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一第五十四回: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 马骏文:我与昆明电信走过的历程

2018年08月22日 13时16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港

  改革开放40年——讲述·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第五十四回:我与昆明电信走过的历程

  讲述者:马骏文

  人物简介:马骏文,1954年2月出生于昆明,1969年由昆明市第17中学分配到昆明市电信局,1977年在南京邮电学院就读,1990年4月走上领导岗位,1992年获“云南省劳动模范”称号。

  我人生工作的第一步踏入了军管时的昆明电信

  1969年12月我进入昆明市电信局。和我一同招来的有201人,最小的只有13岁,最大的也只有16岁。我们这201人组成了一个学工连,施行班、排、连编制,军代表直接管理学工连。每天早上哨声一响,集体出操过上了军事化管理的生活。

  记得在学工连,有三个月的时间一直字挖电缆沟,从邮电大楼测量台的出口开始到绕翠湖的武成路一带。我们学工连的娃娃兵们以班为作业单位,任务分到个人,按进度进行比赛、插小红旗。每天早上扛着铁铲、竹筐、十字镐等工具,嘴里唱着革命歌曲,雄赳赳气昂昂地出工,日落时唱着《打靶归来》收工。因为年龄小,从未干过这样的劳动,许多人的手上都磨起了泡,有的还受了伤,但谁也不愿意自己的班落后,个个充满了干劲,个个争着当第一,荣誉感很强。为了得到更好的劳动成绩,每天出工回来还要召开班会,总结经验,找出问题,商讨如何配合,提高劳动进度。每天过得十分充实。

  学工连是我步入社会后所上的第一堂课。军事化的教育和管理对于我,乃至我们1969年这批人的人生观、价值观影响很大,使我们具备了始终保持努力学习、勤奋工作,干起工作不怕苦、不怕累,敢于负责的精神。

  三个月的学工连结束后,我们被分配到不同的科室,开始学徒生活。我被分到了市话自动机房当学徒。当时昆明只有邮电大楼4000门步进制和马街500门步进制。对于我们这些连中学都没毕业的中学生来说,要想掌握这门专业技术完全得益于当时采取的师徒合同制。每个学徒有三年向师傅学习的时间规定,三年之后就出师,从学徒转正,能够独立工作。最让我难忘的是,当时的师傅非常尽心尽责。师傅们从如何看电路图、如何走通一条电路开始讲解,手把手教我们如何调整机械控制点,如何查修障碍点。由于我们没有任何电工基础,朱连生师傅就把我们集中起来,从欧姆定律开始讲起,一点点帮我们补充电工知识。期间,经常会组织考试,并且公布成绩。徒弟考得好,师傅会觉得很有面子。在那特殊的年代,完全靠这种传、帮、带的学习方式,靠师傅的尽心尽责,徒弟的刻苦努力,才使得我们201个学徒在业务等方面得到快速成长,顺利出师转正。

  从1966年文革开始,到1977年恢复高考制度,这十多年间,全靠69年、71年和返城知青这三批人把昆明电信的业务发展传承下来,这不得不说是昆明电信历史上的奇迹。这三批人中很多成了技术骨干,在他们身上拥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工作不计得失,肯吃苦、负责任。

  我赶上了电信业技术更新和业务快速发展的时代

  我从事市话机械专业以来,亲历了步进制、纵横制、程控交换三个发展阶段。我作为一名自动机房的机务员,1974年有幸被推荐到南京邮电学院学习了四年。1978年毕业后,我回到了自动机房,当时我国一些发达省份已经使用纵横制长途交换,像北京长话大楼已经使用了纵横制的长途交换,包括市话交换也实现了纵横制。我有幸成为了站到云南省邮电学校的讲台上讲解纵横制交换技术的电信员工。1978年,昆明市在七分局和八分局先后拆除了步进制,各安装了2000门的纵横制交换机。

