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一第六十七回: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 王世钧:702“秘密基地”

2018年09月21日 08时42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港

  改革开放40年——讲述·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第六十七回:702“秘密基地”

  讲述者:王世钧

  人物简介:王世钧,1938年11月出生于云南丽江大研镇,1955年3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9年3月到大理州邮电局工作,1997年12月退休。

王世钧照片

  1968年,遵照毛主席“备战、备荒、为人民”和“深挖洞,广积粮”的教导,为了在战争情况下使滇西通讯处于比较可靠的基础上,省邮电局批准在下关建设隐蔽机房,代号为702工程。

  702位于大理市下关北郊五指山第四指山脚下(原大理纸厂西边),距城4.5公里,离214国道约1.5公里,基本具备靠山隐蔽的条件。土建工程于1969年4月18日开工,同年竣工,由云南邮电管理局设计702战备通信工程土建技术。工程耗资60多万元。

  今天,我们的通信建设日新月异,飞快发展,与当年相比可以说是天差地别,这与当年的这一批年青人的艰苦努力工作密不可分。没有过去即没有今天,历史是不能忘记的。在不久前我曾与一位当年在“702”训练班的老学友久别重逢,谈了很多,他说了其中一点:在“702”那8个月的时间虽短暂,但在艰苦的生活、严格的训练中使我不仅学到了业务技术,更重要的是得到了能一生享有的精神财富。我想,他说的是一句发自内心的真实话。

  的确,当时“702”训练班只能用两句话来概括,即:艰苦的生活环境,严格的组织纪律。曾记得,有个别学员因受不了这样的艰苦环境自动弃学回家而不归,曾多次去他家(凤仪)做耐心细致的工作,但他执意不回,并坦言道:我受不了这种生活和学习环境。

  1971年正值“文化大革命”中期,邮电体制已改为“邮政局”和“电信局”,而电信局属军管单位,由大理军分区领导。在这一特殊的环境里,州电信局领导决定在“702”工地筹办电信人员训练班,通知我和王云龙同志(已去世)到“702”基地参加筹备组筹备报务训练班工作。

  到了荒野的“702”基地后,我的首要工作是草拟报务训练计划,这对毫无教学经验的我来说是一项极大的难题。因为训练报务员是一项严谨而保密的工作,训练中的各个阶段和进度必须一环扣一环,不能有任何一点大意或疏忽。但凭部队上学过的一些经验,结合到地方工作过的一些体会,经努力,在一周内完成了草拟计划任务。经我的搭档王云龙过目无意见后,即报局去审批,得到了局长的首肯。

  不久,局长亲自到“702”基地与筹建组一道研究讨论并决定了“702”训练班的建制问题。建制为一个连并组建临时党支部,连部下设两个排,即“机务排”和“报务排”并实行全面军事化管理,连部设连长及副连长各一人,连长负责行政,副连长负责生活:连部下设两个排并分别各设两个正副排长兼教员。

  政治思想工作方面,由军代表任指导员兼支部书记并全面负责连部工作,两个副指导员则分别到两个排负责训练中的思想政治工作(分到报务排的副指导员名叫宋铁如,年仅十九岁左右的一名年青战士,他年纪虽轻但作风稳沉,思想敏捷,工作踏实,他和我及王云龙同志的工作配合得十分默契,为报务排的训练工作负出了心血)。报务排下设七个班,各班的班长分别从学员中挑选担任。

  学员们经过严格的政审后,陆续从各地来到了“702”基地,到齐后的学员总共有130人,其中女的有11人。学员130人各分一半到机务排和报务排,即每排65人,其中女的分到机务排6人,报务排5人。报务排的5个女同志全部分到第一班,正副班长分别为杨建荣、燕本茂,所以一班正副班长的班务管理工作比其他班较特殊、繁重。

  分排后,机务排的条件比报务排比较好,其原因是当时“702”基地的现有住房及山洞全部分给机务排,但报务排却一无所有,一片空白。在条件极差的情况下,发动学员利用工地现有的油毛毡、边皮板等废材料在木匠师傅的指导帮助下,在坟坡上搭建了七个班的七间住房和能容纳65人的一间大教室,学员用的床板是利用工地浇灌过水泥的木板搭成通铺;学员用的课桌及坐的二人登也是在木匠师傅的指导帮助下仍利用浇灌水泥用过的木材按规格锯好后,一钉一锤地做成,虽材料和做工比较简单粗糙,但比没有强多了,可以说十分满足。报务排一班的5位女同志和机务排的6位女同志住在当时“702”基地现有的房子中,所以报务排的这5位女同志的住房条件比男同志好多了。

  虽然报务排的宿舍、教室、课桌等已基本解决,但必须用的教学设备,如:电键、耳机、监听交换箱等还无着落。怎么办?只有请机务室及报修室想办法,首先机务室用土办法造出了将近40个电键,监听教练交换箱和教室内所有布线则请报修室的同志给以帮助完成,其余不足的电键、耳机等就到电信器材仓库翻箱倒柜地查找,通过各种办法,教学设备基本齐全。

  一切就绪,只等开课训练。在1971年春节放假三天后投入了紧张的训练工作。当时的情景使人激动,写到这我好像又回到了当年一样。这种热烈的气氛在“702”的山坡沸腾了。

