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人民检察院通报10起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典型案例

2019年04月16日 15时35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港综合

  案例一 周某等人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2010年以来,周某先后纠集高某某等十余人形成了人数众多、组织领导明确、层次分明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为争强斗胜、获取非法利益,实施了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周某通过发放酬劳、安排住宿、提供工程等方式对组织成员进行笼络,同时,也使用暴力殴打等手段威慑组织成员,从而实现对组织成员管理和控制。以挂靠十四冶建设集团下属公司等形式承揽建筑工程获取经济利益,具备了一定的经济实力,并以经济实体为支撑和掩护实施敲诈勒索、聚众斗殴、故意伤害、寻衅滋事、非法高利放贷等违法犯罪活动,以维护和扩大组织势力及利益。该组织为非作恶、欺压群众,在昆明市建筑行业等领域形成了一定规模的非法影响力和控制力,严重侵犯当地人民群众的人身、财产权利,严重破坏当地的经济、社会生活秩序。2016年6月29日,该组织实施了在昆明市新螺蛳湾国际商贸城的聚众斗殴、故意杀人犯罪,该起犯罪导致两人死亡、多人轻微伤。此外,该组织还在数年内实施了敲诈勒索、故意伤害、寻衅滋事等十余起犯罪以及多起违法行为。检察机关受理案件后,积极引导侦查,经补充侦查增加案卷材料53本,追诉遗漏的犯罪嫌疑人1名,将取保候审的张某等二人变更强制措施为逮捕。案件提起公诉后,一审法院判决认定起诉指控事实成立,周某等人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敲诈勒索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其中,对周某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案例二 扰乱市场交易秩序的宋某恶势力团伙

  2013年以来,以宋某为首,莫某等7人为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在元谋县境内,通过暴力威胁等手段,先后14次向20余名受害人强拿硬要财物共计14万4千余元,并用暴力、威胁、恐吓等手段,要求菜农在蔬菜交易时违背正常的公平交易规则,以特定价格将蔬菜卖给该恶势力团伙。该团伙横行霸道,非法取财,扰乱相关市场的交易秩序,实施敲诈勒索、寻衅滋事、强迫交易等违法犯罪。案件由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后,一审法院判决认定起诉指控事实成立,其中,认定主犯宋某构成敲诈勒索等犯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15万元。

  案例三 疯狂进行抢劫犯罪的苏某某恶势力团伙

  2016年7月起,以苏某某为首,田某某等十余人为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经常纠集在一起,在麻栗坡八布乡附近区域,多次作案,采用摩托车拦截车辆,持砍刀、钢管、木棒等凶器威胁被害人等方式,抢劫途经此地的运输走私货物车辆。此外,团伙成员翟某某还参加一起聚众斗殴犯罪。案件由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后,一审法院判决认定起诉指控事实成立,其中,认定主犯苏某某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1万元。

  案例四 利用开设公司进行犯罪的李某恶势力团伙

  2017年6月以来,李某某利用其开办的公司,纠集钱某某等人,并以招工等方式陆续纠集左某某等十余人,以公司为依托,为实现独占市场、排挤同行业竞争对手、扰乱社会秩序等非法目的,在南涧县以及相关地区实施了聚众斗殴、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强迫交易、寻衅滋事、赌博等多起违法、犯罪活动。该恶势力团伙对外以多种方式欺压残害群众,插手民间纠纷,以此达到称霸一方的目的,对内以公司的管理模式向组织成员提供食宿,发放薪酬,形成了依托合法公司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恶势力犯罪团伙。案件由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后,一审法院判决认定起诉指控事实成立,其中,认定主犯李某某构成聚众斗殴等犯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3万元。

  案例五 纠集未成年人参与犯罪的李某某恶势力团伙

  2015年以来,李某某纠集段某某等三十余人,逐渐形成以李某某为首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在芒市地区多次实施敲诈勒索、寻衅滋事、聚众斗殴、故意伤害等违法犯罪活动。团伙成员肆无忌惮地实施犯罪,以威胁、恐吓手段向多家商户长期索要保护费,在人群密集的KTV与饭店等公众场所聚众斗殴、敲诈勒索,用言语威胁、挑衅,乃至于殴打的方式阻挠警方正常执行公务。为壮大团伙,李某某等人还吸纳蒋某某等五名未成年人加入团伙,造成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案件由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后,一审法院判决认定起诉指控事实成立,其中,认定主犯李某某构成敲诈勒索等犯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4万元。

