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一第七十六回: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 王孝元:风风雨雨市话情

2018年10月22日 10时35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港

  改革开放40年——讲述·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第七十六回:风风雨雨市话情

  讲述者:王孝元

  人物简介:王孝元,汉族,云南保山人,1953年出生,1970年参军工作,1996年获邮电部劳动模范,2008年退休。

  我是一名普通的市话机线组组长,“官”虽不大,可责任不小。27个年头,9855个日日夜夜,从磁石、纵横交换到程控交换,从市话的勘测、设计、预算到施工,我可以说是保山市话通信业务的开拓者之一。能在平凡的岗位上贡献了自己的青春和力量,我感到十分满足。

  保山1000门纵横制自动电话使用到1991年的时候已是爆满。落后的通信现状严重制约着地方经济的发展,远远满足不了人民日益增长的通信需求,为此,各级政府做出了一次性到位上程控交换的果断决定。但在那个时代,进行程控交换的彻底改造,要将出局线对由原来的1000对增至4800对、将传输线路由原来的明线铅皮电缆改造成全塑电缆的任务,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时间紧、任务重、一无架设塑料电缆的经验,二无技术力量的情况下,我没有因为困难而退步,没有图省心请省局工程公司来施工,而是带领全组13个职工毫不犹豫地接下了这项艰巨的重任。我作为“排头兵”的市话组长,深知自己肩上担子的份量,在这次全新的技术施工中,带领组员边学习边干、边干边摸索总结,为日后的工程施工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作为一个老市话机线员,深感传、帮、带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言教、身教同时进行,必须吃苦在先、享受在后、以身作则,这就是我带兵的原则。在6个月的施工期间,我带领组员们不分白天黑夜的干,在井下一干就是10多个小时,至使腰疾劳损的旧伤复发,腰疼得直不起来。就这样我也没有离开过现场,因为我不在现场,心里就不踏实,在家里也不安心呀,我是全施工组的“核心”,哪里有问题、哪里艰苦,我这个“排头兵”理应出现在哪里。就这样,冒着严寒、顶着酷暑、雨天一身泥、晴天一身汗,我们战胜了重重困难,顺利地高质量地完成了任务,保证了程控电话的按时割接和开通。整个工程共节约投资近70万元,节约综合工时1900个。在这期间,我没有休息过一天,没有节假日的概念,除了工作还是工作。

  通信的发展是没有止境的。就在程控电话开通不久,通信线路就频频告急,待装用户急剧上升,局领导做出了程控电话扩容4000门的决定。于是,我又马不停蹄地投入到历时一年零七个月的扩容工程中,不仅提前完成了新杆路的架设工程,争分夺秒抢时间,还制定了边放号边装机的措施,工程期间新装电话达4341部,移机757部。

  1993年,保山飞机场扩建工程动工,机场的有线通信部分包括线路架设、地下管道、电缆的施工任务完全由市话机线路承担,机场建设时限紧,质量要求高,而当时正值市话8400对一期工程的扩容任务非常紧张和市场放号发展业务的高潮期,在只有13个人员的情况下,我们采取了联合作业、保证重点、交叉操作、相互配合的全组一盘棋,全线一条心的措施,合理布局、灵活的调兵遣将,既保证了机场建设施工被评为优质工程,又保证了市话扩容的全面完成。工程之后,每一个自认为不怕风吹雨打的外线人员,毫无例外的都掉了一层皮,可我们感到值得欣慰的是:通过努力,企业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通信的发展靠什么?我说:“通信的高速发展是干出来的,不是等出来的,要靠你、靠我、靠我们大家苦干、实干、快干、通信事业才会蓬勃发展。”

  在通信不断发展的今天,我深深体会到:市话发展要以市场经济为前提,要敢抓敢管,创造好的效益,所以紧紧围绕这条主线,为快放号、多装机展开工作是我们组员努力的方向。1995年春节刚过,我们全组人员和临时抽调人员共同组成的装机小组,投入了“突击装机1000户”的战斗,又一次圆满地完成了突击任务。

  在“九五”规划的第一年里,我又接受了局领导布置的第二期扩容任务,从1月到11月份,完成了2万门、2万4千线的扩容任务。我们从设计、材料、施工多方面精打细算,为企业节约了近50万元的成本。这一工程的突破,为后期的工程施工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在1979年的一次施工中,我不慎扭伤了腰,当时因为工程重任务紧耽误了治疗,落下了腰疾劳损的病根,一到阴天就疼痛难忍。可正是这样,我从来没有耽误过工作,既便到了行走都很困难的时侯,都坚持亲自到现场指挥,这样心里才会踏实。在面对家人时,我也感到惭愧,爱人有严重的类风湿关节炎,病重时,连走路都成问题,工作单位又在城郊,结婚十多年,由于工作没有好好的照顾到她,反而她还要常为他这个“夜猫子”留门、热饭、洗衣、照料孩子,而从不抱怨,对我的工作给予了极大的理解和支持。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