城市。

  六十年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三十年以来,澜沧电信事业在各级党委、政府的关心支持下,在上级主管部门的领导下,在本公司领导班子的带领下,努力践行科学发展观,与时俱进,开拓创新,奋力拼搏,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其通信设备,信息服务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取得令人瞩目的辉煌成就。通信为国防现代化服务,为工农业四化建设服务,为民生信息服务,不断开拓创先,勇攀高峰,已成为电信建设的主旋律。同时通信技术的发展实现了质的飞跃,设备不断更新改观,根本改变了过去粗放笨重的体力劳作状况。这些成就的取得,倾注了几代电信创业者的心血,他们代代传承,以自强不息、艰苦奋斗的精神,为边疆国防通信建设、地方经济建设、民生信息建设,以及为边疆民族团结、社会进步作出了重大贡献,在澜沧邮电通信史上谱写了光辉篇章。

边陲邮电抒怀

韶华跋涉赴边疆,心系澜沧电信行。

踏岭攀山银线架,走村串寨递邮忙。

山河依旧风流去,岁月难留鬓发霜。

半纪生涯居宝地,继承事业献儿郎。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