  案例六 非法拦截走私车劫掠财物的李某恶势力团伙

  2016年以来,李某、盘某某等十余人,长期盘踞在河口235省道老范寨乡大树塘公路边,对途径此地的大货车采用追逐、拦堵的方式将车逼停后,对驾乘人员实施抢劫,其中,数名团伙成员还多次向该地非法聚赌窝点的摊主强行收取保护费。该团伙利用案发地系老昆河公路,部分拉载走私冻品或货物的大货车会绕道途径此地,以“黑吃黑”的方式对这些大货车实施抢劫,被害人不敢到公安机关报案的心理,长期盘踞在此作案,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社会治安。案件由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后,一审法院判决认定起诉指控事实成立,其中,认定李某构成敲诈勒索罪、盘某某构成抢劫罪,判处团伙成员四至一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案例七 陈某某等人涉黑走私团伙背后保护伞

  2015年以来,陈某某先后邀约了田某某等人形成了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在中越边境上私设走私通道,为走私白糖、大米等普通货物,越南生猪等国家禁止进出口的货物提供便利,收取“码头费”。该组织有明确的分工,以收取的“码头费”作为支撑犯罪的经济来源,购买金项链给核心骨干成员佩戴作为骨干成员的地位象征,其中,陈某某负责疏通与走私相关的“关系”,田某某负责桥头的事务,听从陈某某指挥、管理组织成员,安排人员在码头上点货、看路护私、收取“码头费”、发放组织成员工资、结算日常开销等事务。田某某被抓获归案后,陈某某安排辛某某负责日常管理,处理走私路线上拦截运输车辆的事情。该组织在马关、文山一带,逐步形成组织架构明显,人员基本固定,层级及内部管理关系明确,在中越边境私设走私通道,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的货物,以及大米、玉米、白糖等普通货物入境,攫取非法利益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在此过程中,为实现其组织利益,陈某某等人通过实施聚众冲击国家机关、聚众斗殴、寻衅滋事、强迫交易、向边防警察行贿、妨害边境管理等违法犯罪活动,在桥头乡、马关县及周边地区为霸一方,欺压走私路线沿途百姓,严重破坏当地的社会生活秩序。检察机关在办案中深挖黑社会性质组织背后“保护伞”的职务犯罪线索,依法履职,已将发现涉及“保护伞”的十余起线索移送相关部门。

  案例八 袁某某帮助恶势力团伙逃避处罚受贿案

  袁某某利用担任富民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巡逻防控中队副中队长,利用履行该所案件办理中队治安组行政案件查处及办理的职务便利,帮助涉嫌持刀伤人的余某某逃避刑事处罚,并收受了余某某给予的人民币4万元。袁某某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余某某钱财,不依法履职,放纵了相关恶势力团伙重要成员余某某逃避处罚,充当了恶势力团伙“保护伞”,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案件由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后,一审法院判决认定起诉指控事实成立,认定袁某某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10万元。

  案例九 破坏生态环境的马某某恶势力团伙

  自2010年起,以马某某为首的恶势力犯罪集团纠集多人,在从未获得过国土部门颁发的采矿许可证的情况下,长期以复土植被、承包经营或修路等名义,在大风垭口、白莲水井等地以暴力等非法手段为依托,私挖滥采,将国家的矿产资源非法据为己有。为实现犯罪目的,该恶势力犯罪集团采取暴力、威胁、恐吓等手段,强买强卖矿石,对保护矿产的村民进行恐吓、殴打,并拉拢基层组织干部包庇其罪行,构成了强迫交易罪、破坏生产经营罪、寻衅滋事罪、非法采矿罪,逐步形成了在一定区域有严重危害的恶势力犯罪集团。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后,一审法院判决认定起诉指控成立,其中,主犯马某某犯非法采矿罪、破坏生产经营罪、强迫交易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2万元,对依法扣押的磷矿石共计126115.04吨予以追缴并依法处理,并追缴涉案销售磷矿石违法所得人民币700余万元。

  案例十 破坏生态环境的刘某某黑社会性质组织

  自2008年起,以刘某某为组织、领导者,李某某为骨干,胡某某为参加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在金平相关区域开始实施犯罪。该组织先后聚集了三十余人,长期以暴力、威胁或者其它手段,实施了多起聚众斗殴、故意伤害、敲诈勒索、强迫交易等性质恶劣的犯罪,通过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严重破坏正常的社会经济、生活秩序。特别是该组织采取非法占用农用地、非法采矿等手段,在攫取、聚敛大量非法经济利益的同时,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矿产资源,为实施犯罪,还进行爆炸物的非法运输,给当地公共安全造成很大隐患。案件由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后,一审法院判决认定起诉指控事实成立,其中,认定主犯刘某某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犯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