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一第五十三回: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 韩友光:忆云南微波和卫星通信建设历程

2018年08月20日 09时38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港

  改革开放40年——讲述·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第五十三回:忆云南微波和卫星通信建设历程

  讲述者:韩友光

  人物简介:韩友光,1943年9月14日生,籍贯浙江省宁波市,1961年11月参加工作,先后在昆明市邮电局、云南省邮电管理局、云南省微波总站、云南省电信局、移动局、应急通信局工作,长期从事电源、战备(应急)、无线、微波、卫星通信设备维护管理和建设工作。

韩友光

  1970年7月,昆明军区专门召开滇黔两省707战备会议,成立了204工程领导小组,组长:昆明军区副司令鲁瑞林,副组长:省军区参谋长阎有桢,成员有:昆明军区后勤部副部长左奎元、省军区副参谋长伍丰朝、省革计划组陶渭、省电电信局长军代表白玉(当时正值文革中期,邮电军管后分为省邮政局和省电信局)、省广播局军总代表李戈力、昆明警备区副司令李增富、昆明市革委副主任王希三。

  工程领导小组下设204工程办公室,负责工程的组织建设,白玉局长兼办公室主任。先于我到办公室工作的有军代表王玉森(昆明军区通信团)、蒋昇文(省军区通信处)、何德田、张中德、王明亮、毛连符(省广播局)、杨有光(供电局)钟庚华(省设计院)和省革委小车班的两名驾驶员、后来又有李笃生、普同陞、邬香珍、熊树臣、马应恭、李荣贵(驾驶员)、张自琉(驾驶员)等同志陆续到办公室工作。另外,还在微波站所在地相应成立了地(县)革委、人武部204办公室,负责微波站的水、电、路、机房和生活房的建设。

  204工程由邮电部郑州设计院设计。云南境内有宣威溶峰顶中继站、曲靖寥廓山分路站、马龙花园山中继站、昆明野茅山枢纽站、昆明五华山东大楼终端站五个干线微波站,微波线路长252.72公里。从战备考虑,寥廓山和野茅山微波站为半坑道式,另外还有澄江梁王山分路站、富民石板沟分路站两个支线微波站,以及溶峰顶、寥廓山、梁王山三个电视发射台。鉴于当时省产60路小微波质量未过关,石板沟站于1980年5月撤消,梁王山站也于1981年3月关闭,此是后话。

  1970年12月21日,由省军区阎参谋长、省电信局白局长和昆明军区通信部高怀玉副部长带领相关人员进行草测定点。1971年元月7日至23日,办公室和省电信局工程大队的派出人员,以及设计人员一道完成了微波线路的电测。军区首长明确指示,204工程既是一项微波、电视工程,又是一项平战结合的战备通信保密工程,平时为国民经济建设服务,让全省人民看到毛主席的光辉形象和当天中央的报纸,战时保证毛主席及各级党政军机关的指挥。此后,各地陆续开始了微波站、电视台发射的水、电、路、通信线和机房、生活房的建设。

  在工程建设期间,两级军区首长多次召开会议,认真听取工程进展情况的汇报,协调关系,调拨物资器材,及时解决工程施工出现的问题和困难,不时还到工地宣传动员,检查指导,为整个工程的顺利进行创造了条件。6月上旬,各站电、路、机房建设陆续完成,主要设备基本到位,邮电部西安二大队派出第五连二排共29名工程技术人员来滇装机。6月15日,在省邮电学校培训的118名学员和13名教员,以及省电信器材厂9人,分别下到各站参加设备安装实习。至7月1日试通了北京至昆明的电视。在二大队装机人员进行工作总结评比后,为了感谢装机人员的艰苦努力和辛勤工作,两级军区首长分别在昆明饭店和省军区接见并宴请了二大队全体装机人员。

  鉴于204工程已大部完成,需要有一个单位对该电路进行统一的管理和维护,按照总参(71)185号文件要求,经省革委会批准,1971年8月下旬,省电信局组建了云南省微波管理总站(后改为云南省微波总站),由省军区民族支队二支队王秀理临时负责,总站下设行政、政工、财供、通信科和组巡大队,对各微波站进行领导管理。

  虽说204电路1971年7月1日已经试通,但由于设备质量差、又不配套,电路不稳定。为此,按中央首长指示,总参通信部和电信总局在郑州召开了718微波整治会议,要求对全国在建的4000公里微波线路进行全面整治,以保证国庆节节目的传送。接着电信总局成立了微波整治办公室,负责全国的微波整治工作。西安二大队五连二排仍负责204电路的整治,省电信局工程大队派徐滇生、马延凯、郑建德、赵鹤、杨乘模、罗汝本、赵洪清、李开煜、赵鹏飞、杨正美等同志参加,于8月25日开始,对全部设备逐一进行测试调整,更换部分元器件,9月27日整治结束,并按领导小组要求,在国庆22周年时,中央电视台的节目由北京经河北、山西、陕西、四川、贵州等五省传到昆明,云南电视台进行了转播(电视伴音由有线电路保证)。国庆过后,因电路仍不稳定,故未交付使用。

