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一第三十一回: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 柴笙林:回忆

2018年06月29日 09时06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港

  改革开放40年——讲述·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第三十一回:回忆

  讲述者:柴笙林

  人物简介:柴笙林,1942年生,籍贯北京市。1966年毕业于北京邮电学院。1967年分配到云南省元江县邮电局工作。1972年到云南省邮电管理局工作,先后在电信处、通信行业管理处、电信经营服务部、云南省电信公司市场经营部任职,2002年退休。

柴笙林

  作为一名退休的老同志,我首先感谢你们为云南电信的发展史收集、整理、编辑、展出各个时期的历史资料、文物所付出的艰辛努力。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工作,它不仅展现了云南电信的过去、现在,还将教育、激励现在和将来的云南电信人发奋图强,更加努力工作,将云南电信打造成世界一流企业。

  我是1966年从北邮毕业分配到云南的。由于文革的原因,直到1967年底才报到。先是在元江县局工作了几年,办公室、长话、译电、邮件分拣、投递、线路架设、稻田农活都干过。1972年调到省局电信处。在省局、省公司工作了整整三十年。国际通信业务管理、电路调度与管理两项工作干的时间比较长,同时也兼管过长话、市话、电报等业务工作,参与了“七〇一”通信任务的完成。三十年来我目睹了云南电信从落后到发展到辉煌的历史过程。

60年代战备演练

  组建昆明国际台、国际电报组:

  1972年刚到省局报到,张凌云副局长就交代一个任务,配合昆明局抓紧筹建国际长途电话台、国际电报组,准备英国前首相希思到访的通信服务以及今后的外事通信任务。国际电报组的前身是重要报处理组,在历次外事通信尤其是外国记者通信服务中做了很多工作。而国际电话业务我省没有接触过,更不要说国际电话长途台了,完全是一张白纸,一切从零开始。我们采取走出去、请进来自我培养的方式组建我省的国际通信人员队伍。昆明局营业科的陈佩兰老师付出了很大的努力,陈老师教授国际台几位话务员业务英语会话,大家学习很有热情、很努力,班长赵晋兰同志随时提着盒式录音机学习英语的精神很感人,她还曾到水富、大理等地指导帮助当地局同志熟悉国际业务和用语,还在全省短训班上讲过课。我们自编营业窗口业务英语会话、国际话务员值机用语、国际邮电通信地理、涉外知识与规定以及请教邮电部电信总局、北京局、上海局同志编写国际长话、国际电报业务操作等。派昆明局周斌、栗世祥两位同志参加北京邮电学院英语短训班学习。全省举办了三十多期短训班和受邮电部委托举办了三届西南四省区国际通信中专班,先后派出了二十余名同志跟班实习。通过几年的努力在全省有三百多人次参加了国际话务、报务、用户电报、国际电报F—31格式、营业的培训,基本组建起了我省的国际业务人员队伍。1974年完成英国首相希思来访任务后的几年内,又先后承担了泰国总理、前总理、公主、越南总理、国防部长,老挝总理,法国总统,七十八个国家驻华武官及夫人访问团,一百多名外国驻京记者访问团来访的通信服务任务。其中属英国女王来访规模大、困难。要求要有访问现场、记者招待会、新闻采访等实况卫星转播。提供昆明到女王官邸、英国外交部等直通电话电路。英国携带的卫星地面站就架设在记者驻地昆明饭店。邮电部的王洪健、北京卫星地面站的刘际春两位同志前来指导工作。英国前首相来访时上海局派来三位同志。七五年泰国总理克立来访时随团记者较多,而且通信要求也多方面,象开放用户电报(telex)业务、国际直拨电话等。那几年之所以把每次外国元首、政府首脑、记者团来访当成重要外事通信任务甚至由主管外事工作的副省长亲自抓接待。邮电部电信总局还专门下发重要通信任务通知,七十八国武官来访时,省局还专门组织了由向光副处长挂帅、邮政、电信两处及线务总站、昆明局同志参加的工作组前往版纳局帮助指导工作,因为当时通信设备落后、手段单一,一有这样任务,其他工作就得暂时让一让,全力以赴,生怕出问题。在北京、上海等局的帮助指导下,通过我省自己的努力、实践,之后的若干次外事通信任务均由我省独立完成。英国女王等多国元首、政府首脑来访的通信保障任务的圆满完成,省局、昆明局及多名同志还受到了省政府的表彰。昆明国际长途台两次获得了全国红旗和优胜电路称号。昆明有了到上海国际台四条直达话路、到北京国际台两条直达话路。张玲、黄美娟、赵晋兰、夏嘉珠、杨丽冰、董桂英等成为我省第一批国际话务员,后来张玲调到翠湖宾馆去了,后来省邮电学校国际中专班毕业的小邱也到了国际台,赵晋兰任班长。当她们亲手接通每一个国际电话时,高兴得都合不上嘴。昆明局长话、电报、营业等科室还多次派员前往石林、西双版纳、水富、罗平等局帮助指导当地局工作。昆明局还淘汰了由黑龙江省局电信器材厂生产的准电子用户电报转报机并引进了瑞士生产的T203用户电报自动转报机。随着我国改革开放,我省已不止是石林、昆明、版纳对外开放,越来越多的地州市县对外开放,国际通信也随之有了越来越发展的局面。

70年代应急天线联络

  边境电路出口局:

  河口局是当时我省唯一的国际边境电路出口局,到越南老街有直达话路和报路。现在昆明已成为我国区域性国际电路出口局。那时,河口到越南老街的线路架设和话路、报路是根据曹茂先局长率团前往越南老街省与越方达成的协议开通的。北京到河内方向是备份,一直没开通。这就是为什么昆明至河口线路一直是邮电部一级干线的原因。崔如海局长曾率团出访越南河江省,与越方草签架设文山知河江的线路和开通电路的协议,但后来未能实施。

