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中国电信24年不解情缘

2018年09月10日 14时17分00秒   来源:春城晚报

  中国电信走进我家是在1994年,记得初中升高中,因为住校,家里为了和我联系方便装了一部电话,那个年代装一部电话的费用是4500元,父母的工资不吃不喝要攒几月。上网这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是在3年后的1997年实现的,考上大学,有了电脑,调制解调器这个名字现在看来简直有点陌生,最初的14.4K到56K再到128K的网速现在是难以想象的,《超体》里面斯嘉丽·约翰逊模拟拨号上网的片段,估计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感受。

  大学里学的是设计专业,毕业后进了广告公司做了一名广告设计师,那时候的素材基本都是JPG格式图片,几百K到几M,下载特别慢,素材的主要来源基本靠买光盘。想做一张海报,那就要过硬的抠图、修图、合成的基本功了。和客户沟通也是困难的,电话说不清楚,QQ只能截图,传个文件要等很长时间,完稿交印刷厂或者报社,那都是要拷盘让专人送去的,忙的时候人手不够,设计师亲自跑路送文件的事也是常态。不像现在各种素材都从网上直接下,分层图也可以随便下载,哪怕上G的文件,那都不是个事,现在坐在办公室就能把所有事干完了。如果QQ、微信上有误解或表达不够清楚的,来个视频通话总能搞定。网速的提升对公司乃至整个广告行业的影响是巨大的,从报纸—广播—电视—互联网,从传统的纸质广告、单立柱等平面广告到现在的APP广告、LED户外大屏等动感广告以及立体广告,随着广告载体的变化,设计师还要懂点编程、会点H5……不然就可能被淘汰。电信业的发展和网速的不断提高,使得广告设计师必须不断地学习以适应专业的需要,有时候甚至要颠覆学校里学到的理论,真正是活到老学到老的体现。

  除了学习和工作,网速的提升对我们的生活便利带来的变化也是颠覆性的。从小时候科幻片里才能见到的语音控制场景,到现在一早醒来,语音启动窗帘、饮水机、扫地机器人、电灯泡,乃至电视机选节目;从QQ上发个表情都要转几圈,到现在随时随地秒秒钟实现网上购物,手机玩吃鸡游戏不卡顿;从一开始下载标清电视节目都要缓冲,到今年4K清晰度的世界杯直播,这些在10多年前是无法想象的。我也算是中国电信的忠实粉丝,24年使用中国电信固定电话、手机、宽带,不解情缘写就广告设计人生,从最初的ADSL宽带256K、512K、2M、4M、8M,再到后来的光纤宽带20M、50M、100M、200M,网络速度的不断提升深深地影响着我的工作和生活。

  畅想未来,网速飞速提升和5G时代到来,自动驾驶和VR、AR控制得以实现,如果说现在的电信网络是连接你我的设计,那未来就是为了连接万物而设计的。

  ——《春城晚报》8月3日A11版,王振勋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