  随着通信技术的发展,程控交换技术的出现,昆明市的交换网络也面临着再一次的更新换代。我和一批正规学校毕业的大学生共20多人到北京邮电学院学习程控交换技术。我非常珍惜本次培训机会,加之和新毕业的年轻人一起学习,倍感压力之大。我每天过着教室-宿舍-食堂三点一线的生活,克服家庭、年龄等困难,在学好交换技术的同时,刻苦补习英文,提高英文的读写水平,最后结业考试时,我取得了较好的成绩。1988年我加入到程控上线工作中,参加了昆明市电信局程控引进的技术规范编写,负责和日本人的设备引进谈判等工作。这期间对我的锻炼是最大的,也是我用所学知识回报企业最好的时机。每次程控扩容、技术维护、工程建设、技术管理等工作,只要是公司安排的我都会尽力去做,而且要做好。

  改革开放后,人们对通信技术的需求量非常大。为了迅速提升通信能力,电信主管部门决定引进国外设备,用市场换设备,快速提升通信技术和能力。当时机械设备的扩容,远远赶不上人们对通信业务的需求。最为明显的是“装机难”现象。为此,我和一些技术人员共同研究是否能把步进制退网后的接口利用起来,把中继电路改造成用户电路,实现扩容。当时日本人已经掌握了该项技术,但不愿对我们提供。我们参加过培训的一批人员,个个都心怀回报公司的心情,有很强的责任心和事业心,决心靠自己的能力掌握该项技术,于是我们只能在现有的资料中查找技术改造的方法,最终拿出了改造方案,上报公司批准后,在313分局成功解决了扩容问题。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装机难的现象。

  1999年,世界园艺博览会在昆明召开。我作为分管维护工作的副局长,世博会的通信保障工作成了自然成了我的重中之重。面对突然增多的来自世界各国的国际友人,能否满足他们的通信需求,是对昆明市通信能力的检验,也是对中国通信水平的一次检验。网络优化显得尤为重要。为此我提出在不影响中继能力的情况下,将冗余中继接到移动基站上,以提高基站稳定率,降低掉话率。当时该建议在讨论中引起了极大的争论和争执,最后,我站在全局考虑的角度,坚持了该建议,事实证明非常有效。

  在世博通信保障中,凡中央政治局委员所到之处,只要停留30分钟以上就必须提供“红机”保障。因此,所有领导人入住的宾馆、酒店的中继线、线路、设备接口、总机号等都要做到一一检查,并且安排专人保障、专人守候。红机线路更是重点保障,容不得丝毫闪失。

  记得世博会开幕式结束的当天下午,江总书记到石林去。我就随同移动保障车下到了石林,进行重点通信保障,整整在移动车内呆了一个下午。当世博会开幕式通信保障圆满结束,大家开庆功宴,吴永权局长打电话给我时,我还守候在石林移动通信保障车上。尽管我不在庆功宴的现场,但是我心里十分的欣慰,昆明电信能够圆满地完成世博会的通信保障任务。

  从步进制、纵横制、程控电话、无线市话等技术变革时代一路走来,是我感受最深的就是学习,终身学习,否则就会被时代淘汰。电信业的技术发展日新月异,电信人再也没有“一门技术吃一辈子”的日子。不学习就跟不上技术的变革,就会面临着转岗、下岗,因此,我从未放弃过对业务的学习,对新技术的探索。在吴永权局长提出的“97打基础,98迈大步,99上台阶”的三年奋斗目标过程中,正是昆明电信大发展的时期。当时搞活机线、快速响应市场需求,设备尽量留一定的冗余量。业务快速发展的同时,我们的管理也面临着全方位的提升。

  1996年,我组织参与了昆明分公司的“九七工程”。“九七工程”是对昆明市所有机线设备资源的一次大调查,是昆明分公司实现现代化企业管理的起点,是昆明电信从计划经济时代的人工作坊形式的彻底改变。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公司动员组织了整个机线、业务系统、设备厂商将所有的机、线、号码资源、用户地址、业务属性等元素输入到了计算机内。历时近两年的浩大工程从此改写了昆明电信的业务流程模式,昆明电信从此实现了计算机管理的业务受理流程。当然,这期间发生了许多的感人事件。

