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一第四十五回: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 李万富:奋战在计费战线上的那些日子

2018年08月01日 09时25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港

  改革开放40年——讲述·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第四十五回:奋战在计费战线上的那些日子

  讲述者:李万富

  人物简介:李万富,1942年10月生于重庆市巴县,1959年9月在重庆邮电学院学习,1962年分配到云南省邮电局电信修配厂工作,1964年4月调到昆明市电信局任机务员、线务员,1982年3月起从事管理工作,2002年退休。

李万富

  市话计费变革

  在步进制、纵横制时期,市话计费不管话务量,按用户分类及按用户离局远近分级进行包月计费、收费。1979年前昆明市话交换机容量仅为4500门,到1985年末实占用户已发展到10806户,每月人工凭证通过银行划拨交费3364户,交现用户450户,年收费约400余万元。业务的不断增长,加重了计收费人员的工作量,职工们加班加点的计费写凭证,手指都打起了老茧。

  解放生产力,让职工们从繁重的人工方式中解脱出来,成为了当时工作的首要任务。1986年4月市话营业科向局里写了“关于市营业使用微机管理的请示”,5月16日请示得到了批准。当时微机技术刚刚兴起,用微机处理市话业务在国内还无样版,首次和邮科院人员合作。因诸多原因以失败告终。1987年引进了程控交换机,又一次看到了用微机进行计费的希望,局里花37万美元同时引进了一套计费设备。可在与洋专家进行交流时我发现这套计费设备的软件包无法进行汉化,而且也不适合昆明本地情况。我及时向局领导进行了情况反映,建议退回这套计费设备,与本地电子企业合作开发适合昆明本地情况的计费系统。局里采纳了我的建议,退掉了这套计费设备。为赶在程控交接机投产之前完成计费系统的研发工作,我们和南天科技的工程师们开始了研发攻坚战。为了确保研发系统的实用性,重新梳理了业务规范、计费规则、账务报表需求、出账需求,从业务角度对研发工作提出了切合实际的业务需求,1987年9月9日实现了微机计费。

市话线务员演练电缆接头

  计费系统成功投产后,昆电实现了包月制电话及中继线12648户、专线573对、无线电话52户、BB机143户以及代维、租管租杆用户的计费和在一张凭证上收费。同时也解决了3798户托收用户、322户现费用户的交费问题,当月应收费为686666.90元,计费准确率达到100%。

  1988到1990年期间通过不断探索,于1988年4月实现了市话业务的复计计次收费,结束了不管使用电话多少收费都一样的不公平收费;1989年3月实现了长话、市话、非话等业务的一张凭证收费,方便了用户;1990年1月实现了114微机查号,提高了查号准确率和及时率。

  依靠科技进步实现了市话计费的变革,解放了生产力,提高了劳动生产率,完成了业务不断发展的计收费任务。看着同志们从繁重的人工劳动中解脱出来,我感到由衷地高兴。

  解决计收费危机

  1994年无线电话、BP机划出另计收费,一号一户收费大大增加了业务成本和收费工作量,每个月的计次带要到玉溪局效验,存在严重的“跑、冒、滴、漏”现象。每天营业厅开门前门口就已经排起了交费长龙,用户投诉剧增。计费问题让干部职工非常辛苦也非常被动。在关键的时候,局领导让我扛起这个重担。经过20多天的认真思考,冒着失败的风险,我担起了抢救计费系统的重担。

  1995年4月调任账务中心主任后,我开始了夜以继日的调研工作。白天工作,晚上乘火车,用七天时间对贵阳、成都、重庆等城市的计费现状进行了实地了解。回到昆明后,与计费人员和原开发商进行沟通交流,找出问题,提出了解决方案。方案很快得到了省、市局的批准,要求原开发的小型机系统原班人员继续开发,同时新上的微机系统也要立即开发,哪个系统成功就用哪个系统。时间不等人,压力前所未有,我和新系统开发人员只能背水一战,开始了艰难的计费改造工作。

  1995年8月,新系统开发人员在郊外封闭开发,没有白天黑夜,技术问题、新老系统不兼容问题、数据倒换难问题……一个个被攻克。9月研发小组在老系统濒临瘫痪前完成了新系统研发工作,系统成功投产。惊心动魄的计费系统抢救工作圆满完成了,研发小组的同志们却掉了几斤肉,开发负责人讲没有你的组织指挥,我们肯定完成不了这样的任务,我们又高兴又幸运。期盼账务中心解决计费问题的干部职工松了口气,高兴地说:“我们的劳动成果不会再因为计费问题付之东流了”。

