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一第三十二回: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 王杏娣:难忘边疆战备通信的时时刻刻

2018年07月02日 09时39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港

  改革开放40年——讲述·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第三十二回:难忘边疆战备通信的时时刻刻

  讲述者:王杏娣

  人物简介:王杏娣,1941年2月出生于江苏省江阴市。1963年南京邮电学院有线通信载波专业毕业,分配到云南弥勒县邮电局机务站工作。1969年调至河口县邮电局机务站。1972年5月,调开远市邮电局机务站。1991年任红河州邮电局副局长。1996年6月退休。

王杏娣近照

  1962年到1966年援越抗美时期,当时我在河口邮电局机务站工作,河口作为一线前沿,经常听到警报响,心里很害怕。那时候的局势非常艰险,河口与越南一河之隔,那条河在越南叫湄公河,原来河口的老公路都是靠着河边,后来发生战争以后就在离河边比较远的地方重修了一条路。当时河口属于战斗前线,我们机务站设在一幢法国式建筑里面,紧紧的挨着桥边,现在那幢房子还保存着,是前沿一线最接近越南的地方,当时部队警报一拉响,其他人都跑到防空洞,我们搞机务的必须要坚守岗位,警报一直在响,真的是很害怕,但不管怎么说,还是得坚守岗位,最怕的就是通信中心,所以我们都是保持高度紧张,随时保障部队的通信畅通。后来为了通信保障考虑,机务站从河口桥边搬到距离河口三公里处的埋藏(地名,音译),部队还专门派了一个警卫班给我们值班,那时候的生活很艰苦,全站有3-5个人,吃的东西要自己解决,我们还养了猪,每天要上山砍柴火做饭,生活完全自理。河口天气又热,机房里配了一台电风扇,但只能对着机器吹,要保证机器的散热。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下,我们坚守岗位,用越语和老街一直保持联系,依靠当时河口机务站吸纳的全州几个大学毕业生做技术保障,比较好的完成了整个抗美援越时期的通信保障工作。

县局话房

  1972年我调到开远。1979开始自卫反击,那时候条件也是十分艰苦,开远的机房原来在城里面,为了要打仗,在离城中心比较远的苗圃新建了机房,把长途台和机房站一起搬过去。那时候不管抗美援越也好、自卫反击也好,地方上的电路都为部队服务,开远在自卫反击之前,电路很少,自卫反击一打起来,12路载波一下子增加了很多,当时12路载波是比较先进的一种技术,就是为了打仗装起来的。我们整整六天六夜的搬迁设备、安装开通,一直没有睡觉,刚刚开通调测完一两个小时,马上仗就打起来了,时间十分紧张。在河口抗美援越的时候主要是安全问题,生活艰苦、天气又热,在开远自卫反击期间是精神高度紧张,所有电路都是供部队使用,很担心出问题,虽然开远不是主要阵地,但开远是个通信的重点转接枢纽部位,前线所有到蒙自、文山、昆明的长途电路都要经过开远转接,从通信上来说等于一个通信转接战,就像心脏部位,不管从军事还是通信上来说,都具有很重要的历史意义。在战争期间,我记得有一次,刚刚部队警报拉响,有一路到河内的电路不通了,刚好是我值班,很紧张呀,经过排查属于接地不好,很快就处理完了,当时真的是吓出一身大汗,那时候如果处理不好,电路中断,真的是要死人的事情。那段时间晚上值夜班,就是机务站一个人、长途台一个人,一共两个人,大部份都是女同志,为了隐蔽,机房和长途台所在的苗圃接近在山里面,四周全是大树,稍晚一点连人烟都看不见,值班的同志上班就住在里面,房子是木制结构,一边是人住的,隔成小单间,另一边是两大间机房。以前上夜班拆电子管,从晚上12点开始一直到第二天早上都拆不完,真是费命了,还经常搞测试,一夜到天亮,天天都有事情干,没得休息。

  回想起来,我们这一辈人,不管是生活条件工作环境都一直十分艰苦。但我们的工作却干得扎扎实实,生活得实实在在,我们曾经为云南通信事业奋斗过、奉献过,我们引以为豪。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