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夜雨十年灯 中国电信伴我行

2018年09月10日 14时09分00秒   来源:春城晚报

  我是一个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回国的缅甸归侨,经历了“文革”、“下乡”和“进厂做工”这三段式的人生。在那些岁月里,我和海外亲人的联系,只能靠写信。一次“鱼雁传书”,来回得一两个月,邮资还不便宜。

  20年前,我女儿考上省外大学,为了方便联系,我花大价钱在家里装了一部座机电话。但因国外通话费奇高,与海外亲人的联系,依然还得仰仗书信。不久,电信部门推出了一种“17908长途电话卡”,可以打国外,资费相对便宜些,也只有过年过节偶尔用用。

  15年前,因工作需要,我到昆明东站一家叫“南天”的电脑初级培训班学习,从dos、五笔输入法、汉语拼音等开始,夹在一帮比我年青许多的学员中一步一步,非常笨拙、缓慢地跟着学。当中国电信有了互联网业务后,我毅然申请开通。凭着之前所学的电脑操作底子,我在网络上开设邮箱,和海外亲友的联系上了一个大台阶。

  后来我退休了。含饴弄孙之余,夜深人静之时,一盏孤灯下,我敲打键盘,开博写文,圆自小就有的文学梦。十多年来,不知不觉间,竟然写就散文随笔、现代诗歌、诗歌赏析和格律诗词等两百三十余篇。我的诗文被很多网友看到了。其中的一些诗文,颇获网友好评。有了这点小有斩获的成绩,我私下不免有点窃喜,后来鼓起勇气出版了自己的作品《枫林晚 林郁文诗文集》。

  随着电信网络技术的突飞猛进,我的文友也从博客、QQ到微信朋友圈。通过网络,我加入了世界各国华文作家们建起的微信群。在国外、特别东南亚南亚一带,由于政治原因,华文教育一度非常艰难。像我这个年纪的华人在海外坚持华文写作非常不容易,即使作品发表在当地的华文报刊上,国内也是看不到的。这一度是海外华文作家的一大遗憾。而今,在我们作家群里,来自世界各地的华文作家多达百人以上。我们在群里交流作品、互通信息、互相学习,也经常交流海外华文文学的动态。

  感谢中国电信互联网,他改变、丰富了我的晚年生活,给了我一个舞文弄墨、施展身手的广阔平台,给了我一群志同道合的老友,让我得以在分秒之间、方寸之地构筑起自己的文学之梦。 (林郁文)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