  新研发的计费系统增加了许多功能,取消了电话号作合同号,改变了交费关系的混乱局面,实现了窗口实时打印票据交费,结束了翻查帐单收费的历史,收费效率提高了2倍以上,营业窗口收费员王彬曾创过月收费11964笔,平均每笔30.4秒的佳绩。同时昆电也在全省各行业间率先实现了联网收费,收费点由原来的一个延伸到了马街、上庄等8个点,推出了储蓄交费、自助交费。实现了话费清单的一站式查询,推出了168语音查询、用户自助传真查询,解决了客户交费难、查询难的问题,营业厅门前的交费长龙消失了,客户满意率逐步回升。

  决战“九七工程”

  1995年4月邮电部部署各省必须在1997年完成 “九七工程”,“九七工程”有九个子系统,实现网络平台、资源共享,数据共享。该工程关系到改善服务,提高劳动生产力,提高综合效益,是一个浩大的工程。

  昆明市电信局于1996年成立了“九七工程”领导小组和办公室,1997年4月下文对领导小组办公室进行了调整,作了一些工作,可离真正启动差距还很大。省外有的局1992年就开始了准备工作,我们落后了3到5年。1997年10月昆电对组织机构进行了大调整,将计算机中心、线号管理中心、账务中心合并成立了业务调度管理中心,我任中心主任,既要维持原有的正常工作又要进行“九七”工程建设,我感到压力重重。在结束了省外的考察后,这压力就越显得沉重。有的局线号数据比我们好,可一上“九七”就失败。我们的线号数据远不如省外局,我们能上吗?但我们的计费数据比较好,这是上“九七”的好条件。在深思熟虑后,我们从机线资源管理薄弱的实际出发,破“九七”规范的集中管理,把线号清理、建资、使用、动态管理责权划归区局、县局,调动积极性,减少流程提高准确性,达到了分布实施集中管理的目的,这是昆电搞“九七”的秘密,电总后来称昆电在“九七工程”的建设此项工作比兄弟单位少用了一年时间。

  “九七工程”牵动了昆电人的心,从机关到基层部门的协同作战是前所未有的。他们为“九七工程”付出的太多太多。

  数据是基础, 45端局率先完成了线对资源的清查建资工作,1998年1月10日45局率先开通,第一张电子工单从受理——配线——配号——程控机房施工——测量施工——打单外施工——竣工回单仅用了两个小时,人工处理最快也要2到3天。仅用了半年时间就完成了全网开局,实现了工单电子化。1999年11月,“九七”库内共有主干线对153.4万对,配线130.5万对,交接箱1912个,分线盒78581个,西区局配线准确率高达94.6%,全网为89.59%,线对管理的难关被攻克了。

  计费系统是难度大、精度高、风险大的一个子系统,对“九七”计费系统经过三个月的检测验证,纠正了几十个差错,小到一分钱因函数设置不对的差错、收费员操作快了出错等出错原因都找出来给予解决,1998年6月28日平稳实现了现业局“九七”计费系统投产。

  现业局“九七”计费投产为郊县局计费进入“九七”打下了基础,增强了郊县上“九七”计费的信心和决心。郊县计费面临档案数据统一、资费标准统一、使用数据统一、收费网点设置等难题,需要一一加以解决才能投产,郊县局的难度大、工作量大、压力也很大。现业局在此时与各郊县局签订了责任书,下了军令状。上下一起奋力拼搏分批进行投产。9月28日昆明本地网全网计费投产划下了圆满句号。实现了向五十周年国庆献礼的誓言。

  1998年3月27日114子系统投产;1998年12月8日112子系统投产生;1999年8月10日号簿子系统投产。1997年10月——1999年9月,历时两年“九七”工程全面投产了。“九七工程”让昆电的管理上了一个台阶,是管理手段的变革和进步,改善了服务,提高了质量,提高了劳动生产率,提高了综合效益。

  经省局、电总检查认定:昆电的“九七”工程水平进入全国先进行列。起步晚、上得快,实现了后来者居上,真没想到。

  回顾四十年,经历了四清运动、文化大革命、拨乱反正、改革开放,见证了国力的增强,国际地位的提高,人民一天天富起来,经历了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变革。参与了电信的大发展、电信由摸拟通信向数字通信的跨越、实现了电话大普及的阶段。前二十年我在相关工种从事生产工作,起好了螺丝钉的作用,也学到了不少后来需要的知识。后二十年从事电信计收费业务管理工作,起到了骨干作用。

  回顾过去,感到欣慰的是,管理的几十亿业务收入,上千万业务数据、生产设备、运输工作是安全的,员工平安,完成任务出色。共事的部分员工相继进入了省市公司的干部岗位,挑起了电信业向前发展的重担。我为局站好了岗,作了应作的一点工作,感到欣慰,无怨无悔。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