  “九七工程”解决了装机难的问题,如何解决修机难的问题呢?当时用户拨打局号112后,如果无人修理,是无法监督的。为了实现全网一个112,实行统一监督管理,我提出利用126退网的接口改造成112技术改造的想法,由沈江明牵头组织计算机人员进行技术改造。实现了全网统一112受理障碍后,自动分解到测量台,实现了对修机时限的监督,从很大程度上缓解了修机难的现象。直到公司引进了新的112管理系统上线后,公司彻底解决了修机难。

  这些都是在昆明电信大发展时期,我最难忘的、参与技术方面的一些工作。在我的职业生涯中能够赶上公司大发展的时代是我的荣幸。这期间,公司给予我许多培训的机会,使我得到了成长,同时我也有机会利用我所学到的知识回报了公司,这是我最欣慰的。

  我亲历了电信改革的阵痛和市场竞争的洗礼

  1996年底昆明电信收回郊县电信业务,统一成一张按照昆明地区行政区域划分的包含四区八县一市的本地网,紧接着寻呼剥离、移动分离、主辅主副分离、公司上市、中国电信南北划分等一系列的改革。从管理人员到普通员工,一时都很难适应。曾经同甘共苦的同时,一夜之间变成两家单位的竞争对手。对中国电信多年的感情使得许多人不愿离开中国电信,不能理解和适应改革的现状。

  2002年昆明电信成为中国电信本地网BPR业务流程重组的试点单位。机构改革了,流程体系变了,考核体系变了,客户区域管理变成了客户群划分管理,考核指标落到了个人,奖金分配制度也变了,铁饭碗被彻底打破了,狼真的来了!企业和员工都深深感到了改革的阵痛。企业的痛是没有具有竞争优势的业务(当时只有固定电话和小灵通,宽带技术还不十分成熟),完全处于竞争劣势,还没有学会如何去面对竞争,就已经失去了市场份额;员工的痛是面对严格的考核制度和新的业务流程,付出很多艰辛的努力,收入分配差距很大,收入压力导致士气低落。

  BPR进入后期,由我接手管理公司,我被任命为公司总经理。面对此状,我当时感到非常艰难。公司和员工共同经历过BPR的洗礼后,可以说是有得有失。得到的是:我们掌握了很多市场竞争的方法,培养了一支具有现代化管理理念和管理方法的人才队伍;锻炼了许多善于竞争的团队;学会了通过客户群划分来管理团队。这使企业真正实现了转型,从一个官本位、等着客户上门的垄断性企业变成了一个面向市场,“以市场为导向、以客户为中心、以效益为目标”的现代化企业。财务管理走向了精细化管理,建设投资严格按照投入产出走精细化管理。失去的是:在经历改革的初期,我们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在探索竞争和发展中,流失了一些市场,花了成本又流失了客户。在分配体系中,原来是按照工龄长短来拿工资,而如今是按照岗位和绩效来拿工资,造成了老员工工资低于年轻的高岗位员工的状况,对于老同志来说是吃亏的。但绩效工资的推行使得员工转变了观念,明白了只有通过付出更多才能得到更多的回报,使员工彻底打消了拿铁饭碗的思想。总的来说,我个人认为改革的利大于失,我们的理念和方法走向了现代化管理的理念和方法,改革的阵痛使我们积累了经验和教训。

  对于我个人而言,回顾四十余年的职业生涯,尽管我已经尽心尽力去做了,但我还是留下了许多遗憾。我只能说,在改革的时代浪潮中,作为一个电信人,个人的得失、荣辱算不了什么,关键是企业的未来和发展。只要能为企业的长久发展做一点事,还是值得的。

  回顾我的整个职业历程,是和企业发展一路风雨走过的历程,我无愧无悔,有的只是对企业多年来对我培养的感谢!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