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一第六十一回: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 邱忠学:通信的“地道战”

2018年09月07日 10时23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港

  改革开放40年——讲述·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第六十一回:通信的“地道战”

  讲述者:邱忠学

  人物简介:邱忠学,生于1938年3月, 1958年8月13日参加工作, 1997年12月退休。

邱忠学照片

  六十年代初,党中央号召“备战备荒为人民”。那个时候,交通部门修了很多的公路,邮电部门为了保障通信,要求设在城内的通信全部搬出城外,不能放在城内,怕不安全。于是,我们文山的载波室,一九六五年就由城内搬到了离城三公里外的一个小山沟里,并成立成“机务站”。两年以后,中央又再提出“深挖洞,广集粮、不称霸”的指示,党政机关带头,很多单位都挖了防空洞,而我们邮电部门也要求我们的通信设备下地洞。于是,我们作了准备,大家认为在下地洞之前必须做好两件事一是打洞、二是搬迁。接着,我们开始行动了。

  一九六七年,文山局开始打洞,地点就选择在机务站旁边的一座小山上,要将这座小山打穿,我们的机器就安装在山肚子里面。当时,负责打洞工程的是我们局里的一位老职工,他的名字叫做吴怀东。平时,大伙都喜欢叫他吴老东,他对工作很积极,很负责,任劳任怨,领导对他信任,职工对他佩服,选派他当工程队队长。

  一九六九年底,我们的战备洞打好了,准备搞搬迁。过去,凡是载波机械的安装都是由省局基建处负责,我们负责维护。但处于当时的情况,全省各个机务站都要求下洞,任务重,工程多,光靠省基建处是完成不了的。因此,省局决定让我们自己搬迁。当时,我们也考虑,这样也好,既省钱又能锻炼我们的职工队伍。于是我们就决定自己干,搬迁工程我们只初略知道一点,它牵扯到方方面面。为长途线路改道、机房基础设备的安装,搬迁时,又牵扯到附近相邻局的配合,昆明、开远、个旧、师宗、广西百色,还有各县都要跟着我们动,那真是一动百摇。

  我们搬迁不像老百姓搬家,新房盖好了,东西放进去就可以住,没有那么简单。曾记得搬迁的那晚上,有领导在,有工程人员在,时间一到,领导就下令开始,各个工程人员就开始行动,首先是线务员同志,将新线割接过来,因为是夜间,线务员得摸着接线。而机务人员得把机器拆下来,然后搬到山洞新机房安装在新架线路。这个过程,每搬一套机器得花三到四个钟头,我们一共有十二套机,这样就花四五十个小时,我们计划三天三夜完成,我们头天晚上干下来还不觉得累,但第二天晚上,身体就稍有困倦,再到了第三天晚上,身体就相当疲倦了,站着都想打瞌睡,真是太累太困了。可是领导都一直在现场指挥,再累再困也同样在干。领导都在我们有了精神支柱,他鼓励我们继续战斗,在他的鼓舞下,三天三夜下来我们终于顺利地完成了搬迁任务。

  回忆起当年那三天三夜,最使我们感动的就是我们的领导,他没有做具体工作,可是他一直陪伴在我们身边,劝他休息一下,他只是微微一笑,说了一声“没关系”,照样领着我战斗。这位领导名字叫吕李荣,他是我们的副局长,是一个南下干部,他曾经参加过有名的“淮海战役”,他对国家对人民是有功劳的。他在平时的工作非常实际,经常与群众打成一片,与群众关系非常融洽,由于他的身体状况不太好,加上文化大革命对他的冲击,不幸于一九八三年早早离开了我们,享年才57岁。回顾走过的历程,我曾经的挚友、亲密的同事他们那忘我的精神,为邮电事业发展留下宝贵的精神财富。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