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一第三十回: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 张源光:通信网络是电信企业运行之本

2018年06月27日 12时34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港

  改革开放40年——讲述·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第三十回:通信网络是电信企业运行之本

  讲述者:张源光

  人物简介:张源光,籍贯四川省成都市。1958年学校毕业分配到云南省邮电管理局基建处工作。1971年至1982年在云南邮电六〇五厂工作。1983年至1988年任云南省邮电设计院副院长。1988年调云南省邮电管理局,先后在电信处、通信政务处、运行维护部担任副处长、处长、主任工程师。2000年1月退休。

张源光

  1958年我从学校毕业分配到了云南邮电管理局基建处。1959年昆明综合大楼土建完成,我参加了昆明综合大楼的设备安装,直到12月26日投产运行。昆明以前的4000门交换机就是在那个时候投产的。投产以后的继续安装载波设备,直到搬迁调测工作搞完,到了第二年的6月份,才撤出来。

  1971年我到了605厂。605厂主要是造电话机,在曲靖的山沟里面,在生产科、财务科、技术科都呆过,还当过两年的会计。1982年最后一批离开605厂,调省邮电设计院。1985年我任设计院副院长,1988年调省邮电管理局电信处任副处长,1990年任处长直到1997年。

  小同轴传输时期

  1983年我借调到电迁办,负责组织明线网络的迁改工程。当时贵阳到昆明要搞铁路电气化改造,对通信线路形成很大的影响,明线传输不能用了。当时邮电部决定采用小同轴传输方式。工程分三期贵阳到水城一期,昆明到宣威一期,宣威到水城一期。从立项到完工,前前后后差不多搞了十来年。这个期间光缆技术开始应用,光缆工程已经开始了。光缆大容量特点是小同轴不可能相比的。所以在光缆逐步扩大使用的情况下,小同轴的退网也成为必然。

抢修通信设施

  微波传输时期

  我们云南省内第一条微波,是滇南微波,路由是昆明-玉溪,开远、个旧,开远,文山。当时云南还有一些的战事,滇南微波就是靠战备资金搞起来的。以后全省干线传输开始推广数字微波方式,相继建成滇南二期、滇西一期,滇西二期,滇东北等数字微波工程,全省基本上组成了微波网。地球站也是在那段时间建起来的。当时云南的电路少,小同轴、微波,在那段时间贡献还是不小的,后来光缆上去了以后,微波才逐渐开始退网。

发信设备机房

  战备通信

  1964年北部湾事件发生以后,032工程确定建禄劝机务站。我负责勘察设计、设备安装工程。八月开始勘察设计,十一月土建完工,1965年一月完成设备安装,并投入了使用。时值春节前夕,人员陆续撤走,我一人守在站里,所以我开玩笑说我是第一任站长。直到春节前两天,楚雄局派人来接替我,历经五个月回到昆明。

  说起这段历史,那是1964年北部湾事件以后,云南全省实施三线建设,一搞就是三年,搞了很多的隐蔽工程。线路也好,机务站也好,都往郊外搬。线路都到山里面去了。机务站也搬到山里面去了,有的还进洞了。做这些工程的时候,我自己都参与,当时我在基建处搞勘察设计、搞安装501、 601、602等工程设计是我做的。把一个个机务站都搬郊外去了,我到电信处当处长后,把这些搬进山去的站又一个一个的搬出来,最后搬的是禄劝。

  当时禄劝是相当大的枢纽站,通往成都,昭通;贵州、湖南等方向的电路都从这里这边出去,编号为昆明1站,昆明2站是曲靖;昆明3站是玉溪;这些都是顺应当时形势而建设的,形势转变设备就闲着了。以后多少年,何去何从好几届领导都在思考,最后确定还是撤销禄劝机务站。当时我亲自去了禄劝,明确一定要安排好值班人员。

  当时还有一个战备办。主任是我兼,李汝奇任副主任。设一个监测台,配有汽车、电台等设备,还有5个专职人员负责无线监测工作,地点在红庙。当时我们每一个县有一个5瓦的电台,地区稍微大一点就是15瓦电台,他们定时会唔、频率、呼号、波长都是规定的,每天每个电台都要联络,我们在这边监测,24小时都有记录,这样即可管理无线联络的情况也可得知无线网络的运行情况。遇到有灾害状态,或者灾害苗头的时候,无线就是处于开机运行状态。后面更新了单边带设备,可以发电报,又可以对讲,全省网基本形成,这就是我们当时叫的应急通信,也叫战备通信。后面觉得这个手段不行,就在这个基础上更新和增加了汽车、交换设备、微波、海事卫星等设备。力求能够在突发事件时临时应急一下。

