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一第三十四回: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 钟跃彰:毕生年华献边疆

2018年07月06日 10时03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港

  改革开放40年——讲述·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第三十四回:毕生年华献边疆

  讲述者:钟跃彰

  人物简介:钟跃彰,生于1931年9月2日,福建武平人。1950年12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学习电报业务,毕业后分配到盈江县工作,1991年4月退休。

  我是福建武平县人,1950年12月初中还没有毕业就报名参加抗美援朝。到了福州以后,又分到四川的广阳坝,在那里学习政治。后又调到四川的广安,学习业务、学习电报。组织上原来打算是要我们去朝鲜,那时朝鲜已开始停战谈判,就没有去成。

  后来就把我们分到云南邮电部门。那个时候,有些人是不想到云南,经领导动员后,我们高兴地来到这块毕生年华奉献的地方。

  到云南后,在金马寺学习邮电业务。因为我是福建人,他们想叫我去畹町,当时畹町福建商人比较多。但到了保山邮电局以后,就被安排在保山邮电局工作。在保山邮电局工作了一年多后,1953年12月份又分我到盈江,当时叫莲山县,我们到莲山时,条件很差,也比较落后,房子都是茅草房。当时没有有线电话,只能靠无线来保障通信,一天要做三次无线电通信。那个时候邮电局人也少,只有一个局长,我是报务员,两个摇机员(手摇发电),一个会计。因那时没有市电,只能手摇发电机,供电报机发电报。

  有一次土匪要来打公安局,因为土匪头子被公安局抓起了。他们就要来救他,要来打我们,会计就听说,晚上要来打我们,什么地方都不敢在,他就钻到我们驾线的电线圈圈里面,因为当时的房子是篱笆房,不安全。

  五十年代初期,邮电主要为政府、政权服务,讲社会效益,不讲经济效益。政权、政府到哪里,我们邮电就服务到那里。当时县城与乡村的联系没有什么通信工具,如乡下要发电报必须拿到县城来发。后来有了单线的有线电话。到1954年,电话线架通了,莲山县由保山邮电局管,那个时候土匪很猖獗,主要集中在昔马、勐弄边界一带,来打乡邮员,抢机要邮件,乡邮员前后牺牲了4个。后来,乡邮员就2、3人结伴背着枪送邮件。1958年,莲山盈江合并为盈江县,邮电的人员就增加了,6、7个乡邮员跑一条邮路。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通信也得到了快速发展,线路的质量提高了,通话声音也大了,要打哪里马上就打通了。过去要打哪里很艰难,要打回家乡需要转接很多次,声音又小,打电话基本不敢想。与家乡的联系主要靠写信,当时电报很贵,一般不敢发,虽然我自己是报务员,但从来未用于发自己私人的电报。

  从1953年12月到盈江,我在边疆工作了40年,生活了一辈子,将自己毕生的年华献给了边疆邮电事业。在边疆邮电工作了一辈子,感受比较深的就是:我们邮电战线的员工政治思想觉悟很高,虽然送邮件被土匪打死了几个人,但大家没有退缩和惧怕,仍然坚持去送邮件。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