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团组织:对英雄家庭的照顾要持续做下去

2019年04月14日 17时47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港综合

  4月9日,共青团云南省委、云南省青年联合会联合发文,追授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木里藏族自治县雅砻江镇立尔村森林火灾中不幸牺牲的4名云南籍森林消防队员查卫光、幸更繁、陈益波、孔祥磊“云南青年五四奖章”荣誉称号。

  4月11日,团云南省委副书记陈选良、赵攀峰,魏妮娅分别前往4名烈士的家中,慰问他们的家属,并送去奖章、荣誉证书和5000元慰问金。

  一把还未送出的檀木梳子

  4月11日上午,团云南省委副书记陈选良与曲靖市、会泽县的团干部们,怀着沉重的心情来到会泽县五星乡干松林村陈益波的家,一进门,他们便向设在堂屋正中陈益波的灵位深深鞠躬,陈益波的妈妈在一旁泣不成声,爸爸痛苦地沉默着。

  在凉山森林火灾中不幸牺牲的4名云南籍消防队员中,年仅20岁的陈益波、幸更繁都是曲靖市会泽县人。

  陈益波初中毕业后参的军。因为他说得少,家里人对他的工作了解不多,甚至不知道他当了副班长,“只知道他辛苦,经常夜里出去。”哥哥陈益华说,陈益波与他的最后一次联系是半个月前,“当时他在山上,信号不好,乌漆嘛黑的,他说刚扑完火,在山上歇下了”。

  入伍后,陈益波一直希望存点钱让爸爸去学习驾驶。就在他牺牲前的几天,他告诉同学陈本粉,他的钱已经存够了,等9月探亲假回来时,便可以让爸爸进驾校了。

  在整理陈益波的遗物时,嫂嫂发现,除了衣服、几块随手把玩的石头、一幅双截棍、一本写着励志话语的笔记本外,还有一把塑料袋没拆封的檀木梳子,上面印着三个字:“天天见”。

  “可能是准备送给妈妈的礼物。” 嫂嫂心酸地猜测说,妈妈一直在用一把断裂缺齿的梳子梳头,常常扯到头发,这些小事也许一直记在陈益波的心上。

  幸更繁的家在会泽县纸厂乡纸厂村,这是一栋简陋的土坯房,大门边的墙上贴着一张《会泽县脱贫户光荣卡》,脱贫时间是2016年。

  幸更繁家里有兄弟姐妹五人,他是家中的老二,有一个姐姐、一个妹妹和两个弟弟,其中最小的弟弟12岁。

  为了减轻父母的经济负担,初中毕业后,幸更繁就去报名参加应急民兵队伍,但因尿里有隐血体检没能过关,之后他到县城的一家餐馆打了一年工,补贴家用。第二年,他又来报名,这一次体检合格,他如愿以偿参了军。

  姐姐幸更会说,弟弟从小就懂事,在家时不仅要干农活,还要照顾弟弟妹妹。当消防员这几年,工资几乎全给了家里,弟弟妹妹上学的钱是他汇来的,过年时家人的新衣服是他添置的。妈妈的身体不好,幸更繁一直记挂着。3月28日那天,他给妈妈打了电话,说自己攒够了钱,“等5月休探亲假的时候,带妈妈去昆明做手术。

  幸更繁是姐姐带大的,和姐姐感情最好,打给姐姐的电话也最多。但每次都是出完任务后,才告诉姐姐“我回来了”。

  但这次,姐姐没有听到那句:“我回来了”。

  等了两年的团圆饭

  4月11日,走进南涧县碧溪乡松林村委会沙拉谷村查卫光家的小院,团云南省委副书记赵攀峰、南涧彝族自治县县委副书记茶向华和大理州、南涧县的团干部们看到,这个家干净而冷清,查卫光的爸爸和哥哥神情落寞。相依为命的父子3人,如今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查卫光6岁时,妈妈去世,爸爸靠务农艰难地供养两兄弟读书。读高中时,查卫光假期里常常和同学一起到离家100多公里以外的宾川县背葡萄挣钱。

  村民小组长查云登说,虽然查卫光家是村里最困难的一户,但两兄弟都先后考取大学。然而,查卫光却放弃了去读大学,报名参了军。入伍有了工资后,他常常给爸爸寄钱,爸爸总是叫他不要寄,攒起来留着以后娶媳妇用。