  报务排的训练工作具有他的特殊性,其主要特点在于各个阶段的训练过程中应能及时发现学员在训练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发现问题的同时很快采取措施进行解决和补救,否则就会影响到整体的训练进度,会出现进度间的脱节现象,甚至有的学员会因跟不上进度而被淘汰的可能,而且训练结束后,通过不长时间的实习,很快地能到实际工作岗位上工作,完成传递电报等各种业务,没有更多慢慢消化的时间。为此,报务排的教员、学员从开始训练起,必须以“严格的管理、严谨的作风、严肃的态度、吃苦耐劳的精神”,从20个数码、24个英文字母,总共44个数码和字母的电符号一点一划开始学起,扎实认真地投入到收发报的训练中。

  在训练过程中,由于学员各人的接受能力及掌握要领等方面有差异,所以学员的进展层次也明显的突出出来。由于在训练前草拟计划时就基本估计到训练过程中会出现的各种情况,所以在不影响全盘训练进度的前提下,采取对不同的人、不同层次耐心细致地进行施教补课。经过教员、学员的艰苦努力,取得了没有一个学员被淘汰的较好成绩,达到了预期的效果,得到了局领导的肯定。

  训练班结束前还进行了一次十分有意义的活动。即:军事拉练。这是全面军事化管理内容的一部份。拉练中,从副指导员、教员、学员均背上轻装的行李,从“702”基地出发徒步走到宾川大营农场,并在大营农场参加劳动了一周时间,往反走了将近上万公里路。一路虽然艰苦,有的脚上起了血泡,走路一跛一跛的,背不动行李了,其他学员抢上去背或扶着走,这种团结协作精神令人感动,酷热的太阳照在头上而满头大汗,但大家情绪十分饱满,一路唱着辽亮的歌声。

  在全程军事拉练过程中的宣传鼓动工作做得十分出色。此次拉练的宣传鼓动工作是学员杜国才同志负责,在宣传鼓动中显露出他的“文才”,在不同环境、不同情况下,适时调整宣传鼓动内容,搞得有声有色,十分活跃。通过这次拉练活动既使学员体验了军事生活,又锻练学员的意志,也为“702”训练班的结业训练落下了帷幕。

  使我难以忘却的还有结业后将要离开“702”基地的前夜,那夜,学员们流露出在8个月艰苦训练和生活中结下的深厚情谊,彻夜不眠。第二天早上相见时都红肿着双眼。离别前,各自背上行李,互道“珍重”声以及哭泣声在山谷中回荡……当时我这个已年满33岁的硬汉也情不自禁地落下了感动的泪水,当时的场景我至今也难以忘怀。

  “702”电讯人员训练班的顺利结束,为投下巨资而并未发挥过更多作用的战备工程“702”基地,在大理州邮电史上划上了句号。参加电讯人员训练班的130位机、报学员奔赴到全州局、县、所为邮电通信增添了新鲜血液,在后来的通信建设中成了骨干力量,为我州通信建设事业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现在,当时的这批学员中,有的现已退休,有的还在各级领导和各个工作岗位上发挥才干,发着光和热,在此,我以一个老学员的名义,向当年在“702”训练班的学友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非常时期的电报传递

  1958年“大跃进”时,电报室的体制为“报、机合一”,即:电报业务及电报机为一个电报室,所以电报室的职工有20人左右,除机务员4人负责全天候的电报机械保持良好状态,保证电报业务的顺利传递,其余14人均为电报业务工作人员、全面负责“电报营业”(当时电报营业属电报室)、“电报来去译电”、“电报来去收、发”、“电报来去稽核”、“电报来去理订”、“电报投递”等工作,工作量之大,工作之艰苦,一言难尽。

  据查,1957年的来去电报业务量28698份,而1958年的来去电报业务量为52176份,比1957年的业务增长了81.81%。这里要说明的是,电报业务量是来去电报的份数为统计单位,所以份数并不完全代表电报业务工作人员的全部工作量。因为在一般情况下每份电报字数少则20个字左右,多则也只有60个字左右,但在当时“大跃进”这一特殊年代里,打破了常规,扩大了新闻电报的种类,将工农业生产中的所谓“捷报电报”、“报喜电报”等全列入到新闻电报中,而此类电报的字数每份少则几百个字,多则几千个字,所以在无形中电报工作人员的工作量大幅度增加,在工作量增加的同时,工作时间也随之增加,有时每天的工作时间高达16个小时以上,而加班加点是十分平常的事,在十分疲困的时候就跑到院子里的水井边打上一桶冷水浇浇头、擦把脸解解困、提提精神继续工作,但这种艰苦的情况下却没有一句怨言,没有一点怨气,默默地工作。把每一份电报“迅速、准确、完全、保密”传递并投送到用户手里,这就是当时特殊的时期里电报室每一个职工的唯一心愿和行动。

  非常年代,电报室这一团结奋进的集体,用每一个人的实际行动,在人少、事多、工作时间长、电报设备陈旧落后的情况下,用顽强的精神,克服一切困难,以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出色地完成了1958年“大跃进”中的传递电报任务,并获得了荣誉,实为来之不易。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