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一第五十六回: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 刘乾坤:平凡的革命之路

2018年08月27日 09时41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港

  改革开放40年——讲述·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第五十六回:平凡的革命之路

  讲述者: 刘乾坤

  人物简介: 刘乾坤,1932年5月生,1945年参加工作,1953年在重庆公安学校学习,1954年起在保山地区邮电局工作,1992年离休。

刘乾坤照片

  我是陕西大荔县人,1932年5月出生。我的干哥哥王志清,是西安地下党。1943年3月8日,他把我带到了延安,我就走上了革命之路。

  刚参加革命的时候,我在359旅。当时为了方便军民生活,359旅在延安开了个商店,我就在商店当通信员。在叶挺追悼会上我还远远地见过毛主席。后来胡宗南进攻延安时,我们编入陕甘宁边区保卫处警卫连和黄龙军分区保卫处警卫连,当时是两块牌子,一套人马。保卫处处长是于桑,我给他当警卫员。那时候苦啊,从延安撤退时,有时候两三天吃不上一顿饭,有也是小米稀饭。因为年纪小,有时候实在走不动了,就拽着马尾巴走。

  后来于桑调西北公安部、西南公安部时,我都是给他当警卫员,一直到1953年。1953年我到重庆瓷器口的公安学校学习,因为“三反五反”,我学了一年,1954年就被分到云南公安厅,由公安厅又分到省邮电管理局保卫处,再由省局保卫处分到保山保卫股。我记得当时我们有三个人到保山,一个是张博希(音),一个是刘保户(音)。

  在保山期间,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有两个,一个是1971年,去老挝修路架桥。云南组织一个团,保山组织一个营,当时是军队干部和地方干部混合组成领导班子。我记得我们营营长、教导员都是部队的,副教导员是当时保山地区组织部副部长李生和(音),我是副营长,在老挝在了三年,一直待到1974年。

  第二个是在线务站时搞线路普查。当时都是明线杆路,从保山到腾冲要走4、5天,从保山到临沧要走近10天,这两条线路我都走过。当时也没有什么车辆,只有一辆偏三轮,还只能是抢修线路时才能使用,只有到昌宁时骑过骡子、毛驴。

  1974年回来时邮电合并,组织上征求我意见后派我到线务站当站长,一直到1981年,邮政科和电信科合并成现业科后,我又被派去当科长,干到88年,后来被调到审计科到科长,直到1993年退休。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