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一第四十三回: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 李洪亮:澜沧江上的飞线

2018年07月27日 08时17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港

  改革开放40年——讲述·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第四十三回:澜沧江上的飞线

  讲述者:李洪亮

  人物简介:李洪亮,1939年12月出生于大理州洱源县,1963年3月毕业于云南邮电学校长途电话专业,并于同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63年3月退伍到云南省邮电局基建处工作,1986年4月至1997年11月任大理州线务站站长,1997年12月退休。

李洪亮

  澜沧江上有一道飞线,有200米长,80米高,属大理线务站维护,地点在卓潘,它是沟通下关——保山长途电话线路的重要关口。此处江面较窄,而水流却平缓。飞线靠两侧公路较近,因而此地是架设飞线的最佳地点。江这边是大理,江那边是保山。那为什么要在江上架飞线呢?因为长途电话线路的施工,要按50米一档的交叉点节距架设,江里面又不能栽电杆,线路到达江边后就无法过去了。遇到这种地形环境,就得特殊处理,用飞线形式才能把下关——保山的通信联络沟通。

  飞线建于1973年5、6月份,那正是省电信局决定改造下关一一保山老长途线路的施工期间。担任该飞线架设的是基建处长线二队。他们技术高超,经验丰富,曾在金沙江、怒江上都架过飞线。这道飞线对他们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参加架设的人数并不多,江两边各有30多人。他们操作自如,井井有条。先在江两边各选一块空地,使它离江面的高度大体一样,对准直线定位,然后各设下一座井字杆,用加强铁担把井字杆联结成一个整体,装上工作站台,再装上附件,即三眼拉板、加强直角、套上隔电子等。准备用于做线对的终结。井字杆的两侧及顶头都打上双层拉线,将井字杆死死地固定,以抗飞线架起来后的拉力。这道工序完后,接着放了一条过江引线,准备用它来拉飞线。然后测出两座井字杆间的准确距离,按明线50米一个点的交叉程式,在地面上对各线对做浮空交叉,再把线一对,一对地拉过去,一对一对地挂在井字杆上。线对挂好后,开始正式紧线、调垂、调平,使一条担上的线对一致齐平,上下各台的线对与地面的高度要一样高,调好后就做终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由一个人戴着望远镜、拿着对讲机,统一调度和指挥的。整个现场一点都不乱,也不需要哪个人下水或划着船去作业。好像不费什么力气就把飞线架好了。特别指出的是,线料是选用美国造的4.Ocm铜包钢线,所以飞线架起来后,太阳一照,每一条线都闪闪发亮,就像江上飞起了一条彩虹,非常美丽和壮观。当地老百姓看着都无不惊叹和称奇。

 

  架设飞线时,我自始自终都在现场,所以给我的印象很深。回来后,我脑子里一直想着,这道飞线将来会发生问题吗?作为线路维护者会知道,线路在别个地方出问题,那比较好办,而如果飞线发生问题,那就难办了。

  1986年,我从昆明调回下关,第一句话就问线务站的人:“澜沧江上的飞线出过问题没有?”他们都说“没有”。我心里很欣慰。而且我还亲自跑去看了它。看到那两座井字杆高傲地站在那儿,整个飞线更像一条巨龙,飞越澜沧江,这就是说,从1973年至1986年,飞线是安然无恙的。

  但到1991年,下关——潞西要架设光缆。根据设计,光缆也必须要从飞线上过。我们利用两座井字杆架好了钢绞线,并把光缆也放过去了,而现在的问题是,必须用挂钩把光缆挂在钢绞上才能算通过,并且要每50公分挂一个,才能达到技术标准。在架明线时,没有人从这边飞到那边,而这一次,非得有人通过钢绞线,要从这边飞到那边,这是一个难题。所以我问工程队的人,谁愿意去挂这个挂钩?没有人回答,隔了一会,有一个人回答了,他说“我去”。那这个人是谁呢?他叫杨国全,个子不高,但脑子灵,身子轻,手也巧,胆子又大。平时工作也不错。他能勇敢出来承担此重任,使我万分感动。我叫工程队的人当好他的后勤,能配合的要配合,能当帮手时要当帮手。一定要完成这个任务。最后在一些人的协助下,他不慌不忙,沉着应战,他爬上钢绞线,打好保险带,稳稳坐在滑车上,在高悬险要的钢绞线上来回作业,终于把光缆挂上去了,而且很规整。待他下来后,我心里好像落了一块大石头,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我说:“我们的人终于从空中飞过澜沧江,而且没发生问题,这是我们线务站历史上的一个奇迹”。目前光缆已运行了十多年,在通信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