配线

  省邮电管理局电信处时期

  我是末代的电信处长。我之后就分了各个专业的部处,我很尊重我的前任,我把我前任的经验用手写下来研究。我是搞网络的。我在搞电信这几十年,紧抓住通信网络不放。不停的放弃熟悉的东西,去接触不熟悉的东西,在这个过程中,就会失去很多的东西,熟悉的在那个环境里面你是一个驾驭者,甚至是专家权威。但是在新的领域里面,你把它开发出来以后,你不一定就能够驾驭它,甚至你可能在里面就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但是这个过程必须有。如果你不做这个工作,通信网络它就不会前进!

  一开始搞模拟设备、模拟网络。到了九十年代,就是我当电信处长以后,我们就大量的推数字设备,不管是传输设备,交换设备也好,包括市电的电报的分组交换,还有其他方面,都往数字上推,认为只有这样网络才有前途。所以我对前人进行研究,看看他们比较熟悉哪些东西,不怎么熟悉什么东西,我们应该做一些什么,吸收前人的一些东西,吸取营养来培育自己。所以在抓网络方面,我不能说一辈子,就说在我的职业生涯中,就抓这个网络,不管是建设也好,勘察也好,设计也好,把网路从一个物理网变成一个业务网,就做这个,把它变成业务变成钱,把它拿回来。你再漂亮的网你必须把它交给用户,交给客户,把钞票拿回来,我们就要做这个事情。

  说到滇西光缆,当时省内二干昆明到下关这一段,称为滇西微波一期已经快接近尾声了,滇西二期工程是从下关开始一直到芒市、到瑞丽这一段还不知道哪一年可以投产。从当时的业务量来看,开放的瑞丽口岸业务流量相当大,只要你开一条电路,业务量马上就上来,可以说那个钞票就哗哗的就来了,所以我们很急于解决下关以西那一段。当时方案比较多,我们选择了技术比较超前,有一点经验的架空光缆方案。

  为什么说我们有经验呢,之前我们在玉溪搞了本地网的光缆工程。在1991年-至1992年,我们把玉溪本地网整个的明线改造成光缆,当时吴永权局长在那里当局长,我们电信处跟他合作,当时我们是带着技术,带着资金,带着方案去。玉溪整个自动网建立起来,但本地网的传输容量不行,针对玉溪传输网的改造方案省局一直在讨论。当时也提出很多的方案,其中也有明线方案,明线方案大家很熟悉,一提就是明线很传统、很熟悉、实施的风险小。当时我们电信处反对,我们反对就得到了很多人反对我们。我们把我们的理由讲清楚。当时搞光缆是没有多少谱,但我们有的经验;日本人给我们搞了昆明到安宁、海口的光缆传输。加拿大人给我们搞了,昆明到呈贡,宜良、路南光缆传输。当时国产光缆不成熟,国产光机更不成熟。当时我们瞄准国内的几个生产厂家,后来跟玉溪局商量,主要是跟吴永权局长商量。他还是有点担心,我说我们资金保证,这是一条,你出多少,我出多少;当时我们掌握了一定的三项(大修、新技术应用、更新改造)资金,可以投进去,进行改造来进行建设。后面谈成三七开,就是玉溪出七成,我们省局出三成,技术我们保证,我们就把邮电部515厂、514厂的技术人员请来,大概用了一年左右的时间,把全玉溪的光传输网建起来,丢掉了明线。

  正因为有了这个经验以后,我们才敢上滇西光缆。滇西光缆的方案就是在一次局长办公会议上定下来的。明确交给电信处实施。投资来源是我们出一半的钱,财务出另一半的钱,共投资两千多万。我们直接把三项资金拿出来上光缆。实施期间工期一再要求提前,不提前不行,规定了1993年7月15号必须完成,不到一年的时间,不完成免职。因为立了军令状,我们动员了沿途大理、保山、德宏的维护人员搞这个工程。其实搞工程还是很艰苦的,司维加当时是保山局的副局长,是施工第一线上的领导人,是怎么样施工的?怒江大峡谷,怒江坝子很热的,在怒江两岸,司维加亲自带着人去施工,身上的皮都脱了几层。当时的光缆路由是从拉猛走到龙陵,路是直上直下的,落差非常大,司维加带着施工队的弟兄们,就是架那个“飞线”,光缆拿来飞过去,架空光缆,架几百米飞过去,这些线务员还是厉害的,办法多,最终按时完成滇西光缆工程。从昆明到下关是数字微波,保山、芒市、畹町、瑞丽是光缆,全线一通,很振奋,电话也好打了。那个时候主要是话音通信,业务量不断上涨,业务收入也增长很快。就是那一年全省业务收入过十亿。

