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一第八十四回: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 杨跃宽:我只是尽了自己的职责

2018年11月09日 11时05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港

  改革开放40年——讲述·云南电信人的故事

  第八十四回:我只是尽了自己的职责

  讲述者:杨跃宽

  人物简介:杨跃宽,1931年3月生,四川会东人,1954年参加工作,1959年荣获“云南省先进工作者”称号,1986年9月退休。

 

杨跃宽

  我是四川省会东县人,1954年参加工作。从参加工作到退休,一直在昭通巧家县从事邮电机线维护工作。不论是搞工程还是做维护,都全力以赴地做实做好,从不推辞。

  成立巧家邮电局时,维护巧家全县机线的有我、王寿昌(音)、杨发炎(音)以及老田。以前,我们每月要出勤26天,还必须出满勤。每天都在线路上,挑着30多斤重的工具,一棵电杆、一档线地检查。当天赶不回来的,就在农户家借宿。吃的,就拿出自己带的洋芋,在农户家烧着吃,或在农户家吃。

杨跃宽参加省劳模表彰会合影

  在大跃进时期,维护邮电机线的三个同志,一个被抽出去搞会战,一个巡检线路,另一个收、发邮件和守总机。1958年时,我在荞麦地工作,白天除了收发邮件外,还要帮供销社代售商品,这叫大协作;晚上,来打电话的排成队,基本上是不能睡觉的。实在困得不行时,拨通电话后,就爬在总机旁打个盹。前面打完电话的叫醒我后,我再给下一个打电话的服务。那段时间,来打电话等候的同志都是白天忙工作,晚上来打电话,个个都特困,靠着、站着、蹲着打瞌睡的随处可见。

  当时,只要安排了,我们是不管难干不难干,都要干。干与不干是态度问题,干好干坏是水平问题。科学的东西,做不得任何虚假。记得开载波线时,一直开不了,一查是线路旁的竹林,有一片树叶搭在了线上。在维护大岩洞线路时,冬天要打凌,不然通话声音就“嚓嚓”的有杂音。

  搞工程建设时,每天6点多起床,7点钟要到工作地点。以前搞工作,完全是靠人力。工具和木担只能挑着、木杆要扛着。木杆是非常重的,你想,头一天砍的木杆,第二天就要栽到指定的位置,一棵八尺木杆有五、六百斤重。除了工具和通信杆线要肩扛外,还要背着口粮——洋芋。当时有农户告诉我们,将洋芋埋在草坪地下,他们烧完草后,洋芋也就熟了。这个意见,让我们既节约了时间,又吃上了热乎乎的洋芋。

杨跃宽参加座谈会合影

  印象深的是搞小河到红山的线路工程,买不着菜吃,只好在农户家去找。农户告诉我,仅剩的一点烂菜叶都拿去喂马了。我说没事,我去马槽里找点。于是就到马槽里将马吃剩的菜叶做了一个汤给大家吃。

  还有一件事印象也特别深,就是从事崇溪至双河的工程。巧家的太阳火辣辣的,气温高达40多度,人晒得漆黑是小事,在收“飞河线”(近300米的大飞档,跨河)时,铁线两头因温度较高被拉长了,但中间的线就是收不起来。后期,在缺材料时,我想法与四川宁南邮电局联系,得到他们的大力扶持,徒步走到四川宁南,将材料挑了回来,保证了工期。

  1959年4月底,我还在荞麦地工作时接到巧家县的通知,要我回县。我急忙搭上马车往回赶。到县后才知道是去昆明参加先进的表彰会。当年的“五一节”都是在昆明过的。

  1986年9月退休后,我又在单位干了三年。

  总的来说,干了几十年的工作,我的工作没干好,只是尽了自己的职责。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