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一第五十七回: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 孙文龙:我的援藏之旅

2018年08月29日 09时50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港

  改革开放40年——讲述·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第五十七回:我的援藏之旅

  讲述者:孙文龙

  人物简介:孙文龙,1941年12月生,云南保山人,1959年6月参加工作,1962年毕业于云南省邮电学校,1962年至1979年在四川甘孜州雅江县工作,1979年起在保山地区邮电局工作,2001年12月退休。

孙文龙照片

  进藏

  我于1962年毕业于省邮电学校,分到省邮电管理局电信科后,被省管局派到曲靖实习装机两个月,原拟实习期满后分配到临沧。正在曲靖实习期间,省管局干部处把我召回,当时王志秋老处长对我说,由于中印边境冲突,国家决定修建一条北京-成都-拉萨的国防干线,周总理要求邮电部在一年内建成。邮电部要从全国三大安装公司抽调100人进行培训,你在学校当过班长、团支书,也是昆明的三好学生,组织上决定派你去参加培训。我答应了。

  当时成昆线尚未修通,于是我们辗转千里,先从昆明到贵阳,从贵阳到重庆,再从重庆到成都。记得培训班开班时,成都军区司令员还来发表讲话,在摸底考试中,我因成绩好,被指定为班长。培训结束后,我们便随部队进到甘孜藏区。刚进藏区时,我记得藏民们不让通过,还是通过民族干部的协调我们才顺利通过,当地领导还要求沿线各地必须无条件支持干线建设,为此还逮捕了一些阻挠干线建设的人员。靠着长征时的一些老干部出面协调,建设的同志也不分白天黑夜的干活,包括盖房、装机等工作,一年内这条干线就全部开通了。当时开通后,周总理和拉萨军区通话后,还特意委托成都、西藏军区向沿途各站的地方、军队的同志问好,消息传来,大家欢呼雀跃。

  记得建设这条干线时,生活相当艰苦,好多同志吃不惯酥油、糌粑,地方上的同志相当关心,专门给我们送来大米、蔬菜,部队从成都军区给我们运来大米、蔬菜后,我们又还给地方,当时真的是“军民一家亲、军民鱼水情”。

  干线建好后,部队便要开进西藏。记得当时部队想要我进藏,我也向往军队,于是同意了。没想到上车后,我硬是被当时四川省邮电管理局电信处的张一培(音)处长从车上拉了下来,随后我便留在甘孜州雅江县机务站当站长。

  技术革新

  高原上的冬天气温极低,稀镇流器无法启动,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决定更改线圈的调节部分,把电压从110改到160-170。后来,因为这个小小的改动,我被四川省邮电管理局评为先进和技术标兵。当时我还不愿意当,我对组织上提出,标兵我就不当了,能不能给全站职工每月送一车菜,没想到组织上居然同意了。后来就形成了制度,直到1979年我调走时还在送。后来我又搞了电阻自动调节器,电压小时自动告警。

  发电机冬天难以启动,后来我又想,能不能搞成电启动,我向省管理局寻求支持,要来12V、200AH的蓄电瓶,在油机冷却箱里加上热水,一连电流,油机便可启动。当时全州都到雅江县学习。

  1966年6月5日,甘孜州全州下大雪,折多山-高尔兹山-理塘一线阻断,4.0的抱杆线也被大雪压断。于是部队组织抢险,我也随部队参与抢险,当时大家经验少,也不懂戴雪镜,好多同志差点造成雪盲。在雅江-理塘中途有一雷达站,我上杆扫雪,没想到杆路已经腐朽,我上杆后杆路断裂,倒了下来,我被摔压在木杆下昏迷了过去,后来成都军区把我送到成都住了两个月的院才好转。幸运的是杆路当时倒向的是路面而不是悬崖,要不然就没命了。

  在成都住院期间,四川省邮电管理局和成都军区联合组织大练兵、大比武,我被组织上派去参加此次比赛。当时伤刚刚好,心里也没底,准备了十多天就参加比赛了,没想到居然拿了个第二名。这下子出名了,很多人夸赞说,云南人也不错嘛,也因此认识了很多人。我还记得我当时的比赛项目是苏联产三路载波机电路图绘制。

  文革期间

  文革开始后,我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还被打成反动技术权威。当时机务站的枪支是我保管,为了以防万一,我便把枪支交还给了部队。不过当时站里的藏族同胞对我很好,好多消息都是他们透露给我的,使我幸免于难。被抓去游街后,我产生了走的念头。于是我找到武装部说要走。武装部长建议说送我到成都,但我不愿意,坚持要回保山。于是他们开了张军人通行证,找了一套军装,连夜派人送我回保山,记得当时走的是雅江-巴塘-迪庆一线。从1967年5月3日出发,一直到7月1日才到保山,在家休息了半年。让我感动的是当时成都军区通讯兵部参谋长蔡驷生派人从成都到巴塘沿线找我,得知我回保山后,连发三封电报让我回去,并且打电话给当时康定军分区司令员李兵(音),说我是技术骨干,要求无论如何要保证我的安全,有了部队的帮助,我回到了雅江,当时雅江县的革委会还给我送来扣发的工资,但我当时没要。

  在保山

  1979年1月,我调回保山,在载波室上班。

  1980年,保山开始筹建纵横制自动电话,记得当时是苏加彦副局长主持工作,我当时在领导小组下面负责电力。1983年底,在大家的努力下,保山的纵横制自动电话建成。随即,我被调到施甸县邮电局当局长,1988年我回保山地区邮电局任副局长,当时邮电局还属于微利企业。在李鹏总理“统筹规划、条块结合、分层负责、联合建设”十六字方针的指导下,我和当时的司维加副局长商量,上马程控电话。于是我们找到当时保山地委书记黄绍志汇报,要求加强通信建设,黄书记非常支持。1989年保山地委、行署出台了60号文件,提出了两个“三七开”,开始建设程控电话。应该说,邮电企业得到大发展,李鹏总理当时提出的“十六字方针”起了很大的作用。

  1991年11月,保山开通程控电话,由此,保山的通信历史迈入了一个新的篇章。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