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一第六十四回: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 付忠伟:红河州电信工作回忆

2018年09月14日 08时59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港

  改革开放40年——讲述·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第六十四回:红河州电信工作回忆

  讲述者:付忠伟

  人物简介:付忠伟,1942年10月生出于云南省大理州巍山县,1956年10月在昆明市邮电局任报刊发行员,1958年1月调红河州邮电局任长途话务员,2002年10月退休。

付忠伟照片

  1957年1月我由昆明云南省邮电管理局干部训练班(云南省邮电学校前身)毕业分配到蒙自红河州邮电局工作。1958年7月红河州行政中心迁入个旧后,个旧成为了红河州长途电话接转中心。当时个旧长途台仅有一台长途人工磁石交换机(不久增加到3台),长途话务员有2人,现有的电路、长途交换机和人力远远跟不上用户的需求,电话单厚厚的积压着,只能按照优先级别进行电话的接转,以确保党政、公安机关的通信畅通。普通用户一个电话几天都挂不通。当时个旧到开远乘汽车不超过两个小时,但电话有时候2-3天都不会通,原因就是通信能力不够。由于电路拥挤,成堆的电话单最快也要2-3天才能录完,省外电话更不用说,长达一个星期才能录到。到1960年,虽然随着通信能力的不断增加,电路也增加了很多,但仍然远远达不到用户通信需求,成堆的电话单仍然存在,尤其是昆明、开远、蒙自、建水更为突出,有的用户不理解,在电话上大骂话务员,有的甚至扣上政治帽子。

  从六十年代开始,全州通信事业能够飞速发展,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依靠广大员工团结拼搏、开拓进取和艰苦奋斗的精神,“八五”至“九五”期间,无论是交换还是传输,建设项目多,时间紧、任务重、技术复杂,但我们的邮电职工苦干加实干圆满地完成了各项任务,在架设光缆过程中,工程技术人员和长线员冒着高达40度的温度,坚持奋战在群山丛林中,一天工作时间在10个小时以上,提前一个月完成了个旧到蒙自、屏边到河口长达189公里的光缆架设任务。局内干部员工齐上阵搬运成堆的设备,从不叫苦叫累,装机人员不分白天、黑夜加班加点,成天在机房立架、装机、调试,那时候的一整套工作全部都是依靠我们自己的力量建设、调测开通完毕的。

  回想那时候,在长途维护战线上,为确保线路畅通,长途线务员长年累月坚守在条件比较差的巡房,每个巡房要维护40公里的长途杆线,只要障碍一出现,不论风吹雨打太阳晒,也不论是白天还是黑夜要徒步到障碍点抢修。每逢雨季到来之前都要徒步顺杆路逐杆检查,进行树枝清理、铲草、培土坚固电杆。

  在机务战线上,机务员白天坚守岗位关注电路运行情况,晚上进行电路的拨打测试,发现问题及时解决,从零点开始,一干就到第二天的早上7点。

  在援越抗美、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期间,个旧、开远、河口机务站、长途台由城区搬迁到郊区战备机房,在蚊虫多、空气不好的环境下,二十多年来始终坚守岗位,尤其是1965年个旧机务班、长途台由市内迁至离市区4公里的山洞里,机务站在不到60平方的机房里装有近20多台载波机和电源设备,设备热气的散发,使机房显得十分闷热,而长途台不到40平方米的空间就装有15台交换机,忙的时候一天有14-15个人上班,话务员的喊话声经常被机器声音覆盖,从上班开始到下班6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坚持守在机台上,连上厕所都要小跑步,否则就会影响工作。就这样长年累月的工作,大家都没有怨言,很多同志长期在灯光下工作,视力下降明显,值班人员在电话少或者出洞换换空气的时候闭闭眼睛、睁睁眼睛,感觉好过一点又返回机房。当时为了长期值守,机务站和长途台40多名职工自己办了3个食堂,除零散的蔬菜由食堂管理人员搬运外,每月的煤炭、大米都要到远离机房8公里以外的七层楼去搬运,人力由不值班的同志抽调组成,2-4人利用小板车徒步拉运;有的同志家里有老有小,下班还得回家照顾家庭和小孩,上下班步行要走30分钟,交通十分艰难,20多年如此,但大家都没有怨言。

  1996年红河州连续普降大雨、暴雨,通信设施遭受破坏。个旧蛮耗、保和山体滑坡,造成个旧至金平光缆阻断。长途线务站抢修人员冒着大雨赶到现场,在深度到膝盖处的泥石流中来回查找光缆断点,鞋子被陷脱了就赤脚行走,顾不上砂石把脚刺破的疼痛,从白天干到晚上一直没有休息,靠着手电筒的微弱光亮,一直坚持工作到障碍全部抢通。

  河口南溪一带也同样因为大雨造成山体滑坡长达10公里以上,刚架好投入运行的光缆被埋入泥石流,河口县邮电局全体员工齐上阵,组成近30人的抢修队,展开3天的抢修工作,3天里,抢修队员一直浸泡在泥石流里,用手拖拉光缆,最终全部完成抢通任务。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