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一第三十三回: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 罗崇宇:统一协调配合 突破垂度难关

2018年07月04日 09时43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港

  改革开放40年——讲述·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第三十三回:统一协调配合 突破垂度难关

  讲述者:罗崇宇

  人物简介:罗崇宇,云南省建水县人,1942年生。1960年进入云南省邮电管理局基建处工作,长期从事长途通信线路的工程建设、维护和管理工作。参与了多项重要通信工程的建设,熟悉云南省长途明线路由。

罗崇宇

  1962年我由云南省机电安装技工学校分到省邮电管理局基建处。初到工程公司时新工程不多,大部分是长途明线大修整治工程,我在工程一队线条组工作(当时工程一队分杆路、线条两个组)。线条整治必须保持通信畅通,不出障碍,主要是调整线条垂度,也有个别的线位调整或更换线条,听师傅们议论,由于是集体手工操作,线条垂度要达到工程验收标准(既线与线之间垂度偏差不超过1.5公分,对与对之间不超过3公分),是相当困难的。

工程公司在施工

  1963年在昆明至安宁段长途明线整治工程中,为了使线条垂度过关,处领导派工程技术人员童福宜到施工现场指导,与施工人员共同研究突破线条垂度这个难关。地点在读书铺附近的杆路上,参加的人员有十多人。

  调整线条垂度,又俗称“耍龙”,顾名思义就有“龙头”,“龙尾”,而且要协调配合,负责松线、紧线,统一指挥的电杆即称“龙头杆”末尾,“耍龙”一般是10至15根电杆,每根电杆上均有一个职工操作,要完成一次后,按杆号以此类推,作下一轮。“耍龙”线条垂度根据线质、温度、杆距来确定,先调整好一对标准(一般以4.0铁线为标准线,因线经大,比较容易观测),然后顺序调整其它线对,在调整过程中,必须经常与标准线校对,使其垂度保持一致,如“龙头杆”发出指令调整第一对线的垂度,杆上的每一个职工都必须在第一对线上作业,而且要传话,线条是紧,是松或有其它事项,要从“龙尾”传到“龙头杆”,以便操作处理。在紧线或松线过程中,特别是站在角杆、台挡杆、吊挡杆上的职工要辅助紧线或松线,如果稍有怠慢,有可能将线挡拉歪,或发生其他事故。每要完一次“龙”,我们就相互检验,看垂度是否合格,找出不合格的原因,相互交换操作经验,悟出集体操作的规律,经过多次讨论,大家都认为要把线条垂度调整好,在杆上操作的每个职工 要做到六个字,那就是“统一、协调、配合”。就这样经过两三天,反反复复的实验,线条垂度就顺理成章地过关了。

换杆

  施工中除有线务站的随工检验外,我们又相继实行了三检制(自检、互检、专职检查),工序之间的互检制(如发现上工序质量不合格,下到工序不接手),每天的工作日记要交工程技术员审核,这些制度的执行使我们的工程有了很大的起色,在以后的施工中,大部分工程均评定为优良工程。

军民共建,直埋光缆

  看到今天我们电信事业飞速发展,从固定电话到移动电话,宽带网络到视频网络。从过去的铁线、铜线到今天的光缆通信。我们老一代邮电职工感到光荣而自豪,今天的通信发展,是我们这一代人艰苦创业打下的基础,。我们很感激省公司领导,为谱写云南电信百多年的历史发展史,给我们这个机会。叙述我们当年的艰辛工作和艰苦的生活。

明线终端杆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