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一第二十七回: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 黄国忠:在高黎贡山的岁月

2018年06月20日 11时04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港

  改革开放40年——讲述·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第二十七回:在高黎贡山的岁月

  讲述者:黄国忠

  人物简介:黄国忠,四川省眉山市人,1935年生。1951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7年转业到邮电部门,1958年-1975年在贡山县邮电局工作,无线报务技术娴熟。后调往怒江邮电局工作直至1991年退休。

黄国忠

  我于1951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3年加入了共青团,1953年6月参加西南军区炮兵司令部在四川重庆举办的无线电报务队的学习。经过半年的学习,随部队换防到云南。1956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57年转业到邮电部门工作。

  在省邮电局经过了短期的培训后,1958年,省局领导动员要支援边疆。当时边疆电话不通,要靠无线电通信,我就主动报名,经过省局批准,我们四个共产党员被分配到怒江贡山县邮电局。上世纪50年代昆明到怒江交通十分不便,出发时搭乘邮车到了保山瓦窑,往前就没有公路了。我们就请了当地的马帮,10匹骡马,驮上电台和我们的行李,开始徒步向贡山进发。沿途我们和赶马人同吃同住,有时就住在崖洞,有时就住露天草坪。为了保护好电台,我们四个人还轮流在晚上要值班,守护电台。从福贡马吉到贡山这一段路程,道路非常危险,人走的路和马帮路分开。人要从江边过去,江边没有路,就用藤篾栓着两根树棒棒捆起来,从山上吊下来的,攀扶着石岩,一步一步地挪过去,下面就是滔滔的怒江水,稍不小心就会掉到怒江,非常危险。这段路攀扶石岩,人走用半个小时到对面,马却要翻山越岭绕四个多小时才能和人会合。走了十几天路程,脚都走肿了,到了晚上,烧点开水,用点热水来烫烫,热敷一下,第二天又走。开始也不习惯,怒江在4、5月份,江水哗啦哗啦响得相当大,吵得晚上睡不着,睡不好无法入睡,第二天照样还是要走。没有民房住,当地的农村房子都很简陋,没有办法借宿。有时住石洞、或者是一个石头崖子下面睡一下,一路都是住露天。就这样我们走了12天,才到了贡山。

整洁的纵横制自动机房

  贡山至福贡的长途线路是省局工程队1956年架设的。在架设长途线路的同时,沿江边的区乡农话也同时架设。福贡至贡山好几个区都是沿江边的,像贡山的三区、二区,福贡的马吉,这些农话都是那时架通的。这条长途线路是从碧江通到福贡和贡山的。碧江当时是州府,碧江的线路是从丽江通过兰坪过来的,第二年贡山丙中洛区,又进行农村电话架设,丙中洛区以后电话也就通了。

  当时贡山县城很小,没有商品市场,没有蔬菜卖,生活很艰苦。职工吃菜,都是自己在山坡上挖一点地、开一点荒地,自己种菜吃,买不到菜。县里都是政府机关单位,所谓机关单位,我数都数得出来,县委、县政府、粮食局、民族贸易公司,还有一个卫生院、公安局,气象站等就这几个单位。单位食堂用的柴,都是职工们用业余时间到山上砍、到江边捡来的。我们职工都还是义务防火员,只要广播里通知哪里着火,就要赶去灭火。

  当时县局只有两个话务员,一个报务员。上班人手少,我们基本上天天上班,没有星期天。电话是磁石电话,县局有一个30门的磁石电话交换机,在架了长途电话线路时,就把县里各个机关、区里各个机关的市话,也架通了。贡山1953年时只有一部电台,1956年以前全部通信就是靠这部电台的无线电联络。1956年通了有线电话以后,就有了幻线,才通了有线电报。贡山没有电,发电报都是用手摇机发电。由于县局人员少,当时的业务量也少,没有专职的手摇发电员,但无线会晤时间到了,就必须要和对方会晤,怎么办呢?我是多次地遇到这样的情况。想办法,左手摇机、右手发电报,和对方取得联络,进行工作。有时候,送报员,或其他的同志闲着,就请他一下。没有人的时候,就自己摇机、自己发电报。

  贡山有四个区,一区是丙中洛,二区是茨开,三区普拉底,四区是独龙江。

1994年3月六库程控电话卫星地球站开通

  1958年我们到贡山时随身携带着省局给我们的两部电台,我们分为两个台。到贡山以后,一台留在贡山,二台就进了独龙江。我当时留在县局,二台的两个同志,就进了独龙江了。这时的独龙江才成立了邮电所,才有了无线电报,有了电报通信,独龙江和县局建立了无线通信。贡山到独龙江,要翻越海拔4000多米的高黎贡山,地形十分险恶,一直没有有线通信线路。从1958年二台的两个同志进去了,独龙江一直都是靠无线电报,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好几年。一直到1966年,丽江地区邮电局拨了专款,并且派了两名技术人员,来到贡山架设县局到独龙江的通信线路。