  我省电信援外项目:

  作为省政府对外援助项目,七十年代初,在省政府对外援助办公室指导下,我省二十一个地州市县局承担了向越南老街、河江、莱州三个省、泰国传递汛期我省四条河流水情电报任务,长达数年。除河口到老街有直达报路传递外,天宝、金水河两地是由我方人员与越方人员到口岸交接。

80年代无线电台野外演练

  引进国外成套设备现场通信:

  七十年代初我省还承担了云南天然气化工厂、鲁布革电站、昆明三聚磷酸钠厂、昆钢小连铸等引进国外设备现场通信任务。其中水富云天化、罗平的鲁布革水电站两个现场对外通信建设最为艰难。云天化现场有德国、美国、荷兰等国引进设备。云天化国外设备提供商首席代表美国人顿斯夫德夫妇在水富现场向省外办赵松毓处长喊着要往公司打电话、发电传,说他就象是关在鸟笼中的鸟,来云南前曾对云南通信落后有所闻,但一来到现场看到的情况比想象的更糟糕。而当时水富县(初建时称水富区)不要说对外通信了就连路、房子还没建起来,夏天很热,冬天又很冷。县邮电局是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办公,包括话务、报务、营业、线路、机务、无线机务、管理等人员都是临时抽调的,对外通信只有无线。通信服务由昆明局派人轮流值守。记得有一天顿斯夫德终于挂通了到德国的电话,高兴地在外宾招待所楼道上跳起来和夫人、儿子拥抱,看到此情况,我们心里很难受,有说不出来的滋味。鲁布革电站是建在云南罗平和贵州兴义交界的黄泥河上,由云南水电十四局承建。设备由国外引进,现场有很多外国技术人员。从指挥部所在地的羊洞脚经中寨到厂房所在的乃革数公里长的工程施工路。没有任何通信设施和邮电机构,一切从零开始。为尽快解决工程现场及对外通信问题,省局张敬九局长还专门在陆良县局召开了现场办公会,研究部署鲁布革电站通信服务保障方案,并要求尽快实施。

  出省电路紧张困扰我省通信发展:

  在从事电路调度与管理工作的几年,我尝到了位于西南边陲、国家通信网末梢的苦衷。在每年一次全国网调会上,要一条到北京、上海、广州、成都、重庆、南京等方向的直达话路比上天还难。当时国家建设资金紧缺,网络建设资金缺口大。虽然贵昆小同轴电缆、204微波相继开通增加了一些电路,但电路出口仍是老大难问题。记得五省六方会议之后,和志强省长陪同各省领导到瑞丽考察,各位领导无法及时与本省通话,急得跟热锅蚂蚁一样;一位农场印尼归国华侨向我们述说了他的苦衷,为了挂到印尼泗水的国际长途,从队里走到场部足足住了三天,电话一直没有挂通。中缅边境贸易很火的那几年,瑞丽局的局长为了要一条到昆明的直达话路,在省局足足等了两天;那几年如果某个单位或个人装了电话、开了国内、国际直拨,那是很时髦的,得靠关系、靠领导批条子,还要交电话初装费;那几年值守长途台的话务员很难,一个早班下来,不仅嗓子喊哑了,而且心情不好、烦躁,用户等着焦急,话务员也焦急,用户与话务员发生争吵那是常有的事。这些情况促使了省政府下决心引进外资和程控交换设备,彻底改变我省通信落后面貌。现在是今非昔比了,光缆上了,大通路开通了,长途台、电报、寻呼台都已退出历史舞台了,一个家庭有几部电话,手机、小灵通、互联网,运营商电话价格一降再降,越来越方便了。看到改革开放以来云南电信日新月异的通信技术,通信服务方式不断扩大和更新,用户不断受益,很高兴、很欣慰。

1988年TS局割接现场

  筹建通信行业管理处:

  1990年省局党组决定把我调出电信处组建行业管理处。什么是行业管理?工作任务、内容是什么?依据的法律、法规又是什么?我一无所知。上岗的第三天就接到邮电部通信司的通知,要求组织专用网年报统计工作,资料要在十五天内上报。当时就是我一个人,很难。幸好在通信学会的热心帮助下,很快召开了首次专用网工作会议,三十多个专用网单位六十余名同志参加了会议,经过努力按时上报了专用网年报统计资料。省局领导支持我的工作,给我鼓气,希望尽快把局面打开。行业管理工作初始时非常难,一张白纸,一切从零开始,而更难的是在当时那个特殊时期,邮电部、省邮电管理局政企合设的形势下开展工作。专用网单位、寻呼台、通信终端设备销售商甚至社会上都用怀疑眼光盯着你,看你如何行使职责,能否公平、公正地开展工作。而公众网内也有不少同志看着你,是否吃里扒外。我很感谢赵宁同志,在当时那样困难情况下,作为一个年轻人调入正在筹建中的行管处,面临那么多的困难没有动摇一直坚持下来,支持我逐渐把工作局面打开。我们于九一年起草了“关于加强我省通信行业管理工作的意见”,上报省政府,省政府很快就批转下发全省执行,工作迈出了可喜一步。之后两三年又陆续调来了一些同志,他们工作努力认真负责献计献策,使工作很快走上正轨,打开了局面。现在成立了工业和信息产业部、各省通信管理局,真正实现了政企分开,真正行使了行业管理政府职能,局面就大不一样了。

  时间长了,有些东西回忆不起来了,也可能有误,就谈这些吧。最后借大家之笔,祝愿云南电信前途似锦、成就更加辉煌!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