载波机

  当时一讲光缆就神秘,特别是日本人讲光缆,加拿大讲光缆,华人讲光缆都是比较神秘。光缆投入运行,维护必须跟上。刚开始的时候,不准去碰也不敢去碰光缆。不准怎么行,维护工作怎么做?非要有个突破。就搞光缆维护培训,拿出几公里的光缆来培训,令电信处的带头去做,把光缆那层神秘感给消除掉。后面我们一接触,就这么一回事,培训了很多维护人员,为日后的线路维护奠定了基础。

  那一段时间,外部条件很好,当时是政府很支持,就是各级政府都很支持通信建设,不管是地方建设也好,中央建设也好,都很支持的,这是外部条件。另外一个外部条件来看,电话普及率比较低,而且社会上把通信这一块捧到了很热的程度。到哪里办事情还是比较的顺畅的。再加上一些的引进的资金;当时有几笔大的贷款,加拿大的贷款,法国的贷款,还有西班牙贷款等等,作为我们来讲,就是把它聚集起来,建设我们的各种网络,把业务网做起来,把它变成一种业务收入。如果业务网做不起,那是没有用的。我这一大半生,就搞网络这件事情,就是怎么样把它组织好一点、效率高一点。

  我研究我的前任,发现前面的领导都很忙,忙得很,主要是忙着应付很多突发性事件。如哪里电缆又断了,哪里又救灾了,哪些又什么等等,这些事情都离不开电信处。我想我要在这三年里面干点什么事情?我得把自动网建起来,提高通信网络的稳定性,减少各种突发事件。电报搞了自动转报,长途电话是人工转接,压力非常大,自动网的建设刻不容缓。

  1990年6月上任后第二个月,在玉溪开了一个电信网络工作会议。这个工作会议的宗旨就是在云南省建立自动网。我认为如果你不给电信人员确立一个目标,用现在的话来说,具有前瞻性的目标,大家就只会瞎忙。你必须要知道围绕着自动网来忙。你所做的每一件事情,在你整个网路当中是一个什么位置,那么你应该做什么工作?你是不是在做自动网所需要的工作,你如果是搞自动网,我有技术,有资金给你。对此当时也有一些异议,我们一方面是说服、引导,另外一个就是用行政的办法来推这件事情。后面的工作就是你搞自动网会遇到很多的问题,如传输问题、交换问题、配套问题、终端问题等等全部问题都来了,有一个解决一个。这样目标一提出来以后,规划部门、计划部门、建设部门、物资供应部门都跟着这样的自动网来了,就好了。当时的意见为什么会强烈?就是因为80年代外地自动网碰到了困难,所以有些人就不赞同,我们说,问题会有,但自动网绝对是要搞,绝对是方向,这样搞才有前途。

  过了一两年以后,本地网的农市话问题比较突出,农话一块,市话一块,就在本地网里面,对自动网运行形成了一些制约。造成用户入网不顺,电话普及率提不高。怎么办? 1994年4月,我们在丽江开了第二次网络工作会议,这次会议内容是“扩大本地网,农市话合并。”这一提,又开锅了,因为农市话合并涉及的最大问题是体制。但我想这是方向,一定朝着这个方向走,否则自动网是不可能正常运行的,绝对没有错。实施最后证明,这样做是可行的、也是有效的,我们应当看到新技术对我们不仅仅是享受、提高、前进、有时也是有痛苦的。

  到1996年,全省光缆网已经基本形成了。光缆网形成以后,我们进行了很大的调整,就是明线退网,光缆投入运行。传输的数字网改造已经完成。交换程控化也基本完成。当时我曾和有识之士谈论第三次网络工作会议,但因工作变动未能实现。

  在担任省邮电管理局电信处长的这几年里,在我和我的同事们的共同努力下,在和其他兄弟部门通力合作配合中,将我们原有的人工通信网络进行改造、建设、调整。将其成为能够适应中国经济发展的全自动、智能化的通信网络,使它的技术水平与处理能力与其他先进国家相当,成为能够满足当代经济发展需要的业务网络、服务网络,我感到很欣慰。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