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信事业发展 改变我们生活

2018年09月10日 14时23分00秒   来源:春城晚报

  要问在改革开放初期有哪些通信工具时,凡过来人能想起的无非是信件、电报、电话。当时,国家提出“先把交通、通信搞起来,这是经济发展的起点”,将通信列为经济建设的重点之一,才有了现在的4G网络、光纤宽带、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及时通信。曾经的上海知青,如今已是退休老人的黄云生,回顾40余年来自己使用过的通信工具,犹如打开了感情泄洪的闸门……

  谈起云南通信事业的发展,黄云生如数家珍。“我是在云南出生的,父母是第一代支边的知识分子,后来全家回到上海,我在上海念完高中,随着‘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浪潮回到云南。”黄云生笑着自豪地向记者透露:“在云南生活了大半辈子,从毛头小子到两鬓斑白的老倌,经历了从‘家书抵万金’到‘人机智能化’的通信飞速发展的时代。”他记得自己第一次发电报是去昆明邮电大楼排队给家里报平安,至今仍记得这封电报就5个字“已到昆,顺安”,因为是按字收费,而且收费昂贵,在上世纪70年代,没有重要的事,人们不会去发电报,一般收到电报的非喜即忧。

  在云南的知青生活,黄云生与上海的家人联系主要是靠书信往来,将远在西双版纳寨子里的吃穿住行、工作工分等生活琐事向父母汇报,远在上海的家人几个月后才能收到信。后来,在昆明参加工作了,黄云生就到邮电大楼2楼打长途电话回家,要排好长时间的队,才轮到自己,不少人怕错过接听,不敢去上厕所,肚子饿了也不敢出去吃东西。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即时通信工具兴起,腰间挂一个BP机成为时尚。黄云生从事的是外贸销售工作,单位统一给配了BP机,那时候昆明街头雨后春笋般建起了很多公用电话亭。有了2G数字无线通信网络后,买了CDMA大块头手机,信号质量好,打电话清晰不断网,电池比一般的手机耐用。与此同时,铜缆宽带进入寻常百姓家,人们惊奇地发现一根线就能连接世界,足不出户,世界尽在眼前。

  “到了3G时代,手机不只是用来打电话,听音乐、看短视频等娱乐丰富了我的生活,只是每次打开应用都要转几圈。”黄云生提起使用感受时,若有所思:“这期间,铜缆宽带升级改造为光纤宽带,弥补了个人通信工具传输速度带来的遗憾,电子商城借助宽带实现几何倍的增长。跨到4G时代,移动互联时代来临,出差到国外,在办公APP里签批成为日常,家电可通过手机遥控,物联网、人工智能进入我们的生活,未来5G可能超乎我们想象……”

  从使用公共通信需要排队到人手一部手机,家家户户光纤宽带入户,中国只用了几十年。如今,通过全光网省建设、互联网+战略的实施,新一代信息通信技术推动着云南经济社会建设,同时也在改变我们的生活。

  ——《春城晚报》8月31日A15版,记者宗琪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