  贡山县局到独龙江当时人走要走三天,没有公路,全部是步行。而且都是爬山,要穿越原始森林,那些大树,两三个人都围不住。当时贡山到独龙江的线路施工队伍是由贡山县局抽调一些人员、又请了一部份民工,组建了架线队。一边测量,一边就施工,我也参加了这个架线队。沿途都是一些羊肠小道,茂密地森林,而且要翻越高山,由于全体工程技术人员的艰苦努力,在大雪封山前架通了线路。

  施工的时候住帐篷,没有民房,没有人烟,自己做饭。还要打绑腿,防止蚂蝗侵袭。高黎贡山冬天下大雪,这个雪有多大呢?山上的电杆,到了下大雪的时候,电杆全部被大雪覆盖了,看不到山上有电杆,因为全部都是雪。大雪封山半年多的时间,吃的喝的就靠自己。1967年的时候,我进到独龙江去换了原来在里面工作了几年的同志,换他们到县局来,见到了冬天大雪的情况 。大雪封山的时间从头年的10月到第二年4月、5月,到来年5月这雪才能慢慢化得差不多了,线路维护人员才出来查修线路。5月份出来,山上的电杆,都还只是露出来一点电杆的尖尖,线路根本看不着。那次我是和区委书记一起出来的,是请民工在前面破雪,所谓破雪,就要把雪踩下去,原来是泡雪,要踩下去以后带路,我们后面跟起走。人踩下去,雪的深度都齐大腿深。所以到了大雪封山的时候,山上的电杆都被雪覆盖,线路就经常出故障,也没有办法查修,因为电杆都不见,连线路、铁线也不见,是没有办法查修的。虽然是线路架好了,但是到了冬天,大雪封山季节,线路出了障碍没有办法查修。电话线仍然保证不了通话,所以仍然需要我们无线电报来保持通信的畅通。

   我1958年到1975年都在贡山邮电局,在1958年下半年7、8月份,我曾一度负责过县邮电局的工作。在贡山共待了17年,到了1975年,把我调到怒江州邮电局电信科工作。

  当时怒江使用的是磁石电话。省局从保山给我们架了一条线路到怒江六库来,怒江长途线路就有两个出口,一个是通过兰坪就是丽江那边,另外一条是通过保山。这样就有两条长途线路进入怒江州了。当时,怒江州,到保山、到丽江,都开通了载波。

  当时贡山邮电局从电信来说,主要业务就是长途电话、电报。电报主要是支边的干部用得比较多,就是一些从内地进去的同志,逢年过节,给家里面汇点钱,通过电汇,发电报。电报汇款。电话主要是机关单位使用,包括县委、县政府、民族贸易公司,还有粮食局、公安局等都是单位的电话,私人根本没有打电话的。邮政业务主要就是人民群众使用,主要是函件、报刊。邮政投递和运输是靠人背马驮;电报的投递是个老同志,50多岁了,由他来送送电报。送电报就在机关单位附近,因为县城很小也不远,这个老同志有事时,报务员就自己送电报。又发电报、又送电报,就是这样子。贡山县邮电局人很少。全局有26个人。有邮电所的、还有一些护线的线务员、乡邮员、邮运员,县局就是7、8个人。人少到什么程度?银行、邮电局这些机关单位在一个大食堂吃饭,也就是11-12个人。

  说实在的,那个时候工作生活都是非常艰苦的。 所以说,州委怒党发(1989)10号文件规定,支边干部55岁就退休。所以我们就执行州委的文件,55岁就退了。州委说,你们五十年代进来的干部,太辛苦了,所以给你们提前休息。我从1958年到贡山,到1975年17年。后又到怒江邮电局工作,一直到了1991年共 33年的时间。

  从四川当兵来到云南,到了贡山这个边疆地区。我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当时的思想就是一切听从祖国的号召、响应党的号召,党叫我们去哪儿,我们就去那儿。哪里艰苦,就去那里,越艰苦,越光荣,一心一意的!我们到怒江的四个人都是共产党员,我们都是主动报名去的。一切都听从党安排的!就是我们当时的想法 。几十年过去了,我已是年过七旬的老人。回想以往的经历,真是百感万分。虽然艰辛,但是想到我曾经为云南、为怒江的通信事业作出过贡献,还是感到十分欣慰。我们这一代人的付出,换来了边疆通信的发展,为边疆与外界的联系架起了信息的桥梁,很好地服务了边疆人民。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