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一第五十一回: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 崔绍章:微波通信回忆

2018年08月15日 09时55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港

  改革开放40年——讲述·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第五十一回:微波通信回忆

  讲述者:崔绍章

  讲述者:崔绍章,1971年5月参加工作,1971年8月至1972年6月在北京电信工程学院学习。从1972年起至2004年一直从事微波传输和管理工作。2004年退休。

崔绍章

  1971年的5月,宣威东山榕峰顶微波机房的土建工程刚刚竣工,我怀着对微波通信的憧憬,来到了东山顶微波站,成为我省第一代微波通信的一名员工。宣威微波站建在海拔2600多米的榕峰顶上,传说原来山顶有一棵大榕树,故名“榕峰顶”。人们常常爬到峰顶来观看日出。来到顶峰真让人有一种拔地通天,擎手捧日的感觉。我们就是在这座令人迷往的高山上燃起了青春的篝火,扎根高山,以站为家。

  我们有二十多个风华正茂的男女青年一起来到了高山上,开始实现我们的微波之梦。参加工作外出学习一个月后,就回到站上和西安503厂的师傅们一起参加了通信设备安装会战。在老师傅们带领指导下,经过一个多月的奋战,云南微波通信工程自宣威起,经曲靖、马龙、野茅山、昆明,全线共设5个站,安装600路微波机双向三个波道及一个公务波道,包括微波设备、铁塔天线、电力设备及各种配套设施,全部安装结束。1971年的7月1日,从北京到昆明的600路微波干线全面开通,“七一”建党节的那天晚上,毛主席的光辉形象从北京传到了昆明,从此云南人民看到了从北京传来的电视。我们大家一起欢呼雀跃,沉浸在一片喜悦之中。我们的工作就是维护好这些设备,我们的职责就是确保通信干线的稳定和畅通。不用扬鞭自奋蹄,我们在学习中进步,在实践中成长,以站为家,以设备为伴,开始了为微波通信事业奋斗的历程。

  我们平时除了认真搞好设备维护工作外,就抓紧时间努力学习。除参加有组织的外出学习培训外,就要全凭自觉抓紧时间看书学习,在书本中学,向他人学,在实践中学。“梅花香自苦寒来,宝剑锋从磨砺出”,只有勤奋好学的人才有可能成为技术骨干。搞维护工作就是要有很强的责任心和自觉性,对设备定时巡视,即时查看,如有故障即时检修,确保设备正常进行,电路稳定畅通。

  宣威微波通信站是云南微波通信干线的门户,承担着出省入滇的重要通信任务。一旦设备有问题,发生电路阻断,就将影响全省的通信。所以在我们心中总是有一种强烈的紧迫感和责任感,常备不懈,时时作好应急抢修的准备。除了按规定完成作业计划,搞好平时维护工作外,还必须对设备定期测试,设备的各项技术指标都达到要求,才能保证通信质量。设备的维护检修都是有时限的,由于是通信干线,无论是设备的月检、季检、半年和年检都只能夜间传真完后两点至五点内完成,特别是年检项目指标,规定该项指标每年只测试一次,由北京11站统一指挥,同样是只能在夜间规定的时间和时限完成。如果超过了时限,就会影响电路的正常开通。所以我们非常重视机会难得测试检修工作,总要提前做好测试仪表、备用器材等各项准备工作,确保项目指标测试能顺利完成。每逢碰到疑难问题,眼看时间就要到了,往往会急得直冒汗,生怕影响设备的恢复和畅通,总是尽心竭力,千方百计完成任务,按时抢通电路。

  微波站都是建在远离城镇和村庄的高山上,设备和生活用电都是要架专线通过高山沟壑送到山顶的。高压线路架通后,电力部门不愿接收维护,所以我们除了维护好站内的通信设备外,还要经常外出去维护检修高压线路。正常的维护检修我们都是在春季进行,要攀山突雾或顶冒烈日对高压线路进行逐杆检查,测试避雷接地电阻,更换不合格器件,确保供电线路正常。但是雷电冰雪往往与我们过不去,常常在雷鸣电闪倾盆大雨的时候高压线路会被雷电击断。为了即时恢复供电,必须冒雨外出检修。特别是在冬天,刚到十月气温很快就降得很低,即使有太阳也是同样感到寒冷。山顶上风特别大,吹得周围的灌木东摇西摆,呼呼的叫声,好像老虎在怒吼,像是要把整个山峰吹走。上下班时越往上爬风就越大。每当下雪和冰冻天气,刺骨的寒风扑面吹来,拼命地往衣服里钻,像要把人都给冻僵似的。宣威站从生活区到机房的471登走道台阶全被冰封起来,即使小心翼翼扶着拦杆走,也经常要被滑倒,我们只好用草绳绑在鞋子上,慢慢地拉着灌木树枝行走。这就是严寒和困难对微波人的磨练,正是由于这些诸多的磨练,使我们克服困难的脚步才会变得更加坚定和有力。

  1976年的冬天是令人难忘的,连续下了十几天的冰雪,使我们大丫口微波站的高压线变得越来越像大水壶那么粗,最后难以负重的高压线被冰雪连续压了十二档。为了即时抢通供电,我们迎寒冒雪前往组织抢修。除了在当地请部份民工和专业人员外,我们的员工全部参加。在抢修放工时,高山上风雪仍然下个不停,雪仗风势,风助雪威,越来越猛烈,凛冽的寒风灌进衣里,人们的鼻子和面颊被冻得通红,使人感到透骨奇寒。寒风和冰雪想征服我们,但是参加抢修人员没有一个怕冷怕累的,大家都以顽强的决心和毅力来御风抗寒,人人争先恐后,手抬肩杠,栽电杆,拉电线,饿了就啃个馒头,冷了就拼命干活。连中午都不休息,加班加点,参加施工人员没有一叫苦的。通过大家的奋力拼搏,终于用最短的时间抢通了供电线路,保证了设备的正常供电和通信畅通。

  微波人的工作和生活是艰辛的,常年住在高山上,不但工作和生活环境差,而且交通十分不便。公路都是新修的,在陡峭的山坡上之字型的山石路蜿蜒盘旋爬上山顶。当时微波站只有一辆130式的敞蓬汽车,汽车的任务是一保通信二保生活。员工在山上是每月集中下山休假四天,只有休假时才用汽车接送。平时员工如果有什么急事要下山,就只能靠自己步行往返。1973年夏天连日的暴雨,新修不久的上山公路多处发生了泥石流似的严重垮塌,一时不能修通,将近半年的时间汽车不能上山。山上所需的通信和生活物资要靠人揹肩扛运送上去。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要背着几十斤重的东西向上爬行,须要攀枝附岩才能前进,当感到特别累时,我们当年都是年青气盛,血气方刚的年青人,虽然汗流浃背,举步维艰,但是谁也不会叫一声苦,喊一声累。在半年多的时间里,设备所需的备品备件,生活所需的粮食蔬菜,全都是靠我们背上去的。

  抚今追昔,令人感慨万千。四十多年过去了,但始终没有忘记当年的微波通信工作。我在微波通信站工作了34年,当时的各项通信工作,至今仍然历历在目,感人事迹举不胜举,不管是当时的领导干部,还是普通工人,都对微波通信建设事业有着一种神圣的使命感,对从事微波通信工作有一种强烈的自豪感。我们深深地热爱祖国,更热爱微波通信事业,这种坚定的信念,成为我们取之不尽的源泉,用之不绝的动力。深深体会到人的生命在于奋斗,奋斗的微波通信工作历程,让一代微波人显示了人生真正的价值和意义,叫人永久难以忘怀。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