  3月31日那天,在贵州教书的哥哥查卫升从电视里看到新闻,立即给弟弟打电话,却一直打不通。4月2日,查卫升在电话里告诉了爸爸这个噩耗,悲痛的父亲禁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自从2016年9月入伍后,查卫光忙得没有回过家,亲戚们最后一次见查卫光,是他去部队前全家吃的那次团圆饭。

  今年春节,查卫光给爸爸打电话说,准备正月十六回家,回家后组织亲戚们吃顿团圆饭。但这个假期被事情耽搁了,他把回家的日期推到了六七月。

  “老领导说这是爱情的冲锋枪”。3月30日,孔祥磊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段自己弹吉他的小视频,并写上了这句话。3月31日,他与29位战友消失在火海中。

  4月11日,团云南省委副书记魏妮娅与红河州、建水县的团干部们,在建水县青龙镇业租村委会法依村孔祥磊的家中,看到了他生前常用的那把吉他靠在他的房间里。旁边的小床上,整齐地摆放着他的军装衣服,茶几上是他的几本吉他乐谱、一个没有开封的手机包裹,以及今年一月才考取的汽车驾照。

  孔祥磊的父母和妹妹都在家务农,爸爸2017年7月因心脏病做了心脏手术,安放了一个支架,至今每天要服用100多元的药物。这位曾经当过兵的老军人,一直有着“保家卫国”的家国情怀,并影响了儿子孔祥磊从小对军人的向往。

  入伍后,孔祥磊每月给家里寄生活费,告诉父母不要再去干农活了,安心养老。家里2010年盖起了一栋漂亮的二层楼房。29岁的孔祥磊已经有了一个订过婚的女朋友,他计划着退役后要种果树、搞养殖。他常常对父母说:“好好保重身体,你们的好日子在后头呢”。

  3月25日,孔祥磊从家中返回部队,他在微信上对好友张家成说:“明年再聚”。

  照顾好英雄的家属,才是对英雄更好告慰

  “离家是少年,归来是英雄”。4月5日、4月6日,查卫光、幸更繁、陈益波、孔祥磊4位烈士分别回到了他们的家乡。

  这天清晨7时,南涧县、建水县、会泽县的数万群众自发聚集在英雄回家的道路两侧,手持白色、黄色的菊花,以及“英雄一路走好”、“英雄,我们接你回家”等横幅,迎接英雄。载着烈士忠骨的车辆,缓慢地行驶在青石板路上,人们希望英雄能好好再看一眼故乡,好好再听一听乡音。

  4月2日凌晨,幸更繁的家人接到消息后,全家立即匆匆忙忙赶往西昌。因为走得急,院子里还摆放着铡包谷草的铡刀,以及一堆堆铡好的没铡的包谷草;水龙头没关紧,水“哗啦哗啦”往桶里流。

  那几天,正是要种包谷的时候,村里的乡亲自发到幸更繁家的几亩地里,帮他们把包谷种了;而在五星乡,乡政府组织了党员团员,到干松林村陈益波家的地里,帮他们把包谷种子点了下去。

  4名烈士回家的那天,3个县的团委都组织了大量志愿者,为群众发放菊花,配合相关部门维持秩序,人群解散后,打扫街道卫生;追悼会结束后清理现场。

  在团云南省委的安排下,目前,3个县的团组织正在根据4名烈士不同的家庭情况,提出了相关的帮扶计划。如对家境较为困难的幸更繁,团会泽县委将通过希望工程、学生资助等形式,给他的弟弟妹妹给予帮助;对查卫光还没有女朋友的哥哥查卫升,团南涧县委将邀请他参加各种联谊活动,扩大他的交友范围;对陈益波和孔祥磊的父母,团会泽县委和团建水县委,将常常派出志愿者,为他们提供所需的支持和帮助。

  团干部们表示,查卫光、幸更繁、陈益波、孔祥磊四名烈士是心系群众、舍己为人的青年英雄,是当代青年青春建功、无私奉献的时代楷模。全省各级团组织、青联将广泛学习宣传他们的英雄事迹,教育引导全省广大青年以他们为榜样,学习他们忠诚于党、甘于奉献的精神。团组织对烈士家属的照顾与关怀,要持续传递下去,为他们提供实实在在的服务。照顾好英雄的家属,才是对英雄更好的告慰。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