  本来204干线只有5个站,领导小组首长多争取了145和1441两个省内站,目的是为了省内微波的发展。建1441站是想解决昆明到玉溪、个旧和思茅的问题,而建145站则是要解决昆明到禄劝、元谋、楚雄、永仁至四川的迂回绕转。1972年10月省电信局党委曾经研究确定,要搞省内221微波工程建设,204办公室除了继续负责工程收尾外,要承担211工程的建设。后因省内资金和设备制造的困难,两条省内微波支线的建设未能实施。此后,204工程办公室继续负责工程收尾,并逐步向微波管理总站和省广播局移交,工程总投资近700万元。

  1973年6月,各级204办公室陆续撤消,微波站和电视台分别交由电信和广播部门领导管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有的回到了原单位,有的另行安排工作,我到了省局电信处。处领导安排我管电源设备维护,后又协助陈富华同志管微波设备维护。

  1974年3月13日,邮电部在南宁召开了全国微波干线整治工作会议,决定将渝筑昆微波干线设备全部返厂整治配套。10月,返厂整治设备安装调试后,电路质量明显提高,电视图像及伴音信号稳定清晰,12月又安装了960路晶体管微波电话架。1975年8月1日,204微波电路正式投产使用。

  1976年以后,204微波电路除担负中央电视台节目传送外,又陆续开通了报纸传真、中央广播电台宽带广播、云南电视台节目回传以及电报、数据、长途电话等业务。

  204微波工程开工建设的时候,正值冬季,微波站又都建于高山之巅,除曲靖寥廓山、马龙花园山、富民石板沟海拔低一些外,其他三个站都是海拔2500米以上寸草不生的石灰岩山头。在这样的环境下建站,不要说现在都很困难,更何况是在“文革”的那个年代。那时,粮油有定量,肉食肥皂要凭票,出差省外全国粮票,出差省内地方粮票,进北京也还要省革委介绍信。水泥、钢筋、木材、砖瓦、油毛毡等基建材料;发电机、变压器、抽水泵、电力线等机电产品全要指标,火车运输要有车皮计划,公路运输要有交通运输计划,汽油、柴油就更不用说了。办公室整天就为计划、指标、物资调配伤脑筋,好在有省革委、省军区首长的关照和有关部门的密切配合,我们的压力就减轻了许多。说到首长的关照,我记得有一天上午,办公室要派人到邮电部催货,需要省革委的进京介绍信,而开介绍信必须有革委会领导的签字,于是我跑到省委礼堂找鲁副司令员,当时他正在做报告,他的秘书问明我的来意后,立刻把我的报告送进去,不到一分钟,秘书出来,“同意。鲁瑞林”几个铅笔字就映到了我的眼帘。我当时想,大官办事还真是痛快!

  要建站首先得修路。如宣威站,他们发动群众,大打人民战争。溶峰顶上寒风咧咧,白雪皑皑,在零下九度的气温下,每天出动六、七千人,早上七点开工,饮水全靠牛车拉运,石灰就地取材自己烧,七天就抢通了十几公里的毛路。其他站也一样,都把工程当政治任务完成,为的是迎接中国共产党建党五十周年,尽早让全省人民看到毛主席的光辉形象,听到毛主席的声音。

  204工程能在短短半年多的时间里就基本具备装机条件,全靠参加建设的贫下中农们自带口粮,吃在山上,住在工棚,顶风冒雪,用人背、马驮、肩扛,把整个工程所用的那一根根电杆、一袋袋水泥、一捆捆钢筋、一片片砖瓦、一车车沙石、一箱箱设备运上山头,每天却只能得到几角钱的补贴,这在今天简直难以想象,也无人相信,但这确是事实。

  204工程是一项战备工程,一切都从战备着眼,微波站生活区的建设也不例外。所以,每个站的机房离生活区都有相当的距离,而且不能修路,只有简易便道。像宣威、澄江、昆明野茅山微波站的机房与生活区,其高差都在三、四十米以上,冬季冰凌路滑,稍有不慎即出问题。职工按半军事化管理,城里没有职工宿舍,吃住都在山上,每月轮换回家休息一次。他们平时除了值守机房外,还在山上开荒放羊,养猪种菜,籍以改善生活。

  1972年7月,省革委办事组房管组在五华山东大楼划给总站办公房屋9间(计428.5平米),并拨给五华山下大梅园巷空地一块建盖昆明站870平米职工宿舍(1993年12月省府补偿158万元拆迁)。此后几年,宣威、曲靖、马龙微波站在城内陆续都建盖了职工宿舍,职工的生活问题才基本得到了解决。

  1997年3月,省局进行机构调整,我奉调回省局任移动局副局长兼应急通信局局长,离开了战斗多年的微波和卫星建设管理岗位。几十年来,微波站的职工奋战在荒凉的高山上,默默地担负着历史赋予的光荣使命,当年的妙龄少女、俊俏小伙如今已过天命之年,有的已经退休,有的已经故去。而今,微波站已成为历史,但微波职工美好的青春年华,辛勤的汗水和足迹却永远载入了云南电信的史册,令人没齿难忘。当然,人们也不该忘记当年那些曾经领导和组织建设省内第一条微波干线的首长和领导们,他们虽然早已驾鹤西去,但他们为此而付出的心血和留下的足迹也应载入云南电信的史册。他们毕竟是先导者。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